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成親後,落魄夫君搖身一變成了王爺 第6章 江晚北上_淺官小說
◈ 第5章 江晚趙知行封城

第6章 江晚北上

宋媽媽提着行囊要走,想到錢袋打開看了眼,見銀子上都有王府的標誌,無奈搖頭,瞥見最下方有異物,倒出一半想要看清,又猛地扔了進去原樣放好。

她心思直轉,只覺棘手,未免夜長夢多,定然是不能等王爺清醒再去見他,還需儘快離開京城才是,錢袋也定然是不能帶走的,否則引火燒身,自己被懷疑就罷了,連累王妃功虧一簣才是大事。

她略一猶豫,背着行囊去找王全。

王全放下毛筆接過錢袋,仔細一看是王爺之物,皺眉問道,「這東西?」

宋媽媽盯着錢袋,低聲說道,「王爺順手給的,還請總管等人清醒代為交還。」

王全聽是王爺給的,就想塞給她,「既是王爺給的,就沒有收回的道理。」

宋媽媽退開,看他面露狐疑,低聲解釋,「王爺酒醉不清醒,多給了東西,勞煩您代為交還了。」

王全聽她這麼說,雖然疑惑卻不再糾結,收起錢袋問她,「宋媽媽這是準備回鄉?沒記錯你是廣陵人士?」

宋媽媽捏着手應下,王全說,「那裡有王府的產業,若有什麼困難,去尋掌柜就是。」

宋媽媽點頭,同他告辭後轉身離開,王全嘆息着繼續忙碌。

沒過多久,軍營突然有人前來,歐顏司夜辰說要求見王爺。

趙知行迷迷糊糊被叫醒,聽說事態嚴重,草草收拾就走,餘光瞥見王全走近似是有事要稟,擺了擺手讓等自己回來再說,帶着侍衛快速離去。

王全目送他離開,收好錢袋吩咐人來收拾殘局。

宋媽媽回了租的宅子,鎖好門走近房中,見江晚動來動去不由奇怪,「王妃這是?」

江晚揉着手腕隨意說道,「鍛煉下身體,當初報上去的名字是什麼?」

宋媽媽低聲說,「葉寧,奴婢名葉芳,是您的姑母,陳有水是我兒子,您表弟。」

江晚記下名字,柔聲說道,「既然如此您也別叫我王妃了,叫我名字就是。」

宋媽媽點頭,放下行囊去換衣裳。

江晚看着院中的水缸垂目沉思,他們三人的身份都是前年北地大旱後,官府重新登記人員時報上去的,天災之後流民眾多,葉姓又是北地大姓,自然無法查證。

宋媽媽的兒子更是在大旱後就生活在蒼梧地界的清河縣,應當毫無漏洞才是,可她總覺得不甚安心。

收回飄遠的思緒,她起身將早先準備好的銀票貼身放好,又將整塊金銀包在衣服中層層裹好,最後用荷包裝好碎銀放在袖中,出門對着水面開始化妝。

二人趕在午時到了城門排隊,準備前往渡口走水路先去三江。

江晚如尋常女子般用粗布遮了半面,站在人群中排隊,露出的眉眼縱然宋媽媽常見她都有些認不出,不由暗暗誇讚她的手藝。

宋媽媽也用粗布遮着臉,眉眼低垂着站在她身後,緩慢跟着隊伍前行。

等二人終於出城,江晚鬆了口氣,同宋媽媽對視一眼,上了城門外的驢車。

剛晃晃悠悠地出發,一隊鐵騎從遠處疾馳而來,為首的一人舉着金色里令牌揚聲高呼,「奉端王之命,封城。」

江晚皺着眉側目看去,安撫地握住宋媽媽顫抖的手。

守城軍已經拉起護欄擋住還未出城的百姓,厲聲將人轟了回去,已經出了城門的百姓四散逃離,生怕被拉回去。

那拉車人見勢不妙,也不再拖延想着多拉人,鞭子一揮趕着車快速離開。

不多時到了渡口,遠遠見一隊兵士正在查驗,拉車人便不走了,直說怕惹事。

幾人無奈,只得下車快步往渡口走去。

官兵見到婦人簡單查驗就揮手讓她們離開,見到壯年男子卻盤查的格外仔細,連手都要檢查一遍。

二人進船艙一看,大多都是婦人,對視一眼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閉目打盹。

船艙內又陸陸續續進了些人,許是被外頭的陣仗嚇到,都安靜坐着不敢說話。

又過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靠近,留着絡腮鬍的粗壯大漢進來,瞪着眼在船艙內仔細巡視一圈,直看的人心惶惶才揚聲放行。

木船悠悠出發,江晚從拳頭大小的通風口往外看去,在烏泱泱的人群中精準看到趙知行,只見他一身黑衣負手而立,面色蒼白瘦削,直視前方同身側的幾位將領說話。

江晚沉默着看他遠去,直至消失在河面才面無表情地坐正。

船艙內的眾人已經說起閑話,聲音低沉繁雜,令人昏昏欲睡又心煩難耐。

宋媽媽看她神色不好,猶豫着湊近她輕聲問道,「你二人素來恩愛,為何?」

江晚垂目低聲說,「我不想困在後院與女子爭奇鬥豔,更不想心生嫉妒變得面目可憎兩看相厭,如此結局就很好,回想起對方也不會互相唾罵。」

她微揚起頭輕笑,日光照在她側臉顯得格外溫柔,「如今大盛海河晏清,風調雨順,我想着等安穩了就去各處走走,若有機會,去海外瞧瞧。」

宋媽媽想到那些後宅陰私,雖然覺得遺憾,可如此也好,輕聲嘆氣,「我陪你去。」

江晚笑着應下。

最後上來的婦人突然用不高不低的聲音說,「你們可知為何這麼大陣仗?」

見眾人好奇地看向她,她擼起袖子露出手臂,泛紅的臉上帶着得意。

「有士兵從軍營逃了。」她說完,聽着眾人的驚呼聲滿意笑了,「這幾日在外走動的,可是有的麻煩哩。」

江晚聽她說完,心知不止是逃兵,只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需要封城這般如此嚴重。

岸邊的百姓已經盡數離開,只余為數不多的官兵。

趙知行負手看着水面,聽到細微腳步沉聲問道,「找到了?」

來人是他的親衛葉白,最擅尋人,一早就被他派往城中查探。

葉白一板一眼地抱拳行禮,才恭敬回復,「暫未,可以確定人在京城。」

他抬眼看向木船遠去的方向,盡頭只餘一個細小黑點。

眨了下酸澀的眼,淡漠開口,「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來,帶走三斤黑火藥,藏不住的。」

葉白應下,抱拳行禮後大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