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江晚北上

第6章 江晚北上(2)

排比我當初設想的要好。」

他撓了下頭,有些羞澀,「姑娘已經思慮的足夠周全,我沒動什麼心思,當不起誇讚。」

江晚輕笑,瞥了眼外面說道,「我看這巷子似是無人居住?」

陳有水低聲說,「我買下這處沒多久,附近兩條巷子都賣了,還想抬價買這宅子,被我拒了,聽說是個大人物買的,不過這些年只偶有工匠進出,沒見過主家。」

江晚輕笑,「倒是陰差陽錯幫我們遮掩了許多。」

宋媽媽也笑了起來,「夜深了,歇息吧,明日咱們回家。」

起身各自回房。

江晚原本覺得疲憊,等真的要歇了,卻又精神起來,她披着外衣走近窗前,月光映得地面慘白,仰頭看去,月正圓。

京城。

葉白大步走進軍營,湊近趙知行低聲說,「人找到了,在瑞王府附近,看他們的意思,是想對瑞王動手。」

趙知行原本擰着的眉眼瞬間平坦,滿不在乎地看着文書,「可有人盯着?」

葉白垂目,「安頓過了,亂來會按下,沖瑞王府就先看着。」

他應了聲,抬筆寫了個允字,才緩緩說道,「既已安排妥當,你去城東買一份面來吧,正巧餓了。」

說著摸向腰間卻發現空空如也,垂目思索了會兒才想起錢袋給了宋媽媽,想到混在其中的虎符,揉着眉心無奈吩咐,「罷了,你去趟廣陵找宋氏,就說我有物件在她那裡。」

葉白領命,又低聲問,「瑞王那處?」

趙知行起身,緩步往外走去,「本王親自去一趟。」

葉白抱拳,快步離去。

趙知行也點了隊兵往京城走去,看似急行,實則晃晃悠悠過了許久才抵達瑞王府附近。

剛走進瑞王府的街道就聽到幾聲悶響,趙知行淡漠看着不遠處的幾縷黑煙升起才說道,「還不快去瑞王府救火。」

等到了府門,他才面無表情地下馬,負手看着,火光在他臉上不斷跳躍。

瑞王衣衫不整地沖了出來,見他微仰着頭,大聲罵道,「趙知行,你是不是故意的?」

他正專心看着瑞王府內的火災,聞言瞥了眼瑞王,「弟弟聽不懂大哥在說什麼。」

瑞王更加憤怒,又想罵什麼,被追趕出來的瑞王妃拉住,給他披上外衣才看向趙知行,「王爺,五弟也不是故意的,弟妹新喪,他應當是心裏難受才走的慢了些。」

趙知行負在背後的手輕握,冰冷地掃了她一眼,繃著臉一言不發。

可他到底是戰場上廝殺過得人,冰冷一眼就看得瑞王妃心頭直跳,瑞王見她面色不好,拍了拍她的肩讓她回去,自己則笑着將手搭在趙知行肩上,「弟妹去了我這當哥哥的……」

話音未落,腹部劇痛。

他忍下口中的血腥味抬眼,趙知行也側目看來,「大哥,大嫂當年欺她年幼,今日姑且算還了,可你若再多話,你我之間的賬就重新清算吧。」

瑞王想到當年事後他追着自己請教了整整一年武藝,心頭一寒不再多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