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着末日許願 對着末日許願第1章 再遇江瀾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對着末日許願第0章 對着末日許願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1章 再遇江瀾在線免費閱讀

今天是2023年9月29日,中秋節,也是距離世界完全毀滅的第一百天。

我和p,h坐在蘇州河邊喝着啤酒吃宵夜,現在是北京時間21點21分,天陰沉沉的,整條街都熄着燈。可能是因為世界末日的緣故,大家睡得都特別早,畢竟再不睡以後可能就沒的睡了。

「該死的,明明世界都要毀滅了,你說我現在怎麼一點都不慌呢?我這人明明以前可怕死了。」p嘴裏灌着啤酒含混不清的嘀咕着。

「世界都要毀滅了,到時候所有人都要死了,你一個人的死活你當然不擔心了咯,你想嘛,如果大家都會死,那麼就相當於大家都沒死。」h開始胡扯了。

「有道理。」p贊同的點了點頭頭,看來他應該是喝醉了,這種胡謅他都能贊同。

我聽着這倆人牛頭不對馬嘴的聊天喝了口酒,其實我這人本來是不喝酒的,或許是因為從小母上大人關於喝酒誤事的思想的灌輸,我其實是很反感喝酒的,總覺得只有不負責任的大人才會喝酒。但是現在無所謂了,世界都要毀滅了,一個人負不負責任還有必要嗎?

遠處東方之門依然燈火通明,彷彿末世下倖存者的悲歌,又像是舊時代覆滅前的那一絲掙扎。我心中不免升起一抹悲傷,就好像被無端奪走了些什麼,但我明明就不曾擁有過什麼。從世界誕生之初就有關於死亡的討論,可唯有此刻,我才能如此清晰的感知死亡。要不說實踐出真知呢,只有在真正面對死亡時我才能真正體會死亡面前人類的渺小與絕望。

「我說你倆,還有三十分鐘,可又有一塊地方會被隨機摧毀哦,萬一人家外星神明大人一個不注意摧毀的就是我們這一塊,那我們可就不是還有一百天了,我們可就剩三十分鐘來交代遺言咯,哦不對還有二十九分鐘了,有這時間不如想想還有什麼事沒做吧,哥幾個死也要死的不留遺憾啊。』我提醒他們。

「我嗎?想談戀愛,老子連初戀都沒有呢!」p大喊道。

「靠,我也沒有初戀啊靠。我想成為比企谷八幡啊!』h跟着大喊。

明明是沉重的交代遺言環節,結果這倆貨莫名其妙的想要初戀了,我有種在搞笑漫畫當路人的感覺。

「我也想脫單啊啊啊!」我大喊起來,沒辦法,這倆騷貨都喊了,我要是不跟着嚎這麼一嗓子會顯得格格不入。

遠處傳來陣陣狗吠,可能是誰家的狗被我們驚醒了,以為家裡進賊了。

別說,這麼一喊心裏暢快多了,還想再灌一口酒,可惜全喝完了。該死的,本來還幻想過自己對着末日星空痛飲啤酒洒脫大笑的英姿,結果現在連酒都給我們仨幹完了。

「話說王哥,我們沒談戀愛是因為找不到對的人人,你不應該呀,你不是有喜歡的人嗎?那個江瀾怎麼說,反正哥幾個可能馬上就要跟着這座城一起寄了,不如趁現在打個電話表個白啊。你要是能拿下他,哥幾個還能陪你再樂一會。」p突然點到我。

「臣附議。」h跟着附和。

別說,這倆貨還是說相聲的料,我在心裏默默吐槽。

「滾蛋你們兩個,我跟江瀾沒可能的,爬爬爬,有這時間不如安心等死,你們要實在無聊,給我來段相聲吧。」我選擇拒絕他倆,「再說了萬一這次沒輪到我們呢?下一次毀滅可還有十天呢。」

其實這群外星人還挺古怪的,從登陸到現在短短三十天就已經向我們展現了我們遠不能及的科技實力了,以他們的科技水平毀滅我們只是一瞬間的事,可是這群怪人卻定下了一百五十天毀滅地球的計劃,每隔十天毀滅一塊地區,直至第一百五十天,世界被完全毀滅。我們就好像是被關在籠子里的小白鼠,而這群外星人則像是在欣賞小白鼠死前恐懼的眼神。

可惡啊,這樣想想還怪生氣的,老子也不說奮鬥吧,怎麼也算是很努力的生活了這二十年,怎麼剛覺得自己能頂天立地了,就莫名其妙變成了別人的小白鼠,每天都要提心弔膽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

或許是酒精的影響,又或者是死亡前的害怕,我突然很想給江瀾打個電話,跟他說老子其實從高中就喜歡他了,喜歡的要死。然後還得立馬掛掉電話,不給他思考的機會,然後隨着城市一起被毀滅,這麼想想可太酷了。到時候江瀾在美國看到我的城市被外星人一下子摧毀一定會痛哭流涕,心想原來有這麼好的男孩喜歡過他,她都還沒機會答應人家的告白結果就這麼天人兩隔了,一定會後悔死的。

酒精有時候還真是個好東西,總能讓你在不清醒時說些不負責任的話並且毫無愧意,可惜我喝的是啤酒,根本醉不了,這會可真想把自己灌醉,這樣說不定剛剛就真應着p的話舉起手機開始告白了,靠,早知道下次帶二鍋頭出來了。

還有差不多一分鐘了,遠處蘇州河一望無際,河邊漸漸亮起了燈光,或許是新一輪的『神罰』即將到來,大家都想見證這一刻,見證這一幕自己亦或是他人的覆滅。

遠處傳來了喇叭聲,是提醒人們注意危險的,盡量到安全處。可是世界末日來臨之際,到底要去哪裡才算安全呢?我心安之處嗎?

聽着喇叭中那股嘈雜的人聲,我看着手錶到數起了數。或許是被我嚴肅的表情影響,p和h也站了起來跟着我一起默數。

十,九,八,七。。。。三,二,一。

天空傳來轟鳴,巨大的圓形光罩從天飛過,漆黑的夜空被那通天的光芒徹底照亮,像是聖經中描述的神啟,莊嚴肅穆。

看來應該是輪到我們了,我嘆了口氣,看向h和p,這倆貨沒想到看着還挺淡定的。

金光從雲層間穿透而出,天空亮如白晝,面前的蘇州河被金光點亮,猶如通往天堂的階梯,有那麼一瞬我竟覺得這一幕如此的溫暖迷人。光罩無聲的懸浮於夜空中,一瞬間光罩開始急劇變大,無數的金光開始向外噴涌,中間夾雜的能量在天空中四溢,奇怪的是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動,此刻卻靜的出奇,可能這才是真正的高級文明應該擁有的科技吧,怪不得在他們入侵的時候,各國**會投降的如此快。

「真美啊,絢爛奪目。」p不由得感嘆道。

確實,我以前看過所謂的煙花秀,無數的煙花在夜空中繪出一幅幅奇美的畫,也是這般絢麗多彩,只是那煙花的炸裂聲,破空聲着實有點吵,當時看了沒多久就想回去睡覺了,可眼前金光的物理反應卻如此的,怎麼說呢,我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詞竟然是神聖,我們彷彿是神罰下的罪人除了懺悔便是感恩主的憐憫。

『哐』酒瓶爆裂聲傳來。

「媽的,老子真的不想當處男啊!』h摔着酒瓶大喊道,「求求你讓我脫單吧!」

「我去,哥們這光是來毀滅我們的,不是你過生日給你點的蠟燭啊,你咋還許上願了。」明明我們都快死了,我還是忍不住吐槽。

我剛吐槽完,p也一摔酒瓶。

「老子也想脫單。」這倆人開始胡言亂語了。

「我去你倆來真的?都要他媽死了你倆還想着脫單?你倆快給我死了去找女鬼談情說愛吧。」我一時間有點無語,但是氣氛都到這了我也實在忍不住,手上動作不停,酒瓶在遠處炸開,聽着這聲爆鳴,看着頭頂的金光,我鬼使神差的跟着喊了起來「江瀾,老子喜歡你,總有一天我要拿下你,等着吧,老子死了也要飄到美國來找你!」好吧,我也開始胡言亂語了,跟神經病玩多了,自己也莫名其妙成神經病了。

別說,這麼一喊心情一下舒暢多了,都快忘了天上這隨時可能降下的毀滅光罩。

突然,空中的光罩開始快速收縮,金光開始收攏,短短三秒的時間,碩大的光罩緊縮成了一個細微的光點,然後向遠處快速飛去。生與死好似左輪上的子彈,生死交織,就那麼一瞬,勝負已分。

「媽的,怎麼這幫外星人開始整這出了,喜歡假動作看別人害怕的表情是吧。真是一群畜生。」p開始破口大罵。

「贊同,純純出生,嚇死老子了,虧老子還擺出一幅慷慨赴死的表情,我剛剛可是走馬燈都過了一遍了,這下好,原來是拉扯我們,毀滅到一半找其他人毀滅去了。』h貌似有些失望。不過從他剛才那波操作看,我真的很難想像他竟然害怕到連走馬燈都過了一遍了。

「無所謂了,管他呢,至少這次死的不是我們就行,我說哥幾個,這不回去安心睡一覺?距離下一次毀滅還有十天呢,至少這幾天能安安心心的睡一覺了。」我拍拍他倆肩膀,有種大難不死的感覺。

「確實,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不過王哥萬一這光罩飛的方向是美國咋辦?你的江瀾小女朋友你放心嗎?」p打趣道。

我給了他一肘,其實大夥都知道美國是不可能被毀滅的,因為一開始這群『外星神明』降落的地方就是紐約,可到現在了,紐約仍是一片繁華,彷彿聖經中的諾亞方舟,與人間苦難隔絕,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有錢有權的人飛開始逃往美國的原因,江瀾也是如此才會跟着他的富豪父親飛往紐約的。

遠處傳來警笛聲,喇叭里又傳來那個嘈雜的人聲,不過這次不是讓我們注意安全,而是讓我們三個原地蹲下抱頭。可能是剛剛大吵大叫被別人報警舉報擾民了吧,不過也真是的都這會了好不容易死裡逃生還不讓人大叫啊,而且這出警效率是不是也太快了啊。

「得了,看來這晚我們得在看守所度過了。』p感嘆道。

警笛聲在周遭人的歡呼聲中越來越近。

「看守所個毛,那是軍車,是老大來抓我們仨了,不會是所里有什麼新進展吧,不然應該用不到我們啊。」h拉住我倆,示意我們稍安勿躁。

「管他呢,既來之則安之。」

我拍拍他倆,迎着車燈走去,向下來的兩個士兵敬了個禮,剛想問問題腦後就傳來一記暴擊,我最後的記憶是一聲p 的慘叫,然後我貌似就不省人事了。

現在是2023年9月30日12時01分,剛剛我對着夜空許願,第一次這般渴望見到一個人。我記得暈倒前夜空繁星閃爍,我記得暈倒前思她心切,我卻好像不記得她的樣子了……

這是我第一次對着天空許願,卻不記得所求為何了。

遠處的東方之門依然閃爍着燈光,蘇州河依然在靜靜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