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寧玉衡用餐巾紙擦擦嘴,慢條斯理的動作讓這頓飯提升了一個level。

「還不錯。」

這算是寧玉衡的最高評價了。

「什麼叫還不錯,簡直是太可以了。」

周正一點都不吝嗇讚美,「衡哥,不要用對待員工的方法來對待陽陽,好就要使勁誇。」

「謝謝周正哥。」

寧玉衡是個聽勸的人,在周正『批評』完之後,又補充了一句,「很有天賦。」

寧開陽心虛了一下,「謝謝大哥。」

並不是她有天賦,她的廚藝主要是疫情期間鍛鍊出來的。

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待在家裡,街上的店鋪也關門了。

她每天都會刷到美食視頻,每次都饞得要死。

想吃又吃不到,沒辦法只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就這樣,廚藝就鍛鍊出來了。

大部分做飯的人都不喜歡收拾,寧開陽也一樣。

還好兩位男士不是那種吃飽飯啥事都不幹的人,寧玉衡收拾餐桌,周正負責洗碗。

送走寧玉衡和周正,寧開陽拿起資料選房子。

最後她選了一套最小的,她一個人住太大的害怕。

把選好的房子的事給寧玉衡說了,他表示明天一早就派人過來搬家。

有錢就是好,什麼事都不用操心。

在寧開陽什麼不用操心下,半天就搬好家了。

這房子是她大哥名下的,各種設施都齊備,不過沒人住過,顯得有點冷清。

她名下也有幾套房子,是她爸媽給的,不過都是別墅或者大平層,她一個人住有些太大。

看着有些冷清的房子,寧開陽立即掏出手機網購了一些小物件,準備好好裝扮一番,特別是這個陽台,她十分這個陽台,稱得上一見鍾情,得搞得舒服一些,

下午的時候,寧開陽去超市買了一些吃得,簡單地自己暖了一下房。

——

搬來新家已經一個星期了,辭職也有一星期了。

寧開陽這一星期過得相當悠閑,每天自然醒,醒來就玩手機,餓了就找點東西吃,然後繼續玩。

前三天還挺好的,後來就感覺無聊。

她有時候覺得自己挺賤的,工作的時候成天想着辭職躺平,現在真正躺平了,卻又想上班了。

真的要給自己找點事情做了,否則她四肢要躺退化了。

「你搬家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啊?」黎殊嫻坐在寧開陽買的懶人沙發上,別說還真舒服。

「前幾天你不是出去學習了嗎,這不是你一回來就跟你說。」

這個解釋黎殊嫻接受,「搬了也好,換個新的生活。」

「你以後打算做什麼?」

寧開陽手裡不停地切東西,聽了黎殊嫻的詢問,頭搖了搖,「不知道,有點迷茫。」

「那就先休息段時間,等年後再說。」下一秒黎殊嫻的話音一轉,「不過,你什麼時候在廚藝方面這麼厲害?」看那切東西的樣子,有點厲害。

這不是第一個人這麼問了,寧開陽心不虛地再一次解釋,「這不是一個人住嗎,總的學着做飯。」

「厲害。」黎殊嫻真心誇讚,她這個朋友從小就有點自卑,覺得自己做什麼都不行,整個人都蔫蔫的,只有在賀景陽身邊才顯得鮮活。

現在多好,整個人看着精神了不少。

黎殊嫻從懶人沙發上站起,往廚房走去,「我來幫你吧。」

「好啊,你洗一下蔥吧。」

送黎殊嫻走的時候,把剩下沒動的菜給打包了。

「你吃的時候放在微波爐里加熱一下就行了。」寧開陽邊走邊叮囑道。

「好,明天我終於可以不吃食堂了,方便是方便,但味兒永遠是那個味兒。」黎殊嫻抱怨道。

「你哪天想換口味,想吃什麼就給我打電話,反正我現在閑,想吃什麼都給你做,佛跳牆都沒問題。」寧開陽拍着胸脯給出承諾。

黎殊嫻徹底被自己閨蜜的廚藝折服,「行,那我就不客氣了。」

寧開陽把人送到地下車場,把東西擱在副駕駛座上,「路上小心點。」

黎殊嫻扣好安全帶,「知道了,你要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

等黎殊嫻的車開出停車場,寧開陽才乘電梯上樓。

電梯到一樓的時候,有人要上樓。

正在看手機的寧開陽看了一下進來的人。

是個男人,手裡提着東西,聞味道應該是吃得。

他長得挺高的,穿着一身黑色衛衣,他人有些瘦,衛衣顯得空曠。他把衛衣後的衛衣戴在頭上,低着頭,寧開陽看不到他具體的樣貌。

男人進來後,沒有按電梯樓層,不知道是要跟她去同一層,還是其他原因。

他走到跟寧開陽並排的另一個角落裡,低着頭。

大半夜跟一個男人在密閉的電梯里,寧開陽有些緊張,她手指划著手機屏幕,但眼睛時刻注意着旁邊,腦子裡閃現曾經看過「電梯驚魂」等的類似視頻。

她換了防禦性站姿,手機按了個110,一旦男人有異常動作,立即撥出去。

電梯里安靜地嚇人,寧開陽內心每一秒都很煎熬。

我靠,這電梯怎麼這麼慢啊。

在寧開陽千呼萬喚中,12樓終於到了。

「嘀。」電梯門一開,寧開陽立即衝出去,遠離了電梯後,她放慢腳步,眼睛隱晦地朝後面瞟了瞟,看人有沒有跟在她後面。

那男人出電梯後,沒跟着寧開陽,朝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個小區是一梯兩戶的,男人開門進去後,寧開陽才快速打開家門。

門一開,她打開燈,靠在門上深吸了幾口氣。

原來是鄰居,嚇死她了。

雖然這裡是高檔小區,安全性高,但她一個女孩獨居還是有點安全隱患,明天她得去買點男士用品擺在家裡。

姜離白把買好的宵夜放在桌子上。

坐着打開飯盒,他想到剛剛在電梯里遇到的姑娘,手頓了一下,看來以後他有鄰居了,希望是個不搞事的人。

打開飯盒,開始吃買來的蛋炒飯。

第一口就讓姜離白放下筷子,皺眉。

太難吃了。

但又餓。

三秒過後,姜離白認命地拿起筷子,味同嚼蠟地往嘴裏塞。

不能浪費糧食。

下次一定再換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