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訂下的娃娃親,他不會不知道。
原來從最開始,他就瞞着我。
世人皆知,晏丞相身邊有一女子,被他視為珍寶,掌中之嬌。
被他保護的很好,誰都動不得,不然晏清穆便要他的命。
那日他帶我出席迎春宴,我覺無聊,便獨自離席去橋邊看錦鯉游來游去。
賢親王見我面生,以為我只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宮女。
便從後面抱住我,滿嘴污穢之詞。
我尚未反應過來,晏清穆宛如一尊殺神從天而降,一腳將賢親王踹進湖中。
當時他在朝堂根基不穩,原需賢親王助力。
此後賢親王沒少給他使絆子,甚至故意派他去安撫瘟災,害他得了瘟病躺了整整一個月,差點沒死在回京的路上。
我守在他病榻邊,哭到快要昏厥。
他明明知道我最是聰慧,即使他將我送給賢親王,我也有的是方法逃出來。
他在昏昏沉沉中勉強睜開眼,摸了摸我的頭。
「嬌嬌不哭,沒什麼比你更重要,我不願拿你去賭。
他的手這麼溫暖,像和煦的日光將我籠罩其中。
百年來從未出現的情絲,在那一刻誕生在我的身體中,纏繞住骨髓瘋長。
他教我寫字彈琴,焚香做賦。
為我制香,為我尋遍京城找一本志怪古籍。
後來他公務繁忙,有時一天也不得閑,卻仍匆匆趕回來,只為監督我好好吃飯,陪我解悶。
冬日我窩在他懷中慵懶的打盹,他便在書桌旁久坐不動,只是怕驚了我的夢。
春去秋來,斗轉星移。
他待我一如既往,我不相信他愛我的心,是假的。
可是為何要騙我?
為何要將我束縛在這狹小的籠中?
為何你要娶你的青梅,卻握着我的手許下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諾言?
倘若鶴仙在這,定會笑我愚笨單純,沒有出息,竟去糾結情愛之事。
他總說世間情愛最是難解,不過是作繭自縛,庸人自擾之。
兩年前他升遷大理寺卿,不知擋了何人的道,被下了奇毒,所有醫師都束手無策。
我狠心同他種了情蠱,護着他的元神,將毒引至我體內。
救回他一條命,可我卻因此得了怪病。
每逢雷雨之夜,我便雙目失明,頭疼腦熱,狀若瘋癲,宛如惡鬼。
這些年他為我尋遍天下奇人,神醫聖手,卻無人可治。
雷雨之夜,我將他的小臂咬的血肉模糊,他卻緊緊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