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早就對他怨聲載道。

這些消息都是寧開陽在某個八卦群里看到的。

推門走進孫建國辦公室,寧開陽二話不說直接在他面前坐下。

她現在主打的就是一個隨心所欲。

孫建國坐在辦公桌後面,手捧保溫杯喝了一口茶,才緩緩地對着站在辦公桌前的寧開陽笑道:「開陽啊,最近家裡是不是有什麼事?我看你最近來得有些晚。

雖說你遞交了辭職信,但當一天和尚就要敲一天鐘,公司的規章制度還是要遵守,領導布置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

寧開陽瞪着自己那雙大眼睛,真誠道:「家裡沒事啊,我就是起不來。

還有孫總,我不知道我哪裡沒有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每天準時上班,準時下班,如果你說的是我來的晚的問題,哦,我只是來的晚,又沒有遲到,遲到的另有其人,你的這句話應該跟她說。」

王晶晶,寧開陽的同事之一,孫建國的秘書,坐在她對面,比她早進來一年,一個月總有那麼二十八天遲到,是設計一部的「遲到大王」。

呵呵,寧開陽就知道周六孫建國在群里艾特了自己,自己沒理他,周一上班肯定要收拾自己一番。

果不其然,一來就敲打她。

但那又怎麼樣,她雖然來得晚,可她確實是沒遲到啊。

AND,她都是辭職的人了,有些話不一吐為快,將來她一定會後悔的扇自己的。

孫建國被寧開陽的一番輸出哽住了,他沒想到一向平時話少兢兢業業做「牛馬」的人有一天居然敢這麼跟他說話,這種震驚程度不亞於一個多年不舉的人突然跟你說他又行了。

寧開陽不理會孫建國難看的臉色,繼續輸出:「還有,孫總您說的領導布置的任務如果值得是您周六艾特我讓我給你拿快遞的話,那我確實沒做,畢竟我是公司的員工,不是孫總您家的保姆,給我發工資的是財務部,而不是孫總您。

哦,對了還有如果不想休息日跑到公司來取快遞,那就把快遞地址填自己家的地址,省的一件屁大點事還要驚動整個部門。」

這一番話成功讓「彌勒佛」臉上的笑容徹底不見了。

「寧開陽,你是不想幹了是吧,這麼跟我說話。」

寧開陽繼續瞪着她那真誠的大眼睛,「孫總您忘了,辭職信我早就提交了,如果你不想再在看見我,就去人事催催,否則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是這副德行。」

爽,寧開陽徹底爽了,曾幾何時她只敢在心裏陰陽怪氣領導,現在她終於當著領導的面罵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好,好得很,滾出去做事。」孫建國被寧開陽氣的直接手抖。

但今天他確實沒抓到寧開陽什麼錯處,只是因為周六寧開陽沒給自己拿快遞讓他有些下不來台,想給自己出口氣。

但今天沒抓到什麼錯處,並不代表以後不會,還有一個月,走着瞧。

「得嘞。」

被轟趕出去的寧開陽心情良好,本來周一心情低迷,結果這一頓輸出,心情莫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