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江晚趙知行封城

第5章 江晚趙知行封城(2)

地出發,一隊鐵騎從遠處疾馳而來,為首的一人舉着金色里令牌揚聲高呼,「奉端王之命,封城。」

江晚皺着眉側目看去,安撫地握住宋媽媽顫抖的手。

守城軍已經拉起護欄擋住還未出城的百姓,厲聲將人轟了回去,已經出了城門的百姓四散逃離,生怕被拉回去。

那拉車人見勢不妙,也不再拖延想着多拉人,鞭子一揮趕着車快速離開。

不多時到了渡口,遠遠見一隊兵士正在查驗,拉車人便不走了,直說怕惹事。

幾人無奈,只得下車快步往渡口走去。

官兵見到婦人簡單查驗就揮手讓她們離開,見到壯年男子卻盤查的格外仔細,連手都要檢查一遍。

二人進船艙一看,大多都是婦人,對視一眼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閉目打盹。

船艙內又陸陸續續進了些人,許是被外頭的陣仗嚇到,都安靜坐着不敢說話。

又過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靠近,留着絡腮鬍的粗壯大漢進來,瞪着眼在船艙內仔細巡視一圈,直看的人心惶惶才揚聲放行。

木船悠悠出發,江晚從拳頭大小的通風口往外看去,在烏泱泱的人群中精準看到趙知行,只見他一身黑衣負手而立,面色蒼白瘦削,直視前方同身側的幾位將領說話。

江晚沉默着看他遠去,直至消失在河面才面無表情地坐正。

船艙內的眾人已經說起閑話,聲音低沉繁雜,令人昏昏欲睡又心煩難耐。

宋媽媽看她神色不好,猶豫着湊近她輕聲問道,「你二人素來恩愛,為何?」

江晚垂目低聲說,「我不想困在後院與女子爭奇鬥豔,更不想心生嫉妒變得面目可憎兩看相厭,如此結局就很好,回想起對方也不會互相唾罵。」

她微揚起頭輕笑,日光照在她側臉顯得格外溫柔,「如今大盛海河晏清,風調雨順,我想着等安穩了就去各處走走,若有機會,去海外瞧瞧。」

宋媽媽想到那些後宅陰私,雖然覺得遺憾,可如此也好,輕聲嘆氣,「我陪你去。」

江晚笑着應下。

最後上來的婦人突然用不高不低的聲音說,「你們可知為何這麼大陣仗?」

見眾人好奇地看向她,她擼起袖子露出手臂,泛紅的臉上帶着得意。

「有士兵從軍營逃了。」她說完,聽着眾人的驚呼聲滿意笑了,「這幾日在外走動的,可是有的麻煩哩。」

江晚聽她說完,心知不止是逃兵,只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需要封城這般如此嚴重。

岸邊的百姓已經盡數離開,只余為數不多的官兵。

趙知行負手看着水面,聽到細微腳步沉聲問道,「找到了?」

來人是他的親衛葉白,最擅尋人,一早就被他派往城中查探。

葉白一板一眼地抱拳行禮,才恭敬回復,「暫未,可以確定人在京城。」

他抬眼看向木船遠去的方向,盡頭只餘一個細小黑點。

眨了下酸澀的眼,淡漠開口,「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來,帶走三斤黑火藥,藏不住的。」

葉白應下,抱拳行禮後大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