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寧開陽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拿起手機一看已經十點了。

昨晚她趴在沙發上累的睡著了,晚上兩點冷醒了。

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一下子又睡不着,直到早上五點才迷迷糊糊睡着。

一睡就睡到了現在,要不是電話鈴聲,她還能再睡下去。

掃了眼右上角的時間,寧開陽將眼神放在屏幕**。

來電顯示「阿嫻」。

哦,是原主的閨蜜黎殊嫻,她是黎家大小姐,一個兢兢業業勸原主遠離賀景陽,在原主去世後衝到賀景陽辦公室暴揍了他一頓,是個好閨蜜。

她家裡是做醫療器械的,目前是一名骨科大夫。

原主的人脈關係還挺簡單的,她和黎姝嫻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一直到現在。

寧開陽沒有想過躲着不見原主的朋友,特別是黎姝嫻,一直在她身邊支持鼓勵着。

當初為了賀景陽,寧開陽不僅跟家人鬧掰了,也跟黎姝嫻大吵了一架,已經有大半年沒聯繫了。

今天突然給她打電話,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

寧開陽滑開綠色按鈕,「喂,阿嫻。」

爽朗的聲音順着電流進入耳朵,「陽陽,今天有空嗎?一起去逛街呀。」

黎姝嫻心裏是忐忑的,不確定寧開陽會不會接電話,但寧開陽一接電話,她就知道對方心裏肯定不氣了,她也有點後悔,明明知道賀景陽對她那麼重要,還一個勁罵他

昨天黎殊嫻接到隨伯母的電話,說開陽最近不對勁,甚至還對賀景陽沒興趣了,變化太大了,讓他們有些害怕,於是就想讓她去探探口風,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黎殊嫻聽到開陽對賀景陽的態度變了那一刻,心裏的鬱悶煙消雲散,同時還有震驚,疑問一個接着一個。

自己也有大半年沒聯繫寧開陽了,心裏早就後悔了,只是沒找到台階,現在好了,有了台階,黎姝嫻二話不說答應了。

寧開陽想起上一周自己憋屈的上班生涯,是得要出去花花錢,整理整理心情了。

「行啊,不過你等會,我還在床上呢。」

黎殊嫻:……她閨蜜真的變了,十點還沒起完全不是她的風格。

「行,你慢慢來,我現在開車去你那兒。」

「好。」

雖說黎殊嫻讓她慢慢來,寧開陽還真不敢慢慢來,讓別人等久了不太禮貌。

所以黎殊嫻來得時候,她也搞好了,一分鐘不耽擱直接鑽進車裡。

「想先去逛,還是想先吃飯。」

快十一點了,有的人早飯快消化完了,而有的人還沒吃早飯。

不過,「先逛吧,還不是很餓。」昨晚中途醒了給自己做了一碗面吃。

「行。」黎殊嫻立即鬆開手剎,發動汽車。

寧開陽以為的逛街是貨比三家的逛,致力於找到一個價格適中、自己有喜歡的店。

可黎殊嫻一進商場,立即挽着她的手目標明確的進入了一家奢侈店。

店裡的導購員一見她倆進來,立即恭敬地迎上來,「黎小姐,寧小姐。」

這個時候寧開陽才回過神,自己現在的身份可不差錢,真的加班加的讓她忘了身份。

黎殊嫻點了一下高傲的頭顱,「嗯,把最新款拿過來。」

導購員把衣服拿來的時候,寧開陽下意識地去看價格,看到上面的四個零,下意識地抽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黎殊嫻疑惑地問,「是不是不喜歡?那我們再換個品牌?」

寧開陽連忙擺手,「不不不。」

黎殊嫻看了一眼寧開陽捏着價簽的手,瞬間明白了。

「陽陽,不用擔心價錢,今天所有的消費我買單,喜歡什麼就拿。」

「再說了,你不是和伯父伯母和好了嗎?不要再硬着不刷卡了。」

寧開陽悻悻地收回手,「這不是太久沒爽快地刷卡了嗎,過會就好了。」

於是在黎殊嫻的帶領下,寧開陽放開膽子,甩快膀子,放肆地買買買。

她終於體會了一把不看價簽,喜歡就買的快樂了。

放開的後果就是寧開陽比黎殊嫻更瘋狂,等最後結賬的時候,手提袋整齊地排成一行,幸好店裡有送貨到家服務,這才不耽誤兩人繼續逛。

逛街是個體力活兒,結賬出來,兩人就餓了,於是黎殊嫻帶着寧開陽來到一家西餐廳。

吃飯間,黎殊嫻悄咪咪地看了對面人的臉色,起色紅潤,笑容滿面,以往出現這樣的臉色只有得到賀景陽回應的時候才會出現,但今天從兩人見面到現在,她就沒聽開陽嘴裏說過一次「賀景陽」三個字。

看樣子確實是放下了。

但黎殊嫻不放心地決定坦誠地問一次。

「陽陽?」

「嗯。」正在乾飯地寧開陽抬起頭。

「聽說你放棄賀景陽了,是真的嗎?」

看着黎殊嫻欣喜中又帶着不確定的眼神,寧開陽不禁感慨,要是原主能聽一下身邊人的話該多好啊。

寧開陽用餐巾擦了一下嘴,「是真的,我想通了。」

「雖然每一句『你大爺』都會換來一句『你大爺』,但每一句『我喜歡你』並不一定能換來一句同等的回應。」

黎殊嫻:……咋一聽有點粗魯,但是好有道理的樣子。

寧開陽繼續:「再說了,他賀景陽不就是有點錢、有點長相嗎,跟誰沒有似的。」

「他這樣的男人不說一抓一大把,但比他優秀的還是有一**的。」

黎殊嫻:……很好,還脫粉回踩了。

看開陽一副義憤填膺、要拉着她一起吐槽賀景陽的模樣,黎殊嫻確信她是真的不喜歡賀景陽了,甚至還討厭他。

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黎殊嫻高興地又帶着寧開陽去做了一個高級SPA。

做完SPA,黎殊嫻開車送寧開陽回家。

「要不要上樓坐一下?」寧開陽問。

「不坐了,明天我得上班。」今天她是請假過來的。

「等下次我們再好好嗨一下。」

寧開陽:「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回到家裡,寧開陽立刻洗漱完畢,然後在床上躺着玩手機。

大冬天,暖和和的被窩簡直不要太舒服。

第二天周日,寧開陽繼續在床上消磨時間,周五的時候她就跟爸媽說這周不回去了。

早上自然醒,然後躺在被窩玩手機,餓了點外賣,吃飯繼續躺,玩累了就睡,醒了繼續玩。

一天下來簡直太爽了,周末兩天就應該這麼度過,周六和朋友逛逛街吃吃飯,周日就宅在家裡,和自己獨處。

明天又是周一,寧開陽想起來腦瓜子就疼,她還沒想好注意應對呢,不知道孫建國還有什麼幺蛾子。

寧開陽煩躁地踢了兩下被子。

唉,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