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阿兄我保護你第4章 回憶故人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阿兄我保護你第5章 受人之託在線免費閱讀

(這章基本都是記憶片段,可能有點亂,勉強看吧)

瞎子總覺得今天的啞巴有點邪性,身上少了些那種不染凡塵的氣質不說,就連45°看墓頂的習慣也沒了。

不對勁,這啞巴不對勁。

難不成,是汪家人扮的?嘶…不應該啊,憑啞巴的身手,汪家人能在他手裡過兩合就不錯了。

嘖…

摩挲着下巴,黑眼鏡看着眼前這跟啞巴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陷入沉思

怎麼會這麼像?一點破綻都沒有…

瞎子我不會真瞎了吧…

陷入深深自我懷疑的人,沒有注意到隱匿在兜帽下的微微勾起的嘴角

黑眼鏡…就那個騙走阿兄信用卡的瞎子是吧,可算落我手上了啊,桀桀桀…咳咳…woc!嗆到了…咳!

————

「啞巴,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跟着我們?」黑眼鏡神神叨叨的摸着後脖頸,總感覺涼嗖嗖的。

「嗯,我們這邊的」簡單明了的六個字加一個停頓,這作風非常的啞巴。

「是嗎?那我怎麼總覺得這道視線帶了點玩弄戲謔的感覺在…咦~他不會是看上黑爺了吧」摸着下巴,默默拉緊了自己的皮衣

「雖然黑爺我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是咱也是賣藝不賣身的啊。除非…」(得加錢嘛,我懂~我懂~)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一個音調,就被人捂住了嘴,一聲極其堅定的「不會!」從面前這人嘴裏吐出,那淺色的眼眸中也隱隱透着些警告。

除此之外,後頸的涼意越發明顯,一段破空聲伴隨着一聲調笑但有些陰鬱的話從黑暗處傳來

「南瞎,你這條命值幾個錢」

————

「叫我逸清就好」

少年看着只有二十來歲,一身白袍在海上日出的照耀下,像是要與這微光融為一體,散於天際。濃密的睫毛在臉上投出一片陰影,高挺的鼻樑,紅潤的嘴唇,劍眉星目,雖然清秀但也極具陽剛之氣。

與那藏藍色兜帽下的人不同,雖然二人的臉完全一樣,可渾身的氣質確是不同。

那藏藍色兜帽下的人身上是一種不沾塵世但卻憐憫眾生,眸子乾淨的像是全然不知人心險惡的神靈,給人一種雪山傲立風中的感覺。

可面前這人,渾身上下都透着陰鬱和悲傷,彷彿一切都在他算計之內,又像是下一秒他就會隨風散去,不留痕迹。

而這種情緒,只在面對那尊神明時會被主人收斂藏匿。

目的只是為了,不讓神明擔心在意。

「逸清?我記得啞巴不是這樣叫你的啊」伸手扶了扶墨鏡,雖看不見眼神,但那一抹無法忽視的探究和逗弄還是使這少年微微側目挑眉。

「嘶…啞巴怎麼叫你來着~?阿…阿…」(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想打噴嚏,但是打不出來呢。)

「阿也」低低的嗓音從少年身後響起,少年仰頭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眸中浮出一抹笑意,眼裡亮晶晶的,甚至周身氣場也不在那麼陰冷。

「哦對!就是阿也,這名字挺好記,乾脆黑爺也這麼叫你好了。小阿也~」

「那個,不是你能叫的」,少年偏着頭看向瞎子,嘴角笑意不達眼底。把玩着手中的短笛,一副拿着玩具不諳世事的小孩模樣,可親眼看見那把短笛的威力後的黑瞎子絕不會以為這只是個小小的樂器。

「咳咳…瞎子我看你骨骼清奇,耳朵不錯啊」那似墨鏡成精般的人默默後退半步,訕笑着轉開話題。

回想起剛才面前這少年,隔了一個墓頂,去聽海上的潮聲,還掌握了關鍵時刻找到機關,從墓頂逃出來…啊不對,準確來說像是漂流瓶一樣飄出來的樣子,他就對這個跟啞巴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起了興趣。

「小時候練出來的」(一句話讓兩個男人為我沉默。)

啞巴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髮,而那瞎子也心想着那該是怎麼練出來的…

————

「阿也!」因為受傷而趴在地上的黑眼鏡,親眼看着為自己受傷的人,被那群畜生丟進地下河道。

看着那飄在河面上的血色身影,那沿途留下的血跡和被塞進自己手中的「免死金牌」時…墨鏡後的眼睛裏透露出的殺意幾乎化為實質 。

掙扎着,拖着殘軀,找到了地下河的機關入口…

(別問我為什麼是入口,人家也受傷了,總不能不要腦子到,讓他也跳下去,然後兩個沾過水的傷員,打敗boss,風風光光回去吧)

「阿也!」看着人浮在水上,蒼白的臉和身上的血色形成鮮明對比,黑瞎子心口一陣緊縮。

將人拉上岸,一陣急救操作後,睫毛上晶瑩的水珠終於滑落,翻身吐出河水後,這人終於恢復了些臉色。

「阿也,你沒事吧」將人托在懷中,神色緊張到幾乎快要溢出那副遮蓋眼神的黑眼鏡。

「咳咳…咳…這大框眼鏡真丑~」咳出殘存在嗓子里的水後,喘了口氣平復下胸口的沉悶感和撕裂感。

看見眼前墨鏡後那雙慌張的眼睛時,感受到拉着自己的那隻幾乎快確診為帕金森的手時,阿也起了一絲安慰的想法。

但是嘛~

很明顯這人現在是有點愧疚的感覺在,那麼就要首先幫他去掉這種愧疚感。

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轉移話題,轉化情緒。

「很醜嗎?黑爺我覺得還好啊~」墨鏡下的嘴角微微勾起,同樣是活了百年的人精,怎麼可能不懂這句看似嫌棄的話背後的含義。

這是兩個百歲老人之間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