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嗬!影后也能算傑出校友?」

「怎麼不算,人家現在享譽全球,影界驕傲,更何況人家臨時捐了一個億,衝著遲域來的。」

「啊?他們有情況?」

「同一屆的,上學時緋聞傳得凶。」

「啊啊啊,那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他們好般配好好磕。」

「那倒沒有,聽說遲域在等白影后時被壞女人算計,兩年前就奉子成婚了。」

「啊啊??不能吧?他剛到年齡就領證了?被誰拐的?誰這麼卑鄙無恥不要臉,居然還得逞了?!那離了么現在?」

「不清楚,現在白影后回來,應該快了吧。」

更難聽的話蘇迦妮不是沒聽過,此時學妹們的閑言閑語卻尤其鋒利,如刀子割着蘇迦妮的心臟。

她僵硬地坐在座椅上,看着台上的遲域和影后。

她能阻止他們昨天見面,卻阻止不了今天、明天。

他們功成名就,終會頂峰相見。

而她蘇迦妮,曾經也算附中學霸,現在卻是無為庸婦一枚,眼裡只有遲域和兒子的三餐四季,遲域來見影后穿的這一身衣服還是她精心幫他挑選的。

她甚至不敢告訴遲域,不敢讓遲家人知道她在看心理醫生,她害怕他們更嫌棄她,害怕他們連兒子都不讓她帶了。

她產後抑鬱越來越嚴重,醫生強烈建議她吃藥,她不肯,她還幻想着再生個孩子來綁住遲域。

這樣的她。

早就輸慘了。

蘇迦妮視線漸漸模糊,狼狽地提前離場。

*

京市,某賽車場。

蘇迦妮戴上頭盔,騎上她寄存在這裡兩年半的愛車,風呼嘯着從她耳邊飛過。

曾經她苦追遲域,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都是靠這樣的飛速來給她積攢勇氣。

而如今,她終於想放過他。

她困在這場明目張胆、肆無忌憚的單戀里,清醒地看着自己越墜越深,完完全全喪失自我。

她終於,也想放過她自己。

她青春的愛慕本應該以無疾而終的暗戀收場,才不會將她磋磨成如今的面目可憎。

蜿蜒的山道,蘇迦妮騎了一圈又一圈。

筋疲力竭。

終於停下。

她走向鬧哄哄的人群,其中一個女人挑染了綠髮,她開口問她,「有葯嗎?」

「什麼葯?」

「那種葯。」

女人秒懂,翻了包,找到後遞給她。

「我說蘇迦妮,堂堂遲家少夫人,連事後葯都買不起?還是你終於受z不了遲域那座冰山,背地裡綠了他,怕被查到?」

蘇迦妮吞了葯,喝了水,「謝謝。」

「口頭謝?有點誠意行不行?不怕我把事情捅到你家親親遲域面前?」

「隨便。」

「你沒事吧?怎麼怪怪的?」

「走了。」

蘇迦妮騎着車,出了賽區,迎面開過來一輛大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