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 《全本小說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 第7章_淺官小說
◈ 《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 第13章

《全本小說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 第7章

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江晚趙知行)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贊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嘆,只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出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第13章免費試讀濕透的衣裳貼在身上,雨水順着長發落下,趙知行草草收拾,換了衣裳就一頭扎進書房翻找了起來。
葉白王全換好衣裳匆匆趕來不敢多說,陪着一起翻了起來。
因着下雨,天亮了也是灰濛濛的,趙知行坐在桌前將時有翻閱痕迹的書籍扔下,淡漠看着寫在紙上的字跡,三江、閩南、百越,這三處城裡魚龍混雜,周遭的縣鎮村落人員流動更是複雜,倒是會選。
葉白低聲說道,「客山祭祀要尋宋氏,他們族人眾多又廣布百越,可以讓他派人摸查。」
趙知行微微點頭,「百越族群聚居是個問題,一旦有事太過齊心。」
葉白眉眼低垂,「那我們這次?」
趙知行淡漠開口,「他什麼要求?」
「只要宋氏,他說宋氏對他們客山一族很是重要。」
趙知行略一思索,點頭應下,「若找到,人給他。」
垂目看了眼紙上的名字,淡漠從桌下取出黑金令牌吩咐,「你帶我的令牌去閩南,那裡的駐軍將軍是我同袍,閩南知府也是我至交好友,讓他們幫你尋人。」
葉白接過,猶豫着問,「屬下以什麼名頭?」
趙知行冷冷地看向他,「重犯。」
葉白瞥了眼沉默的王全,見他張嘴又合上,點頭應下就要走,臨出門被趙知行叫住,鬆了口氣轉身。
「王府竊賊,去吧。」
葉白抱拳,大步離去。
趙知行起身理了下衣襟,「本王進宮一趟,你準備東西,隨我去趟三江。」
王全彎腰應下,看他出門,匆匆去收拾東西。
皇宮。
聽完趙知行的話,元景帝擰眉重複道,「太過傷心所以去三江尋美人?」
見他點頭,從桌上拿起奏摺砸了過去,趙知行退了一步,任奏摺落在地上,不滿說道,「沉溺已逝之人您不滿,如今兒臣想通了,想去外頭尋美人您為何又不滿?」
元景帝雖不知他想做什麼,可卻知道他的性子同自己一模一樣,甚至有過之無不及,自己送的美人被他攔着連王府大門都沒進,如今突然轉性,怎麼可能這麼簡單,「你若真的想納人,京城的女子不夠你挑?
還非得去三江?」
趙知行風流一笑,桃花眼波光粼粼,「久聞三江的風月樓比之江南要更上一層,兒臣神往已久,想去看看。」
元景帝看着他的眼睛,心頭微頓,又落到他的臉上,深吸口氣皺着眉讓他滾,又不甚放心地吩咐他帶足人手。
趙知行笑着應下,撿起奏摺放到龍案,「父皇消消氣,說不準兒臣此番回來能給你帶個大胖孫子回來。」
元景帝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頭也沒抬地批着奏摺。
趙知行轉身出門,面色瞬間冷了下來,仰頭看着深深宮牆上方的灰濛天空,拒了小太監遞來的傘大步走入雨中。
見他離開,元景帝在桌上敲擊兩下,頭也不抬地沖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身後的人影說道,「你去……」頓了頓,又說,「算了,回去吧。」
到底年歲大了,給他們留點**才是。
廣恆城。
江晚澆完花聽到門外咪咪的叫聲,驚喜地打開門看去。
只見前幾日見過的三花貓蹲在對面咪咪叫着,見她出來起身湊近,不住舔着毛絨絨的嘴。
江晚蹲身撓了撓它的下巴,感受着溫暖輕笑,「秋心,把午間剩的糕點和生肉拿來,再倒點水。」
秋心圍着巾裙、甩着手上的水珠走出,見到她手下的貓,回廚房拿兩個巴掌大的木盤裝了食物和水走了出來,「這貓不知願不願意留下。」
江晚笑吟吟地看着三花貓大口吞咽,「無妨,多喂喂總會願意。」
摸了摸它背上乾枯毛躁的毛,輕聲哄道,「吃完給你洗個澡理理毛好不好?」
三花貓邊吃邊發出呼嚕嚕的聲音,江晚微仰頭對秋心說,「去燒點熱水吧。」
秋心應下,不多時端着一個木盆放在院中,又回房拿了皂角出來。
三花貓吃飽喝足,翹着尾巴跟在江晚身後,跳進木盆。
江晚挽起袖子認真給它洗凈,拿了塊毯子包住坐在涼亭跟它一起曬太陽。
秋心收拾完,回房拿了綉綳坐在不遠處開始繡花。
江晚看着她手下不停,不多時就綉出一朵栩栩如生的海棠,輕聲誇讚,「你這手當真是巧。」
秋心抿唇輕笑,害羞說道,「當不得姑娘這般誇讚,熟能生巧罷了,姑娘可有什麼想做的?
奴婢綉完這塊帕子給你做。」
江晚心頭微動,思索着緩緩說,「我想要個娃娃,大概是頭大眼大,鼻小嘴小身子也小,然後穿黑衣。」
秋心聽完她的描述,微微擰眉,有些想像不來,「這般模樣豈不是怪物?」
江晚聞言,摸着三花貓微微濕潤的毛笑了,「你去拿紙筆來,我指點你畫。」
等她拿來紙筆,江晚摸着貓輕聲指點她畫圖樣,不時笑着搖頭,讓她重新擦掉重畫,來來回回許久才畫了出來。
看着紙上的大頭娃娃,秋心輕笑,「原來是這般模樣,姑娘先前的描述當真讓人摸不着頭腦。」
側目看去,看見江晚眼中的眷戀,疑惑叫了聲,「姑娘?」
江晚眨了眨眼收起神色,看到她疑惑的眼神並未多說,只輕輕點頭,「嗯,畫的不錯,就照這圖樣做個兩尺的,裡頭用棉花塞鼓。」
秋心應下,收起紙筆擦凈手繼續綉着。
江晚摸着懷中的貓,神色放空。
在建武時,自己原是有一隻貓的,爹救趙知行的時候,不知他貓毛過敏,令他傷上加傷,後來回京的船上,自己抱着貓在船尾,不知為何它突然應激跳入河中,雖然趙知行及時撈了上來,可依舊沒能救回,反倒趙知行因着過敏在船上躺了一路。
懷中的三花貓咪咪叫着,江晚回神看去,它輕巧跳下走到院門繞了幾圈。
秋心側目看去,「這是要走了?」
江晚起身打開院門放它離開,目送它消失在橘紅夕陽下,輕笑着關門,「這貓下次來也不知是何時,我看它那肚子最多再有半月就要生了。」
秋心不懂這些,只輕笑着說,「許是下次再見是帶着一群小貓來找姑娘討食。」
江晚想了想那個畫面,覺得也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