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蘇迦妮穩住腳跟,轉過身來,看到男人穿着居家服,戴着辦公用的平光金絲邊眼鏡。

斯文,禁慾。

「遲域……」

「嗯。怎麼不多睡會兒?」

「該起了。」

男人見她眼底微青,眸光稍冷,「不用這麼早起來給我做早餐。」

「可是,我想親手為你做飯。」

「沒區別。阿姨做的早餐更……」

男人似是意識到不對,沉聲改口,「跟你做的一樣。」

蘇迦妮聽出來了。

她快速低頭,眸里滿是刺痛。

這些年,她忍着遲家老廚娘的刁難,熱臉貼過去請教,何等殷勤地按遲域的口味給他做飯,旁人挖苦奚落嘲笑,她當聽犬吠。

但他親自說出口,總歸是不同的。

殺傷力拉滿的那種不同。

他當真是不稀罕。

一點都不。

她當真,就是小丑。

蘇迦妮難堪到鼻子酸痛,再抬頭,卻又隱去了痕迹,她刻意嗲着聲,拿指尖推開他的胸膛。

「我知道了啦,起都起了,就做這最後一次。」

她轉過身去,背對着他,歪歪扭扭地走去洗漱間。

*

吃過早飯。

遲域要去公司。

蘇迦妮像往常一樣幫他系領帶,她的手圈在他的脖頸上,領帶系得比平時慢了半拍。

男人沉聲問,「在想什麼?」

「啊?」

「有心事?」

「沒有呀。」

領帶系好。

她剛想退開。

男人輕摟住她的腰,拉近,親了下她的額頭,而後鬆開。

紳士,禮貌。

她要求他每天都這樣做的。

以前他這樣親她,她眼睛立刻就會亮起來,這時她卻沒反應。

看她眼眸依然死寂,男人微不可見地蹙了下眉,「昨晚累壞了?」

「啊?沒…沒有呀。」

蘇迦妮聽他說起昨晚,有顏有色的畫面瞬間湧入腦海,白皙的臉頰頓時更加蒼白。

昨晚有多火熱,醒來的冷清就有多傷她。

她低下頭,手指不自覺地彎曲着,緊緊揪住衣角。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下午的校慶座談,我回來接你?」

「不用啦,你這麼忙,我讓司機送我過去就可以。」

*

京市附中。

蘇迦妮坐在台下禮貌微笑。

直到。

座談會主持人依次請出傑出校友代表,遲域邁着長腿無比紳士地走上台,身後跟着幾個人,其中一道身姿尤其婀娜。

蘇迦妮的笑容僵在臉上。

澎湃的掌聲中,旁邊的尖叫聲和竊竊私語聲都鑽進了她的耳膜。

「啊啊啊!遲學長好帥,我一秒就愛上他了!學長旁邊坐的那位是白影后?!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