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拋開相親一天的事實不談,住在父母這這裡還是很爽的,飯有人做,衣服有人洗,甚至如果她願意,完全可以其實地過上名副其實「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她的爸爸寧君年經過這兩天時間的觀察,確定她的戀愛腦沒以前那麼嚴重了,且認錯態度不錯,對她的臉色不錯了好多。

可惜啊,快樂的日子總是短暫的,明天就要上班了。

相親中途被戛然而止,寧開陽心累的回家陪父母吃了個晚飯,家裡的司機把她送回了盛天國際。

臨走前她媽依依不捨地拉着她,企圖說服她此後住在家裡。

雖然家裡有人幫着洗衣做飯,但寧開陽還是想過一個人獨立生活的日子,在父母身邊總是被管着,不太好浪,於是她以「距離公司太遠」為由拒絕了,不過她答應只要沒有突發情況,每周都回來看他們的。

寧開陽的大哥大姐都結婚了,就算沒結婚他倆一個總裁,一個律師,一個賽一個忙,很少有時間回來。

寧開陽提着東西來,又提了很多東西走,幸好有司機送。

家裡的司機直接送到停車場,還貼心地幫她把東西提到家門口。

等洗漱完畢後,寧開陽悠閑的躺在沙發上,平板放着電視劇,她操作着手機把工作群的免打擾關掉。

要不是還沒成功辭職,她真的想退群。

一進去,她翻看了一下以前的消息,果然傻逼領導還專門艾特了她,還好她那天操作的快,不知道這件事,否則有得她煩。

寧開陽覺得老天爺在耍她,每次都是這樣,假期最後一天晚上臨睡前她才能找到一部對胃口的小說,明天要上班又必須早睡。

啊啊啊啊,煩人。

戀戀不捨的放下手機,躺進被窩的那一刻寧開陽恨不得時間按上加速鍵,立馬到一個月。

8:30鬧鐘準時響起。

寧開陽迷迷糊糊地關閉鬧鐘,大概一分鐘後才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

冬天太好睡了,被窩實在是過於溫暖。

今天是周一,一個讓無數打工人、學生痛恨的日子。

心裏罵罵咧咧,可該早起還是得早起。

15分鐘穿衣洗漱,五分鐘買早餐,邊走邊吃。

8:58打卡,9:00準時坐在位置上。

時間把控得非常好,絕對不讓自己吃虧,讓資本家佔便宜。

在自己的工位上剛坐下三秒,寧開陽就被領導叫進辦公室了。

叫她的領導是設計一部的部門經理,叫孫建國,他四五十歲左右,身材矮胖,常常一副笑模樣,最顯然的是他的地中海髮型。

別看他一副彌勒佛的模樣,為人可不怎麼地,他也是周六在工作群里企圖找免費保姆的,特意艾特寧開陽的那位傻逼領導。

他能當上設計一部的部門經理憑藉的當然不是他的實力,而是他有個在董事會當董事的二大爺。

孫建國其人,承擔責任的時候跑的最慢,領功邀賞就跑的最快,甚至把還人家的設計說成是自己的,在上級面前求表揚,部門的人早就對他怨聲載道。

這些消息都是寧開陽在某個八卦群里看到的。

推門走進孫建國辦公室,寧開陽二話不說直接在他面前坐下。

她現在主打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

孫建國坐在辦公桌後面,手捧保溫杯喝了一口茶,才緩緩地對着站在辦公桌前的寧開陽笑道:「開陽啊,最近家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我看你最近來得有些晚。

雖說你遞交了辭職信,但當一天和尚就要敲一天鐘,公司的規章制度還是要遵守,領導布置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

寧開陽瞪着自己那雙大眼睛,真誠道:「家裡沒事啊,我就是起不來。

還有孫總,我不知道我哪裡沒有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每天準時上班,準時下班,如果你說的是我來的晚的問題,哦,我只是來的晚,又沒有遲到,遲到的另有其人,你的這句話應該跟她說。」

王晶晶,寧開陽的同事之一,孫建國的秘書,坐在她對面,比她早進來一年,一個月總有那麼二十八天遲到,是設計一部的「遲到大王」。

呵呵,寧開陽就知道周六孫建國在群里艾特了自己,自己沒理他,周一上班肯定要收拾自己一番。

果不其然,一來就敲打她。

但那又怎麼樣,她雖然來得晚,可她確實是沒遲到啊。

AND,她都是辭職的人了,有些話不一吐為快,將來她一定會後悔的扇自己的。

孫建國被寧開陽的一番輸出哽住了,他沒想到一向平時話少兢兢業業做「牛馬」的人有一天居然敢這麼跟他說話,這種震驚程度不亞於一個多年不舉的人突然跟你說他又行了。

寧開陽不理會孫建國難看的臉色,繼續輸出:「還有,孫總您說的領導布置的任務如果值得是您周六艾特我讓我給你拿快遞的話,那我確實沒做,畢竟我是公司的員工,不是孫總您家的保姆,給我發工資的是財務部,而不是孫總您。

哦,對了還有如果不想休息日跑到公司來取快遞,那就把快遞地址填自己家的地址,省的一件屁大點事還要驚動整個部門。」

這一番話成功讓「彌勒佛」臉上的笑容徹底不見了。

「寧開陽,你是不想幹了是吧,這麼跟我說話。」

寧開陽繼續瞪着她那真誠的大眼睛,「孫總您忘了,辭職信我早就提交了,如果你不想再在看見我,就去人事催催,否則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是這副德行。」

爽,寧開陽徹底爽了,曾幾何時她只敢在心裏陰陽怪氣領導,現在她終於當著領導的面罵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好,好得很,滾出去做事。」孫建國被寧開陽氣的直接手抖。

但今天他確實沒抓到寧開陽什麼錯處,只是因為周六寧開陽沒給自己拿快遞讓他有些下不來台,想給自己出口氣。

但今天沒抓到什麼錯處,並不代表以後不會,還有一個月,走着瞧。

「得嘞。」

被轟趕出去的寧開陽心情良好,本來周一心情低迷,結果這一頓輸出,心情莫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