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不多久後。

一個穿着捕頭吏服的中年男人,快步從衙門出來。

「原來是上差老爺來了。」

周捕頭一眼看出林承最為不凡,他畢恭畢敬道:「上差老爺,我已在衙門備好熱茶,快快請進。」

「不用了。」

林承搖搖頭,對身後一少年道:「問問你舅舅認不認識,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頓時。

少年急忙從懷裡掏出人皮,將上面的刺青敞給周捕快:「舅舅,你認識這個刺青不?」

周捕頭臉上笑意盎然。

可在看到刺青蜈蚣後,這位捕頭臉色一下變了。

「不認識,我不認識。」

周捕頭看着刺青,後退幾步,頻頻搖頭。

周捕頭有意隱瞞上差,擊敗對方獎勵100命運幣

林承本就不信,此刻又聽到系統提示。

他心底產生一絲怒意。

自己等人可是大內侍衛,代表的可是皇室意志。

可對方竟然敢隱瞞!

往小里說,對方是在包庇。

往大里說,對方是在謀反。

他上前一腳踹向周捕頭,將對方踢了一個趔趄:「既然知道,為何故意隱瞞?」

「你敢動手?」

周捕頭挨了一腳,臉色很難看。

作為捕頭被人在衙門口打了,說出去,他乾脆別混了。

「你若再隱瞞,我可斬了你!」

林承臉色冰冷,語氣森然。

「就憑你這個毛沒長齊的小子?」

周捕頭看着跟自己外甥年紀相仿的林承,心底冷笑……一個區區習武十幾年的少年,又豈會是自己的對手。

最多初入二流罷了。

「就憑我!」

林承看着對方,臉上冷意不減。

「不要動手!」

同僚少年拉扯住林承,低聲道:「他是我舅舅,給我些時間,讓我跟他談。」

林承沒理會對方。

他將手摸向長刀,目光看着周捕頭的一舉一動。

周捕頭亦然。

頃刻間,兩道刀芒猶如白布交錯在一起。

下一刻。

哐當!

一柄長刀掉在地上。

任務完成,獎勵100命運幣

周捕頭捂着手腕,跪在地上,臉色獃滯:「我敗了?這怎麼可能,我在二流境界浸淫多年,除了一流高手誰能敗我?」

「你還不說?」

林承將刀夾在對方脖頸上。

「兄弟們,有人對周捕頭動手了。」

忽然,衙門內有人大喊。

想來是林承擊敗周捕頭時,被衙役看到,去搖人了。

幾個呼吸後。

十幾名氣息悠長,體態穩健的捕快竄了出來。

他們齊齊拔刀,向林承呵斥:「放下周捕頭,可饒你不死!」

「大膽!」

林承身後的大內侍衛,當即亮出令牌:「我等乃大內侍衛,爾等敢動手?」

「不要動手。」

周捕頭不想將手下扯入泥灘里,他望着林承:「長江後浪推前浪,你能一招擊敗我,到達一流境界了吧?」

林承沒有說話。

周捕頭繼續道;「這刺青蜈蚣是城中新起的一個小幫派,專門拐騙年輕女子,我們盯了幾個月了,不想你們打亂我們的布局。」

「他們的位置在哪?」

林承收起長刀,繼續道:「你們現在不用布局了,這個小幫派闖事了,他們都得死。」

聞言。

周捕頭眸子一縮。

這個蜈蚣幫派怎麼招惹到大內侍衛了?

大內侍衛負責皇室周全,這蜈蚣幫專門以拐賣女子為生,難道他們幫了什麼郡主、公主?

多年的辦案經驗,使周捕頭感受到了害怕。

這裡水太深了。

他望着林承,急忙道:「他們位置在一處廢棄的宅院,人不多,不過裏面有五名一流高手,我們要不要找外援?」

「不用,直接帶我們過去。」

林承搖搖頭。

周捕頭也不再說什麼了。

一個時辰後。

眾人來到一處偏僻的宅院附近。

周捕頭對林承說道:「這裡原本是乞丐的棲身之地,後來被這蜈蚣幫佔了。我得知蜈蚣幫販賣人口,就是乞丐通風報信的。」

「嗯。」

林承望着宅院,對眾人道:「我先進去看看,你們見到信號再進來。」

「你行嗎?」

周捕頭一把拉住林承,關切道:「你只是一個一流高手,可他們有五名。」

斬殺蜈蚣幫五名一流高手,獎勵3000命運幣

與此同時,耳邊也響起了系統的提示。

「不必擔心。」

說完,林承身形迅速消失在眾人眼前。

在繞過幾個暗哨後。

他一躍翻入宅院之中,整個過程沒發出一絲異響。

此宅院頗大。

林承快速在宅院內摸索,在躲過七、八名持刀壯漢後,他來到一處書房外。

此處站着四名漢子守門。

他們手持短矛,目光警惕地打量着周邊的一切。

「若是硬闖必會被發現。」

林承望着守門的幾門,忽然有了主意。

他反身退走,躲在一處走廊守着。

不一會兒,一個落單的幫派漢子走了過來:「你們喝酒,我巡邏!就只會欺負我!」

漢子腰間挎刀,滿臉氣憤。

唰!

一道白芒在眼前亮起,漢子只覺得脖子一涼,緊接着,他就失去意識了。

林承急忙將對方屍體拖走。

片刻後。

林承換上漢子的服飾,再次往書房那處去了。

這一次。

林承從書房外經過,四名護衛看都不看一眼。

即使在小幫派,也分為三六九等,巡邏的為最低等。

他們這些守門的則是幫派重要人物的親信,地位最高,面對這些巡邏之人自然倨傲。

只不過,這一次巡邏的是林承。

林承快速抽出長刀,林氏刀法猶如暴雨梨花,快且無聲。

眨眼間。

四名守門的壯漢,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承悄無聲息地將四人的屍體躲到無人處,隨後向著書房潛了過去。

此刻。

書房內有兩人正在爭吵。

「大哥!昨日綁的那名公主到底賣到什麼價錢了?」

「沒得一文錢。」

「大哥!為什麼不要錢,我打算做這一筆金盆洗手。」

「我要了一門功法。」

「大哥,什麼功法?」

「華山的紫氣東來功……」

頓時,書房內安靜下來了。

就連在屋外偷聽的林承,心跳也是慢了半拍……這可是紫氣東來功,華山派的鎮派功法。

江湖上將武者的境界分為:

三流、二流、一流、超一流、先天、宗師、陸地神仙。

這世間宗師已是至強,陸地神仙不出,世間無人可壓制宗師級別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