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17:58,還有兩分鐘下班。

設計一部的員工沒有絲毫動靜,每個人盯着電腦屏幕,眉頭緊皺,彷彿現在是早上十點。

與其他員工的毫無動靜不同,靠近窗戶的一張辦公桌上,寧開陽正在收拾東西。

下班不積極,思想有問題,在公司多待一秒,她都覺得自己虧大了,讓資本家佔了便宜。

18:00

寧開陽準時關掉電腦,挎着小包包走出辦公室,絲毫不在乎其他人對她的議論紛紛。

「滴~~~」打卡,下班。

辦公室里的其他人看着頭也不回的寧開陽的背影,紛紛展開了討論:

同事甲:最近幾天寧開陽下班很早。

同事乙:不僅下班早,上班還晚,完全是踩着點來的。

同事甲:她是不是談戀愛了,趕着去見男朋友?

同事丙:她的臉色不像是談戀愛的如沐春風,倒像是……怨念,可能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吧。

……

辦公室里對寧開陽的準時下班猜測眾多,走出辦公大樓的寧開陽對此絲毫不知。

寧開陽踏出大樓,看着周圍的高樓大廈,深深吐了一口氣。

艹,這破班上的太特么累了。

終於熬到星期五了,迎來了一周中最美好的一個夜晚。

吐完濁氣後,寧開陽心情愉快地往家走,家裡離公司不遠,只有十分鐘路程。

現在正是下班高峰,馬路上已經排起了長龍,寧開陽看着這些密密麻麻的車輛,思緒飄遠。

來這裡已經一周了,還是不太適應大城市裡的生活。

沒錯,寧開陽是一周前來的。

一周前,同樣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星期五,身為社畜的她帶着鬱悶又雀躍的心情下班,回到家後點了一堆外賣。

左手擼串,右手奶茶,面前的手機里放着積攢了一周的劇,那滋味要多快樂就有多快樂,反正第二天不上班,今晚多晚睡覺都沒問題。

可惜,樂極生悲。

她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穿書了,穿到自己前不久看的一部有點古早的小說里,從一個一百一十八線小縣城的小市民變成了帝都寧家的二小姐,身份和階級實現了大跨越。

這個跨越有點突然和太狠,過了一個周自己才完全從懵逼中走出來。

前一秒她看着劇裏面的霸總,還在感嘆「有錢人這麼多,多她一個怎麼了」,下一秒就成了帝都寧家的二小姐,這破天的富貴讓她熱血澎拜了一會。

正當她雙手合十跪在床上感謝老天爺,並保證「一定安分地做個遵紀守法的富二代」時,她頭一痛,原主的記憶來了。

復盤了一遍原主的記憶後,寧開陽的熱血消散了幾分。

她穿書了,穿到了一本剛看過的狗血小說裏面。

小說名叫《賀總的灰姑娘嬌妻》,這名字一聽,內容都不用看,基本的走向都清楚了。

可當時自己實在是書荒了,就試着翻兩下,男女主的劇情就那些事,吸引她的是裏面的一個女配——寧開陽。

小說不誤她,原來同名同姓真的會穿書啊。

女配吸引她的原因是她的性格。

富二代的類型她見過好幾種,囂張跋扈型的,機靈可愛型的,霸道御姐型的,就是沒見過原主這型的。

原主是寧家二小姐,今年23歲,比自己年輕了兩歲,剛畢業一年。

本來身為有錢人家的女兒,她完全可以在家躺平拿分紅,不用進入任何一家公司成為苦逼的打工人,可惜這位寧開陽有個戀愛腦。

原主上面有一對龍鳳胎哥姐,大哥寧玉衡,28歲,目前是寧氏集團的總裁,大姐寧瑤光,28歲,目前是帝都一所有名的律師合伙人,擅長打離婚官司。

可能是因為有兩位優秀得不能再優秀的哥姐在前面,原主覺得自己有些平庸,相比殺伐果斷的兄姐,她的性格有些內斂。甚至還有些自卑。

寧開陽當初看到這女配的性格是這樣色兒的,還以為背後有什麼隱情呢,結果到一百章的時候,女配淋雨後突發高燒直接去世了。

寧開陽:……迷惑不解不懂,但女配一去世,她看這本小說的最後一點動力也沒了,果斷地換了另一本小說。

反正小說千千萬,這本不好換下本看。

雖然原主覺得自己平庸,但在寧開陽看來她是很聰明的,至少她能憑着自己的實力考上帝都大學,學習建築設計專業。

她跟哥哥姐姐相差5歲,數字上看着不大,但在現實中這意味着她一年級的時候,哥哥姐姐小學畢業了;她初一的時候,哥哥姐姐都高考了。

所以她基本上是跟着鄰居家大兩歲的小哥哥長大的,小哥哥叫賀景陽,賀氏集團的繼承人。

兩人青梅竹馬,家世又相當,父母們常開玩笑長大後讓兩人訂婚。

在日益相處中,原主也喜歡上了一直照顧自己、優秀亮眼的竹馬哥哥,父母們的玩笑話讓她憧憬着長大後成為賀景陽的新娘。

賀景陽對於兩家將來訂婚的說法,沒有提出任何反對或同意的意見,生活日常里對原主照顧有加。

一切的變化發生在原主大三那年。

賀景陽大她兩歲,跳級的他已經碩士畢業並在進入了賀氏集團,逐步掌控大權。

原主大三的時候賀景陽身邊來了個新秘書,叫葉心語。

長得漂亮、家庭窮苦卻積極努力的葉心語引起了賀景陽的極大興趣。

從此賀景陽對原主的態度完全變了,從溫柔細心的照顧變成了討厭、厭惡。

原主質問她為什麼對葉心語那麼好,

「我喜歡她為了生活努力樂觀的生活態度,每天兢兢業業的工作。

她的開心快樂能感染到我,讓我工作起來也覺得開心。

開陽,你從小生活優越,心語的那種面對不公的人生而展露的不妥協精神你永遠都不會有的。」

這段話原主自動理解成賀景陽喜歡積極努力工作的人。

於是畢業後,她隱瞞身份,通過應聘進入了賀氏集團的設計部,這操作跟王寶釧去挖野菜沒什麼本質區別,簡直是當代王寶釧。

為了進入賀氏工作,原主還和自己父母大吵了一架,把父母給的銀行卡都留在了家裡,最後毅然決然地進入賀氏工作。

進入賀氏後,她兢兢業業地工作,每天來的最早,走的最晚,不僅完成自己的工作,還熱情地幫助其他同事做事。

她做的所有一切就是希望有一天賀景陽能夠知道她也是努力工作的人,讓他能夠喜歡自己。

上周末,原主聽說賀景陽要帶葉心語去參加一個私人宴會,這相當於要公布葉心語和他的關係。

原主不能接受,於是冒雨出去阻止,結果又遭到了賀景陽的語言暴擊。

遭受語言攻擊的原主失魂落魄時看到賀景陽身旁穿着漂亮禮服、美得不方物的葉心語,心態徹底崩潰,心灰意冷地淋雨跑回家,第二天感冒暈了過去。

寧開陽就是這時候穿來的。

當時看小說的時候,寧開陽真的挺喜歡這個女配的,光明正大地想讓心上人喜歡她,不用任何小手段,不說女主的任何一點不是。

她那時真誠的希望原主不要再喜歡男主了,她有錢有貌有才,值得更好的一個人。

原主去世的時候她還傷心得不行,多好一個女孩啊。

唉,反正她一個孤家寡人,來都來了,就好好生活吧,照顧好原主的身體,照顧好她的父母。

至於那個讓原主傷心欲絕得男人,呵呵。

原主把她當個寶,在她這裡就是根草,什麼玩意兒。

積極樂觀生活、兢兢業業工作的女生她能抓一大把。

原主喜歡他,他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不喜歡原主早說不就行了嗎。

哎(→),人家就是不反駁也不同意,就是要態度曖昧。

等心儀的女生出現,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臉過程絲滑地讓人措手不及。

現在是她寧開陽來了,以後她在正眼瞧賀景陽一眼,她姓倒着寫。

再一次回想了一遍賀景陽跟原主說的那些話,寧開陽氣又上來了。

心裏不順就要用美食來解決,回到家後,寧開陽拿出手機熟練地點外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