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着末日許願 對着末日許願第4章 鯨魚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對着末日許願第3章 十全街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4章 鯨魚在線免費閱讀

托老大他們的福,末日下的蘇州城仍在井然有序的運作着,好吧,至少地鐵還在運作。

我和江瀾坐在一號線上,距離臨頓路還有三站,她在我旁邊左看右看像個第一次出門的小孩子。

「這地鐵也不是很快啊,還要繞路,為什麼我們不直接開車過去呢?」江瀾在我旁邊提問,這一路上她已經問了無數個問題了。而我則像個帶孩子的父親,什麼都要給她解釋。

「方便,不用停車,而且我剛拿駕照沒多久,不熟悉的路我可不敢開。再說了,慢個十分鐘而已,年輕人慢慢來好不好。」我儘力的給她解釋,真像在哄小孩啊。

「誒,可是你們不是總說時間就是金錢嗎?為什麼要把寶貴的十分鐘浪費在這繞路的地鐵上。」她歪着腦袋,像只小貓,我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腦袋。

「首先,十分鐘而已,對於老大他們這種忙活在前線,一個差錯就會導致我們毀滅的人,十分鐘確實很珍貴。但是對於我這種人呢,我毫無貢獻也毫無用處,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在這個世界儘可能的繼續普通下去就是對這世界最大的貢獻,所以我浪費我普通的毫無價值的十分鐘也無關緊要。」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故作高深,「而且啊,誰說我們多花這十分鐘坐地鐵就是浪費時間呢,你看在車上這一會我不就一直在幫你解決你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嗎?時間不在於你用來做了什麼,而在於你和誰做了什麼,我覺得和你呆在一塊,每一刻都很珍貴。」我去,我感覺這一刻的我好像比企谷八幡,我這不是妥妥的戀愛大師?這就是我看了兩百部戀愛漫畫的實力。

江瀾懵懵的點了點頭,我不確定她是不是聽懂了我說的話。

「所以,因為能有王洋陪着我,我覺得現在的時間也很有意義。」她看着我說出了這句前言不搭後語的話。

五年不見,她變這麼直白了嗎?我總感覺江瀾有時候的言行舉止特別像一個小孩子。

既然這樣,那以後別離開我了唄,我想對她這麼說。五年前,分別時我也想這麼跟她說來着。

只是江瀾說的不對,其實這五年我一點沒變,就像此刻我腦中仍能跳出五年前自己想告訴江瀾的話,只是同樣的,我也仍然沒有說出口。五年後,慫小孩長大成了一個慫男人。

「又發獃又發獃,怎麼跟我出來玩還發獃。是本大小姐不好看嗎?」江瀾一把揉亂了我的頭髮。該死,我之前在卧室特地搞得髮型啊。

「哈哈,你們倆感情很好哦。」遠處的一個大媽a笑起來。我才發現這節車廂里還有兩個大媽,可能是江瀾剛才太吵了問這問那,我都沒注意到有人上來。

「你們倆剛談戀愛吧,哈哈跟我年輕時一樣,那會我也老跟我老伴打打鬧鬧。」大媽a旁邊的大媽b笑起來。

「沒有沒有,我們不是情侶。」我打斷這倆人,雖然我很想認同她們的話啦,但我是君子,不能污人清白。

「是的,我們不是情侶哦,不過阿姨,互相打打鬧鬧的就是情侶嗎?」這貨又開始了,這五年她是不是去做藥物實驗了,總感覺她腦子不太好。

「不不不,小姑娘,阿姨們可是過來人,阿姨給你說,打打鬧鬧的不一定是情侶,但你們這樣的絕對是,因為如果不是喜歡你,誰家男孩子願意給你解釋前面那些稀奇古怪的問題啊。男人啊可是很懶的,能讓他們心甘情願花時間的,除了夢想就是心愛的女人。」大媽a解釋道。

我有種被前面大媽看穿了的感覺,我去你倆不會是非誠勿擾的特邀嘉賓吧。

「沒啦沒啦,哦對了馬上要到站了,我們得先走了。謝謝兩位阿姨,有緣再見。」我拉起江瀾落荒而逃,再聊下去江瀾可真就要發現我喜歡她了。

「再見再見,現在的小年輕啊,火急火燎的。」大媽b在後面感嘆。

「哦對了小姑娘,他剛剛拍你頭的樣子也很像我老伴哦,男人可這輩子可只會摸兩個人的腦袋,一個是妻子,一個是自己的孩子。」大媽b在後面補充。

我謝謝你倆啦。

好在到站了,我拉着江瀾往地鐵口走去。

「走一號口,出去了直走右轉就行,待會記得跟緊我哦。」我拉着江瀾,提醒她道。

「好啊。」江瀾點了點頭,拉着我的手緊了。

不止為何,感覺下車之後,江瀾的話明顯變少了,不會是被那倆大媽說的話給影響了吧。

路上的人並不多,也確實沒什麼店鋪開着了,現在唯一能欣賞的估計只有風景了。

我拉着江瀾走在十全街上,這會是九月,樹葉已經漸漸變黃了。不同於其他道路的香樟,十全街時種滿了梧桐樹,據這裡的老人說,這是一種法式梧桐,能長得很大,夏天時他們長長的樹枝可以把整條馬路遮擋起來,走在路上非常陰涼,這裡的老大爺們也時常會在樹下乘涼。

這會的梧桐樹葉已經泛黃了,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我和江瀾走在樹下,她有時看到稍微垂的低點的樹枝就會跑過去跳起來想着折一片樹葉,蹦蹦跳跳的像只小青蛙,折到樹枝後又會乖乖跑回來重新把自己的手塞到我的手心裏。

「前面應該是滄浪亭,剛剛我們路過的是南園賓館,我記得還是五星級的,以前陪着老大來過。不得不說,那的服務和環境確實好,等我以後有錢了請你來。」或許我們可能沒有未來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做出了這個承諾。

「好呀。」江瀾鄭重的點了點頭,她竟然沒有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前面還開着家店啊,我們能去看看嗎?」

這年頭還有人開店營業?我不免好奇,順着江瀾的目光看過去,是一家音像店。我有點印象,以前和p來玩的時候看到過,那會還進去和p買了兩張光盤,我記得是賽馬娘和假面騎士faiz,付款的時候看到過老闆,是個中年大叔,看着就像個老二次元。

「可以,那過去看看吧。」我牽着江瀾過去,其實我也挺想進去看看的,而且我也挺好奇這老闆怎麼還不潤,都世界末日了還擱着開店,這是真不怕死啊。

跟往常一樣,店裡擺滿了光盤,老闆大叔躺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估計在睡覺。我在動漫分類里翻找起想要的光盤,江瀾在旁邊翻愛情類型的。這傢伙不會聽了那倆阿姨的話,要開始研究戀愛這玩意了吧。

「要什麼光盤啊,跟我說就行,這裡我熟。」老闆大叔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去,老闆你會瞬移啊,剛剛不是還躺那呢嗎?」我吐槽道。

「你好,其實我是忍者。」老闆邊摳鼻孔邊說。

拜託,哪部動漫的忍者是挺個啤酒肚扣鼻孔的啊喂。我現在槽意滿滿。

「我,嘿嘿,來,要找什麼光盤,大叔我可是人稱地球圖書館,什麼都能找的到。」老闆信心滿滿。

我去,不僅是忍者還是假面騎士是吧,感覺眼前這大叔比那些莫名其妙要毀滅地球的外星人還奇怪。

「我隨便看看,哦,找到了。」我拿起剛翻到的光盤,上面寫着星際牛仔。

「給我看看!」江瀾不知道從哪竄出來的,一把搶走我手裡的光盤,可惡,怎麼一個個的都會瞬移。

「打情罵俏的,羨慕死大叔我了」老闆摸着肚子感嘆,「星際牛仔,老番了,怎麼想到要買他的cd啊。」

總覺得眼前的大叔很像異世界舅舅里那個直球又邋遢的舅舅。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外面無人的大街和飄落的楓葉讓我想到牛仔了。」我解釋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想到這部動漫了,「或許是世界末日我難逃一死了吧,這一點和斯派克還挺像的,早早的就被神婆預言死亡了,跟聽着外星人宣判在這等死的我還真差不多。」

「別悲觀嘛少年,我倒覺的你們不像,你們最像的是死前都有愛人陪着,斯派克有朱麗葉陪着他逃難,你不也有你的小茱莉婭嗎?這會還肯陪着你逛街呢。」老闆說完還向江瀾擠了擠眼,江瀾對她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

「第一,我們不是情侶,她是我上司我是她助理,第二是她要求我陪她逛街,不是我要求她。第三,拜託了我只是想買個光盤,別給我在這瞎聯想了。」我受不了這老闆了。

「哈哈哈,別急嘛小兄弟,這光盤就送你了好吧,你倆再挑挑,我都免費送。」

「謝了老闆。」我也沒推脫,畢竟末日了都,要錢也沒什麼意義,當然了前提是這種小錢。

「那我要這個。」江瀾舉着手裡的泰坦尼克號。

「小姑娘還是戀愛腦呢,哈哈,拿,今天大叔都免費送。」老闆憨憨的笑着。

這是個好人,我在心裏感嘆。

我一把抄起繼續選購的江瀾,「那我們就要這兩張了,謝謝老闆啊。」我跟老闆打了個招呼就要走。沒辦法不能再待下去了,江瀾這人腦子可能真有問題,老闆說完隨便挑,轉眼間手裡就又拿了好幾張。這不是欺負人家老實人嗎。

「其實我挺羨慕斯派克的,失去聯絡那麼多年的茱莉婭,又重新回到身邊,即使重逢只有短短數日,但他們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不是嗎?」老闆的聲音在身後傳來,「小傢伙記得抓住你的未來啊。」

不得不承認,我汗流浹背了。我拉着江瀾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其實看星際牛仔時我挺難受的,最後的復仇我覺得毫無意義,因為茱莉婭已經死了,那個斯派克尋找了那麼久的女孩,就那麼死在了一群馬仔的手上,死的那麼突然,那麼無足輕重。就像成龍演的奇蹟里的那個最後闌尾炎發作死了的大哥一樣,死的奇怪卻合乎情理。

心愛的人都死了,這會想着要發狠去幹掉比夏斯了是吧。在那之前我一直都覺得斯派克像匹野馬,自由散漫,偶爾發狠,唯有茱莉婭能拴住。可是當茱莉婭死了,野馬發狠起來時,我看到的是猙獰的獅子,可是那又怎麼樣呢,管你是獅子還是野馬,只要你不是上帝,你殺一百次比夏斯,茱莉婭都活不過來。那種後悔與遺憾彷彿要從屏幕里溢出來將我淹沒,當時我想到了江瀾,但我只是打開手機翻了下她的空間。開玩笑呢,我這種人既不是野馬也不是獅子,我只是隔壁喝水的羚羊。

羚羊喝水的時候還胡思亂想,可是會被水裡的鱷魚吃掉的哦。

「對了,你看過泰坦尼克嗎?我還沒看過呢,這cd到時候借我回去聽聽裏面的歌唄。」我甩了甩牽着的江瀾的手。

「不要,我也沒看過呢。」她嘟了嘟嘴。

「沒看過,那你是怎麼做到一下挑中他的?」

「因為他封面寫了曠世之戀啊。肯定很好看,都曠世了。」江瀾看着我一本正經的說道。

得,繼p和h後,我身邊又多了一個神經病朋友。哦對了,還是久違的女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