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着末日許願第2章 新的開始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3章 十全街在線免費閱讀

我換了件乾淨的短袖,在鏡子前稍微打理了一下剛剛被自己弄亂的頭髮,然後和p一同坐在沙發上等江瀾。

「王哥,緊張嗎?」p在旁邊問我。估計是覺得我承受力弱,怕我待會看到江瀾急火攻心胡言亂語。

我給他一拳,剛想回答,門鈴聲響起,應該是江瀾來了。

p趕緊給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去開門。

作為一架僚機,他確實盡責,我在心裏吐槽。

我稍微平復了一下情緒,打開了門。

門外是一個短髮女孩,一身幹練的黑色小西裝,腳上還踩了雙紅色高跟鞋,看着像剛出席完酒會。女孩很美,只是好像和我印象中的江瀾不同,所以我不確定她到底是不是江瀾。

女孩歪了歪頭,對我說了聲早上好,順勢進來,伸出手想要帶上門。但我或許誤解他了,當時的我本就有點迷迷糊糊,看着她伸出的手,我鬼使神差的握住了,然後還擺了兩下,嘴裏嚷着「你也好你也好。」,整得像什麼領導會晤。

我反應過來不對的時候,對面的女孩已經快速抽開手紅着臉走進屋裡了,p在我背後拍了我一下,對我比了個無語的手勢。其實我對自己也挺無語的。

我尷尬的回過頭,看着坐在沙發上的女孩不好意思的向她道歉。

「你好,請問你就是我們新的老大江瀾嗎?王洋他昨天挨了一棍,腦子現在不怎麼好呢。」p在旁邊順勢圓場。

女孩點了點頭,「你們好啊,我就是江瀾,也可以叫我瀾姐哦,以後多多關照。」說完還比了個耶。

拜託你是在立什麼人設嗎?說話就說話,還要賣萌,你是康娜醬是吧,我忍不住偷偷吐槽。

不過,她是江瀾嗎?高中時的江瀾是一個不愛說話,社恐偶爾還有點強勢的女孩,而且她不喜歡黑色,我從沒見她穿過黑色的衣服。可眼前的女孩就像是江瀾的反義詞,從容不迫,一身黑西裝看起來活潑可愛,還挺熱情的。

「江瀾嗎?好久不見,我是王洋。」我重新伸出手自我介紹,得給她留下個好印象。

她一把握住我的手,「好久不見呀,下次想牽我的手記得直接說,別老搞握手這一套。」說完還吐了吐舌頭。

「我我我才沒有。」我儘力的辯解,該死,還口吃了,就像被說中了惱羞成怒一樣。

江瀾對我比了個鬼臉,「開玩笑的啦,怎麼那麼多年過去你變這麼死板了。」

是我變死板了嗎?不對,是眼前這個女孩的變化影響了我,曾經沉默寡言的女孩如今在我面前開着玩笑做鬼臉,這太不可思議了,神奇的就像……就像她根本不是江瀾。

最近熬夜熬昏頭了,我甩了甩腦袋,試圖打消這種奇怪的想法。

「所以他平時也會這樣動不動發獃,然後莫名其妙的甩頭嗎?」江瀾在旁邊詢問p。

「才沒有,最近精神不太好而已。」我一邊解釋一邊按住偷笑的p。

「所以,你過來是要跟我們交代些什麼急事嗎?」我問道。

「沒,其實是我剛參加完附近的一個會議,一看你倆就住這附近就過來了,就想着跟你們熟悉熟悉,哦對了,待會有時間嗎?你們能帶着我逛逛蘇州嗎?好久沒回來了,我都快忘了這了。」江瀾笑着說道。

江瀾說話時是全程帶着笑意的,這種微笑很難讓人拒絕她,曾經膽怯的女孩已經變得能說會道了。

「我下午還有事呢,昨晚挨了一悶棍腦袋都腫了,下午得躺着冰敷,這事你得找我王哥,他蘇州百事通,蘇州哪裡好玩他了解的一清二楚。」p把我推了過去,轉過身就往卧室跑去,轉身時還不忘朝我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我下午確實沒什麼事,那要不我帶你逛逛?不過這年頭街上應該沒什麼吃的玩的了,大夥要麼避難要麼享受去了。」畢竟世界都要毀滅了,這會還堅守崗位的估計就老大他們那些軍方的人了,現在還能保持食物水電供應,秩序井然有序,多虧他們了。

「好啊,有沒有玩的倒無所謂,我只是想四處轉轉,了解了解我這個曾經的故鄉。還有你,我的老同學。」她又露出了那個微笑,我從未在曾經的江瀾臉上看到過這麼溫暖的微笑,但是我很喜歡。

面前的少女與過去江瀾的身影漸漸重合,雖然她變得與以往大相徑庭,但是我能確定眼前的女孩就是曾經我朝思暮想的江瀾。

因為我發現我好像愛上她了,亦如多年前愛上那個膽怯的小女孩般。

江瀾,我一要知道這五年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又在發獃?」江瀾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臉,「像個傻子誒。」

我回過神,仔細打量着面前這個女孩。這會是上午,天是晴天,稀碎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下,有一束光正好落在了江瀾的頭上,我看着閃閃發光的頭髮不免覺得好笑,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她正在發光的頭髮。

「歪,又是發獃,又突然莫名其妙拍人家腦袋,你不會真被敲成傻子了吧。」江瀾嘟着嘴,雖然說著氣話,但看着她兩隻月牙般的眼睛,估計又是在跟我開玩笑。

「別說,我這人腦子確實不好,走吧我帶你去十全街逛逛,就當賠罪了,我記得那還有幾家店還開着。」我邊說邊去換鞋。

江瀾像只靈巧的燕子般從我身邊閃過,我收拾好時她已經站在門口刷着手機等我了。

「久等了,不過你還挺快的。你們女生不是一般出去玩都要打扮很久嗎?」按照我的常識,確實應該是這樣的。

「打扮什麼,世界末日誰還有閑心打扮啊,快走吧,小洋子。」說著,江瀾向我伸出手。

「你要幹嘛?扇我?還是握手?」

「笨蛋,當然是讓你牽我,不然待會我走丟了怎麼辦,我是路痴。」江瀾這會好像是真生氣了。

「好好好我明白了,小的這就照辦,還望江大人擾小的一命。」我作了個揖,伸手牽過她。

一個對你主動的活潑女孩,你怎麼能不愛呢?

如果昨晚你也在的話,我或許會更加勇敢呢,江瀾。五年不見,我好像更喜歡你了。

我牽着江瀾向屋外走去,陽光傾瀉而下,頭頂燕子窩傳來鳥兒的叫聲,遠處獅子山若隱若現,此刻的我或許是這場末日中最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