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着末日許願 對着末日許願第2章 新的開始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對着末日許願第1章 再遇江瀾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2章 新的開始在線免費閱讀

地下研究所內,老大一席軍服,黑手套加墨鏡,一臉冷酷的注視着剛醒來的我。

「兔崽子歡迎回家喲。」

老大張開雙臂向我擁來。別說,神經病狀態下的老大還是有點嚇人的。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你媽的,打的我疼死了,要保密為什麼不蒙眼睛什麼的,什麼年代了還在用武力解決問題。」我捂着腦袋抱怨道。

「我說老大,這地下研究所哪來的太陽啊,你戴個墨鏡擱着裝什麼呢?你是網絡男神啊。」h從老大後面走來,他常年健身,身體比我和p這種死宅男好得多,所以醒的也比我和p早。

「這不是剛辦完事回來嘛,我這連衣服都沒來的急換就來看你們了,你們就說是不是好兄弟吧。』老大搓着手笑起來,看着像準備進食的蒼蠅。

「兄弟?兄弟還敲暈我們,p挨得那下可不輕,到現在還沒醒過來呢。」h吐槽道。

「那可不是我指使的,這你得怪王洋。』老大突然轉過來看着我,「江瀾記得吧,你老相好,她前陣子回來了,現在在為軍方做事,她特地指示的,對於你們這種亂跑的危險分子就應該一人一棍敲暈了帶回來。」

可能是因為研究所建在地下,供電有點不太好,燈光一閃一閃的,我看不太清老大的臉,但我能想到他的表情,估計是咧着嘴在偷笑,媽的,我的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在向上,江瀾竟然從美國回來了,捏麻麻的該不會是為了我才回來的吧,莫非是昨晚對着那光球許願成功了?

「原來是因為你啊,害我白白挨了這一棍,我的媽我這腦袋現在還疼呢。」p捂着腦袋晃晃悠悠的從門口進來,「所以找我們回來有什麼事呢,老大。」

「怎麼說呢這事,應該是和我們人類生死存亡息息相關。你們看看這段視頻就知道了。」老大指了指後面的大屏幕,不一會屏幕上就放起了視頻。

非得來這種黑不溜秋的地方看,知不知道在太黑的地方看視頻對眼睛不好,我在心裏默默吐槽。

這個視頻貌似是倫敦被光罩毀滅的全過程,因為我看到了飛舞的光罩與倫敦大橋,那光罩和我昨天看到的一模一樣,甚至飛行軌跡都差不多,還有相似的能量波動。不同的是,倫敦上空的光罩降落了下去,只一瞬間它就極速變大,然後籠罩整個倫敦。我本以為如此多的能量被聚於這麼這麼大的一個光罩內,對於罩內的物體應該是毀滅性的,我都能想像到巨大的能量撕碎摩天大樓與無數人身體的畫面,但視頻里的這一幕卻是這般安靜。

視頻中,光罩落下,隨之而來的並不是什麼爆炸,整個光罩內安靜的讓人心慌,彷彿上帝按下了靜音鍵,一瞬之後,光罩內的人,不對,或許得說是生命體,全部開始消散,不對不是消散,他們好像變成了光罩中的能量體,重新與光罩融為一體,他們……他們好像就是光罩內那能量的來源!或許我能明白為什麼這一幕能被監控儀器拍攝下來了,這個光罩好像只會吞噬生命體。

「所以我們昨晚看到的那股四溢的能量波動,其實都是生命體形成的能量?那麼巨大的能量,很難想像得需要殺死多少人才能形成啊。」p嘆了口氣。

「所以把這種絕密的事告訴我們仨是為了?除了h,我和p可都不是技術人員哦。」我提醒一下老大。

「h是學物理的,正好能幫到我,所以我帶他來,至於你倆,是江瀾要求的,明天開始你倆就是他的助理兼保鏢了。」老大拍了拍我倆的肩膀,然後轉過頭對我漏出個懂得都懂的表情。

「哦~」

p和h故意拉長語調,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畢竟我這人要說智商,大學那會四級都是考了好幾次才過,更別說專業老掛了,要說體力,常年體測不及格,每日微信步數保持在幾千步以內,就這能力,江瀾能讓我去當助理,是誰都能看出來有私情。

我笑着打了他們兩拳,內心有點小爽,誰叫我這人樂天派呢,江瀾莫名其妙放着安全的美國不待特地趕回來,就當她是為了我吧。該死的,莫非許願成功了,讓我成比企谷八幡了?

「咳咳,別瞎講嗷,我和江瀾只是同學關係。」我一本正經道。

「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大給了我一拳,「好了,p你和王洋都先回去吧,我託人給你倆準備了輛車,到時候你倆幫江瀾辦事也能方便點,h你跟我走,我需要你來幫我們研究研究這能量罩。」

「遵命老大。」我們仨異口同聲。

今天不知為何溫度有點低,我身上還穿着昨晚通宵時的短袖,現在兩隻我這方向盤的手不免有點冷,右手坐在副駕上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靜靜的注視着窗外,按理說平時這傢伙可活躍了,怎麼這會這麼沉默。

我一隻手抓着方向盤,另一隻手在p眼前晃了晃,p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彷彿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他咳嗽了一下,「雖然我不想掃興,但你不覺得奇怪嗎?江瀾大學專業是教育學,按理說畢業了做多當個老師或者教授,但她現在竟然能為軍方工作,而且她放着安全的美國不待特地趕回來,要說全是為了你,我肯定是不信的。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視頻,倫敦被毀滅已經是三十天前的事了,這時候突然出現,呵呵。」

其實p說的這個問題我剛剛也有想過,目前為止,最大的可能或許是……

「你是不是也覺得這視頻就是江瀾帶回來的?而且或許她在美國時還有做過其他的事。」p說出了我的心思,要不說我倆是好兄弟呢。

我點了點頭,「或許這段視頻就是美國發現的,然後讓江瀾帶了回來,不過與其說是美國,我更覺得像是那群外星人能做的出來的,既是向我們展現他們的科技,也是警告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p看着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既然他們本就決定一百五十天內要毀滅世界,那麼又為什麼要警告我們不要輕舉妄動呢?如果我們冒動他們直接毀滅我們就是,那光罩的威力我們可是都看到了,或者他們確實有在害怕什麼?或者他們想留我們一命,就像美國一樣,我們也可以免於這場災禍。」

「或許吧,不過這事可不是我倆能處理的。」我聳了聳肩,「我們能想到的我估計老大他們都能想到,咱倆還是安心做好助理工作吧。」我伸出一隻手拍了拍p。畢竟世界毀不毀滅我到不是很在意,畢竟這是全人類的事,我沒什麼好操心的,我更在意的是江瀾回來了,時隔五年,我又能重新見到她了。

可惡,還真讓我許願成功了。

車子在路邊停下,這個年頭已經沒人來貼罰單了,我和p下車往我們合住的公寓走去。路上還碰到了隔壁鄰居張大爺,大爺還挺熱心的,衝上來跟我和p打招呼,挨個擁抱完我們後還鼓勵我們即使世界末日也不要放棄活下去的希望。或許是末日的緣故吧,大家都在努力的報團取暖。

我跟p很努力的敷衍走了鄰居大爺,然後我倆一前一後進了房間,p估計是昨天熬夜外加挨了一悶棍,剛回來就躺倒在了沙發上,我給他披了條被子也回自己卧室了。

我打開電腦開始寫今天的日誌,這每天寫日誌的習慣還是末日前養成的,畢竟人可比數據脆弱的多,要是到時候我也死在那光罩里,還得靠這些日誌告訴別人原來還有個叫王洋的普通人努力的生活過。

窗外傳來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在我屋頂旁是個鳥窩,裏面住着一窩燕子。當時就是看到了這個鳥窩才和p決定租這公寓的。他覺得只有環境好鳥兒才會築巢,我是因為小時候家裡的老房子也有燕子窩,看到這窩燕子,能讓我想到小時候。

我小時候沒什麼娛樂活動,加上我這人還有點社恐,平時也不跟什麼人玩,沒事我就會在窗前看着燕子窩發獃,發獃其實還挺好玩的,我總會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比如……

比如?奇怪,我小時候發獃都在想些什麼呢?為什麼突然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果然人腦不如數據靠譜啊,我在心底哀嘆。

我注視着窗外,嘗試找到兒時發獃的那種感覺,但腦子裡各種雜亂的思緒擾的我根本靜不下來,這該死的外星人,該死的世界末日,還有該死的江瀾。

明明從高中畢業之後我和江瀾就再也沒見過了,我也試着忘掉她了,我們僅有的聯絡也是微信里生日時發送的祝福。可此時此刻,在世界末日這麼奇怪的情背景她竟然莫名其妙回來了,並且還要求我做她助理。

我不知是否應該感謝這場末日,讓我們再度重逢。

我下意識的揉搓着頭髮,每次頭腦風暴我都會這麼做,有種解壓的感覺。這次江瀾的回來與這段奇怪的視頻真的很難不讓人心生疑慮啊。

我在日誌上大概記下了今天發生的事,合上筆記本剛想去床上躺一會,桌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或許是老爸打來的電話吧,他挺關心我的,最近隔三差五給我打電話查崗。我這麼想着起身拿起手機,然後順便往床邊走去。本想躺着和我爸聊會,但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我不認識的號碼,都世界末日了莫非還有人在推銷賣地鋪?

我本想點掛斷,但實在無聊,我還是接了這個電話。

「滴」

「喂你好,你是?」我禮貌的問道。

「你好,請問是王陽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清冷的女聲。我不認識這個聲音。

「是的,你是?」我認識的女生屈指可數,這個聲音我確實從來沒聽過。

「我是江瀾,你們老大應該跟你說過了,明天開始你和p就是我的助理了。」

「是……是的,好久不見啊江瀾。」該死的,我一和陌生女孩講話就口吃的毛病又犯了。

等等,江瀾不是陌生女孩啊,我們明明以前那麼要好。

「好久不見,你和p現在在公寓里嗎?我十分鐘後到,有些事要和你們說一下。」江瀾說話時沒什麼情緒起伏。

「十分鐘後?可以。」我有點疑惑,什麼事需要她這麼急趕過來和我說。

掛了電話,我揉了揉太陽穴,試圖驅散渾身的倦意,畢竟還有十分鐘江瀾就要來了,得給這場重逢留下個好印象。

我起身走向客廳,看着熟睡的p,我一把推醒了他。

「你幹嘛啊。」p坐起身揉着眼睛看着我抱怨道。

「十分鐘後江瀾會到,我們得收拾一下,估計有些要緊事要和我們談談。」我解釋道。

「你猜會不會和那個視頻有關。」p注視着我。

「誰知道呢。」我擺了擺手。我要先去收拾收拾自己。我還得去找件稍微新點的衣服,畢竟待會就要見到江瀾了,我轉身向卧室走去。

「王洋,你真的還喜歡江瀾嗎?」p在我身後問到。

「怎麼,你也喜歡江瀾,你要橫刀奪愛?』我開了個玩笑。老話說的好,要用問句回答問句。

「我認真的,雖然平時我和h老拿他開你玩笑,但你們應該五六年沒見了吧,你還記得他的模樣嗎?我覺得這次他讓我們倆做她助手,不太會是因為她想找你重歸於好。」p看着很認真。

沒辦法,這下避無可避了,「說實話吧,他剛剛給我打電話時我甚至都沒聽出他的聲音,我甚至還想掛斷,哈哈你要問我,我是否還記得他,就說昨天吧,我對着夜空大喊老子想和他在一起時,其實我腦海里甚至浮現不出她的臉,我也不知道我還喜不喜歡她。或者我喜歡的只是江瀾這個名字?這個貫穿我整個青春的名字,一旦忘記這個名字我的青春就好像沒有意義了。」

不知為何,突然想到前陣子在網上刷到的一個小短篇,是個文藝的小女孩寫的。

大致劇情就是有一個女孩在大街上遇到了一個男孩,他覺得這個男孩很像自己高中時暗戀的一個男生,只是眼前這個男孩衣服有點舊,看着過的並不好,而曾經面對男孩自卑的自己已經事業有成而且長得貌美如花了,於是她決定勇敢一把,上去向男孩搭訕。

「你好,請問是顧易嗎?」女孩問道,「我是你高中同學。」

男孩先是略帶疑惑,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問道,「你是?」

「我是蘇蘭啊,以前就坐你左邊的左邊。」女孩笑着回答,就像是冬日裏的暖陽,讓落魄的男孩感到了一絲溫暖。

後來女孩和男孩成為了朋友,又過了段時間,他們成為了情侶,男孩在女孩的幫助下事業小有所成。

好景不長,外星人降臨,世界末日,男孩出差的城市被毀滅,男孩和女孩從此天人兩隔。

女孩每日以淚洗面,她整日跟朋友傾訴她與男孩的相遇有多妙不可言,為何上天要拆散如此有緣的他們。

後來女孩以前的同學舉辦了一場同學聚會,女孩換上了男孩曾經給她挑的裙子出席了這場聚會,女孩的朋友好奇她怎麼突然走出了失去男孩的陰影。

女孩說,她只是想去找男孩以前的朋友了解男孩的過去。然後告訴他們,她與男孩曾有多幸福。

同學聚會上,面對女孩對男孩過去的詢問,幾個朋友指了指她後面。

「為什麼不直接去問問顧易呢?」

就像是偶像劇般,女孩回頭,後面是一個衣着光鮮帥氣的男人,只是這好像不是顧易。

面前的男人左擁右抱,他向女孩打招呼,做着油膩的自我介紹,明明面前的男人很帥,但女孩只覺噁心,她找了個借口跑回了家。

女孩在家裡翻出了原來的畢業照,看着照片里那個她曾經暗戀的男孩,她恍然大悟。

顧易這個名字全國同名同姓的不超過二十個,可偏就讓她連着遇到了兩個。

故事到這裡戛然而知。

我曾問過作者,這裏面這女孩喜歡的到底是誰,是高中時帥氣的遙不可及的顧易,還是後來遇到的陪她生活的顧易。作者跟我說她也不知道,她又不是那個女主。

現在我好像知道了,女孩喜歡的或許只是顧易這個名字,又或者是高中時那種面對喜歡的人自卑卻又不斷萌動的情愫。

如果當時面前的男孩不叫顧易呢?結果會怎樣?我想女孩還是會和男孩在一起的,因為他們天造地設。

p拍醒了我,「發什麼呆呢?快去收拾收拾,我也就瞎問問,你喜歡她,兄弟待會幫你拿下他就是了。」

我道了聲謝,轉身走進了卧室。

原來我剛剛在發獃啊,久違的突然發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