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寧開陽是個普通職員,而孫建國是部門經理。

在辦公室她把孫建國懟了,心眼小的孫建國肯定不會放過她。

草率了,應該在離職那天再發瘋的,可又不想在做忍者神龜了。

唉,算了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愛咋咋地吧。

報復來的特別快,半個小時後寧開陽的工作量突然猛增。

雖然寧開陽想擺爛,但該有的責任心她還是有的。

於是一個上午她被使喚的腳不沾地,辦公大樓總共有33層,除了最頂層她沒去,其他樓層都跑了個遍。

有那麼一瞬間寧開陽想衝到孫建國面前大喊「老子是設計師,不是你秘書,不幹這些打雜的活」。

可她冷靜後不敢,畢竟她是真的不會設計,萬一孫建國順着她的話讓她去負責一個設計項目,那不就死球了嘛。

算了打雜就打雜,跑腿就跑腿吧,她在設計方面沒有強烈的事業心,反正一個快走的人,忍最後一個月就行了。

中午一點,寧開陽終於能鬆口氣,午飯還沒來得及吃,她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這個時候食堂肯定只剩下殘羹冷炙了,她現在不想委屈自己的胃,沒有絲毫猶豫拿出手機點了個豪華外賣。

一點鐘飯點基本已經到末尾了,所以寧開陽的外賣來得很快。

邊吃着外賣,邊看着劇,寧開陽精神上的疲憊終於消散了些。

寧開陽正享受午餐呢,王晶晶扭着自己的胯走到她身邊,二話不說扔下一份文件。

「寧開陽,把這份文件送到鼎盛集團的林總那兒。」

寧開陽眼睛沒離開手機,毫不猶豫地拒絕:「不去。」

扔下文件正要離開的王晶晶愣了一下,「什麼?」

「你的事為什麼要我幫你做?」

聽了寧開陽的話,王晶晶臉上疑惑的表情瞬間換成虛假的笑容:「哎呀,我這不是一會兒有事嘛,林總又着急要。開陽你那麼善良,肯定會幫我這個忙吧。」

王晶晶的一番話成功讓寧開陽的眼睛從手機上挪到她身上。

「有事?是去忙着做美甲還是忙着去逛街?」公司的午休制度不錯,有兩個小時,時間充裕,可以想幹嘛幹嘛。

「想讓我去幫你做事,你去瀟洒,王晶晶你可真會『享受。』」

王晶晶被寧開陽揭開「有事」的真相,又羞又惱,「你不是沒什麼事嘛?幫我一下怎麼了?同事之間不就是應該要互愛互助嘛。」

嘿,我個暴脾氣。

「你把你的工資分我一半我就跟你互愛互助,」寧開陽大大咧咧地翻了個白眼,「想讓我給你干白活,你以為你是誰,拿上文件麻溜地滾。」

寧開陽說完立即帶上耳機,不再聽王晶晶那些炸裂人三觀的話,感覺在跟她多說一句都是在侮辱自己。

兩人的動靜引起辦公室其他人的注意,紛紛把實現投向寧開陽與王晶晶。

王晶晶瞧同事都在看自己,頓時有些下不來台,可寧開陽態度強硬又不搭理自己,只好跺跺腳,灰溜溜的拿着文件走了。

人走了之後,寧開陽立即大口呼吸,還拿着桌上的文件夾在周圍扇了扇。

熏死人了,王晶晶不會往身上噴了一瓶香水吧,感覺她多站一會自己要暈過去了。

「開陽姐,」對面的許敘壓低聲音悄悄地叫自己。

許敘,是跟原主同時進公司的,如果是原主是打雜一號的話,那麼許敘就是打雜二號,可能因為都是設計一部的最底層,原主和他還是有些革命戰友情的。

對友好的人寧開陽同樣是持着友好的態度,「怎麼了?」

「王晶晶是孫總的秘書,你剛剛得罪了她,她可能會在孫總面前給你穿小鞋。」

寧開陽現在還在乎這點小鞋嘛,「沒事,反正孫建國我已經得罪了,不怕再多得罪她。」虱子多了不怕。

話雖如此,許敘還是擔憂地提醒,「你還是小心點吧。」

「好。」

吃完午飯的寧開陽趴在桌子上睡了十幾分鐘,就到了下午上班時間,她根本沒把和王晶晶的衝突放在心上,再說她早就得罪孫建國了,還怕啥。

下午上班,寧開陽繼續腳不沾地。

直到下班時間到了,就在寧開陽開心的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的那一刻,孫建國從他辦公室出來,宣布一會兒需要「對正在進行的設計項目開個會深入討論一下」。

「對了開陽,一會兒在會議你來做記錄,晶晶今天有點不舒服。」

寧開陽:……敲你媽。

寧開陽抬眼望着孫建國旁邊的王晶晶,那得意的表情可看不出半點不舒服的樣子。

靠,本來開會就煩,打算摸魚度過的,反正這個會跟她無關。

現在好了,別說摸魚了,連走神都不能了。

寧開陽牙咬切齒地拿着記錄本,滿腹怨言地走進會議室。

果然打工人最懂打工人痛恨什麼,王晶晶你給我等着。

這會一開就是倆小時,有營養的內容不超過五分鐘。

寧開陽就不明白了,五分鐘就能說完的內容為什麼非要講兩個小時,少點廢話不好嗎?

還有她也是佩服孫建國,車軲轆話他能說兩個小時,擱她是不行的。

散會之前,孫建國又對寧開陽說:「開陽,會議記錄一會兒整理一下發給我啊,發電子版的。」

寧開陽:……好傢夥,好傢夥,既然這樣為什麼一開始不讓她用電腦記錄,還冠冕堂皇地說什麼手寫的比較好。

「哦,對了,」孫建國走到門口又回過頭說:「開陽,你順便把明天我要彙報的文件仔細看看,檢查有沒有錯別字或者數據錯誤什麼的。」

「這份報告很重要,一定要仔細。」意外之意,要是有一個錯別字,他要找寧開陽算賬。

寧開陽:……別說下班了,她今晚能不能睡覺都是個問題。

……

又是一個星期五,晚上10點。

寧開陽拖着疲憊的身體,從大廈里走出。

在大街上打了個的士。

她現在只想回家睡覺,太累了。

哪怕回家走路只需十分鐘,平時覺得特別近的路程,此刻也顯得漫長。

司機師傅一聽目的地就在前面的盛天國際,以「人傻錢多」的眼神看了一眼寧開陽,隨後二話不說直接啟動車。

有錢不賺是傻子。

寧開陽一進家門,燈一開,鞋都來不及換,直接倒在柔軟的少發里。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整整一個星期,寧開陽沒有一天是晚上十點前走出公司的。

她現在的怨氣都能養一個球隊的邪劍仙。

這一周她基本天天加班,孫建國讓她加班的時候還說什麼「你們年輕人不都喜歡熬夜」,她立即回了一句「孫總,你難道不知道年輕人熬夜可以,熬夜工作不可以?」

結果換來了更多的工作。

官大一級壓死人,孫建國和王晶晶聯手一起給她穿小鞋,真的讓人招架不住。

得趕緊想個辦法,否則辭職流程還沒走完,她先猝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