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周一上班,寧開陽剛踩點踏進辦公室,一大摞文件被搬到她面前。

有那麼一瞬間她想用這些文件砸死孫建國和王晶晶。

殺人犯法,殺人犯法,心裏默念兩句後,想殺人的念頭才勉強被壓制下來。

還有兩周,她就解放了。

辛辛苦苦幹了兩個小時,寧開陽藉著喝水的功夫,偷摸去茶水間摸魚。

看見寧開陽去茶水間,許敘悄莫地跟上。

「開陽姐,你沒事吧?」

寧開陽嘆了口氣,「沒事,還能堅持。」

許敘擔心地建議,「要不你去跟孫總道歉,這樣你每天就不用干這麼多活了。」

寧開陽放下杯子,「弟啊,你覺得孫建國那小的跟針眼似的心能原諒我,而且我當初敢懟他就不怕他報復,我就最後兩個星期了,他再想折騰我也沒機會了。」

聽到寧開陽說辭職的事情了,許敘不確定的問:「開陽姐,你真要辭職啊?」

「對,」寧開陽往杯里倒了一半冷水後又加了一些熱水,冬天還是喝溫水比較好,「這破班我是一天都不想上了。」

「開陽姐,好羨慕你啊。」後半句簡直說出了許敘的心聲,他也想大聲說,可惜房租水電生活費等一系列開銷讓他不敢。

寧開陽一手拿着水杯,一手叉腰,「小敘啊,你可不能跟我學,職場該忍的時候還是要忍。」她是因為家裡有錢,不愁吃喝,否則她怎麼敢跟領導硬氣說話,跟領導對着干,還一點不爽就辭職。

「我知道的,開陽姐,我就是過過嘴癮。」

「雖然我現在在打雜,但工資還不錯,光這一點我就很滿足了。」至於夢想什麼的,還是等溫飽沒問題後再說吧。

寧開陽知道許敘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優秀的建築設計師,可惜到現在他都沒正兒八經畫過一筆。

早已被現實磨平稜角的寧開陽想勸許敘看開點,但又怕讓小夥子眼裡的光沒了。

至少人家比以前的自己好,能進入大集團,而她當初只能去沒有任何福利的小公司。

想了想,寧開陽拍了拍許敘的肩膀,「溫飽是最重要的,你能進入賀氏集團已經比很多人厲害了,小夥子,很不錯哦。」

進公司後從未獲得誇獎的許敘因為寧開陽的這句話興奮了一整天。

「寧開陽,文件都弄好了沒?孫總着急要呢?」王晶晶又扭着她的胯來了。

寧開陽淡定地吹吹保溫杯里的熱水,「沒有。」

王晶晶立刻抱怨:「你怎麼這麼慢?那些文件很着急的。」

寧開陽斜睨了她一眼,「嫌我慢你自己去做啊,反正我就這個速度,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拿走自己做或找其他人做。」

王晶晶被寧開陽的話氣的要死,「寧開陽你不想幹了是吧。」

「我辭職信早就上交了,你第一天知道啊。」

王晶晶:……完全忘了這回事。

「還有,回去轉告孫建國,從今天開始,老娘不加班了,別什麼事都來找我,他要是還看不慣我想報復我且有能力的話,就讓我立即走人,否則我瘋起來,讓孫建國位置保不住,反正我是已經打算不幹了,不知道孫建國他自己有沒有做好提前退休的準備?

我是懶得跟你們計較,不要以為我真的被你們拿捏了。」

王晶晶被寧開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一番話氣了個半死,用力轉身回去找孫建國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寧開陽一番威脅的話嚇住了,這周寧開陽沒再加過班。

周五不用加班的寧開陽一下班就坐上來接她的車回家了。

回到家的生活就是美好,寧開陽甚至連外賣都不用點,也不用想下一頓吃什麼。

眾所周知,孩子是不能在家裡待太久的,待得太久就變得不值錢了。

寧開陽周五回家的時候,到睡覺前,她媽都是對她噓寒問暖,生怕她冷了餓了過得不好了。

周六晚上,寧開陽陪着父母吃完晚飯,碗不用自己洗,桌子不用擦,所以吃完飯後她陪着父母坐在客廳看電視。

看電視的是她爸媽,她就是坐在旁邊玩手機,主打的就是一個陪伴。

隨心和寧君年各自看了一眼玩手機的寧開陽,後又對視了一眼。

最後還是隨心開口,「陽陽,饅頭有點想你了,你要不帶它出去散散步?」

看小說正起勁的寧開陽抬頭正要拒絕,就看見她媽眼睛不眨地盯着自己,看似平靜,實則帶着一種「你不答應試試」的壓迫感。

看來,是不能拒絕了。

寧開陽只得認命地穿好鞋子,收好手機去找饅頭。

饅頭是她媽養的一條金毛,一年前她媽提前退休,她媽一退她爸也徹底退了。

兩人一退,時間變多了,兒女也長大了,於是她媽就買了一條金毛,她爸買了一套漁具,兩人過起遛狗釣魚的退休生活。

臨走前,她媽要求最少要散步一小時,否則不給開門。

寧開門牽着饅頭,站在家門外,有一種蕭瑟感,如果搭配一首「北風那個吹」的BGM會更好。

別墅區夠大,倒是不用去外面散步,可是這大冬天的,風那麼凜冽,吹的寧開陽縮成一團。

出來的太匆忙,沒有帶口罩,現在鼻子好涼。

寧開陽從沒覺得一個小時這麼難熬,明明玩手機的時候一眨眼就過去了。

一個小時後,寧開陽快樂的牽着饅頭往家裡走,終於可以繼續躺着看小說了。

剛到家門口,寧開陽鄰居家門口停着一輛黑色的車,整個車給人一種「我是霸總的車」裝逼感。

該不會是賀景陽回來了吧。

寧開陽知道有一天她會跟男主見面的,畢竟兩家住的近,而且她還在他的公司上班。

但她想像中跟賀景陽的見面應該是她穿着漂亮的衣服,化着漂亮的妝,高傲地、目不斜視地從賀景陽身邊路過。

現在的她縮着身體,冷成狗,氣勢上就輸了。

車門打開,一身西裝的賀景陽出現寧開陽的視線里。

真的是這狗逼,這是寧開陽看到賀景陽的第一個想法。

大冬天不穿羽絨服不冷啊,這是第二個想法。

賀景陽作為男主,姿色是沒的說,可惜啊,寧開陽討厭他,那麼賀景陽在她眼裡就是一坨屎。

賀景陽下車後看到寧開陽,厭惡地皺了一下眉頭,隨即走到寧開陽的面前。

「寧開陽,如果你想藉助家裡的勢力來對付心語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和你們家的。」

寧開陽聽了賀景陽的話瞬間怒氣十足,兩家做了十幾年的鄰居,她爸媽也是看着賀景陽長大的,對他相當好,也想過讓他做女婿,後來是看賀景陽對女兒沒這意思,怕女兒受委屈,所以才阻止兩人在一起的,寧家可從來沒說為了成全女兒,使用不正當手段撮合他們倆。

哪怕是原主,心裏很喜歡很喜歡賀景陽,也是用笨拙的方式想讓他看到自己的好。

寧開陽心裏無比憤怒,但也沒有立即發出來,她知道她說的任何一句話,在賀景陽的耳朵里都會扭曲成「欲擒故縱」。

望着正在「氣氛」中的賀景陽,寧開陽突然有個主意。

「放心吧,以後我不會打擾你的。」

「對了,看在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上,能幫我最後一個忙嗎?」

賀景陽眉頭又深了幾分,剛想開口譏諷幾句。

寧開陽搶先一步,不想聽他說讓人腦溢血的話。

「我遞交了辭職報告,你能讓人事部立即批准嗎?我手頭沒有任何項目,可以馬上走。」她是一秒鐘都不想待了。

聽到寧開陽說自己離職時,賀景陽心裏閃過幾分驚訝。

「你確定?」賀景陽對此不是很相信。

「你現在就給人事部打電話,讓他們立即批准,我周一就去辦手續。」寧開陽死死地盯着他,非要他當面打電話不可。

賀景陽被寧開陽的態度氣的立即給人事部總監打電話。

寧開陽才鬆一口氣,沒再給賀景陽一個眼神,牽着饅頭頭也不回地回家了。

回家後饅頭撒腿就回自己窩裡了,寧開陽看小說的心一下子就沒了。

雖然能馬上離職,但沒懟賀景陽讓她極其不爽。

真晦氣,影響自己的心情。

還有就是自己,離賀景陽和葉心語遠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