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江晚趙知行穿書

第3章 江晚趙知行節哀

趙知行過了許久才帶着滿身水汽出來,江晚已經換上寢衣半躺在榻上看着書。

不滿地按着她又親了會兒,才啞着嗓子將她環在懷中,「看的什麼書?」

江晚笑着給他看,「書肆新出的一本遊記,講了許多新奇故事,你瞧,這裡記載着他在閩南見過番邦人,藍眼睛黃頭髮,當真奇怪,若有機會定然要去瞧瞧才是。」

趙知行摟着她腰的手緊了緊,「日後我陪你去。」

江晚笑了笑,不動聲色地在閩南停留了許久。

趙知行陪她看了會兒,才低聲說,「林雪瑤是我副將的妹妹,也是他唯一的親人,之前幸虧他拚死擋了一箭,否則死的就是我,回來的路上我問過,她不想嫁與旁人,只想跟着我,所以我想回頭挑個吉日將她納了,你意下如何?」

江晚輕笑着應下,「好啊。」

趙知行總覺得她不該這般痛快答應,垂目看她,卻發現她面色如常,不禁捏着她的下巴親了一口,「你為何不拒絕。」

江晚將書放下,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是皇子,後院本就不可能只我一人,每進一個人都要吃醋,我該如何自處。」

趙知行聽她說的坦蕩,這才放過她,溫暖的大手搭在她冰冷的小腹上,低聲保證,「你同她們不一樣。」

江晚輕哼一聲,就想睡覺,趙知行盯着她的側臉看了許久,直盯得她惱怒看來,才將她摟在懷中沉沉睡去。

江晚聽着他逐漸平穩的呼吸,合上雙眼卻毫無睡意。

前世車禍去世後,她以為自己是穿回了一個架空王朝,所以在江父託孤後,並未多想跟他成親了。

直到三年前趙知行出征,她才猛然想起曾經匆匆看過的那本狗血宮斗小說,那個abc佳麗的帝王和他嬌軟柔弱的皇后,以及那個一筆帶過的,在帝王還未登基就落水溺亡的早逝元配。

在大盛王朝生活了太多年,她早已記不清那本狗血小說細節,絞盡腦汁也只想起了開頭。

還是端王的帝王大勝歸來,也帶回了他命中的嬌妻,原本不確定的,今日已親眼見證。

她有些遺憾地瞥了眼趙知行,性子好,模樣好,拋開身份地位,自身能力也不差,文治武功皆拿得出手,對她也尊重,是這世道不錯的依靠。

可惜她在這裡生活二十來年,依舊有那平等自由的記憶,做不到同別的女子共享丈夫,想到日後要面對那些女人和她們的孩子,只覺窒息。

何況,她合上眼,按下心中不切實際的煩悶,這吃人的世道跟高官貴族求真心,未免太過可笑。

正想着,感到胸口發悶,知曉是藥效開始發作,她擰着眉忍耐過一波,思索着想了千萬次的逃離路線陷入沉睡。

次日起身,趙知行看她面色不好,低聲問她,「不舒服?」

江晚搖頭,提了提精神,「沒什麼大礙。」

趙知行應聲,洗漱後看着對鏡梳妝的她輕笑,「友人約我去廣福樓一聚,可要一起?」

江晚摸了下髮髻,柔聲拒絕,「今日要同那幾家布莊對賬,你去吧。」

趙知行看着她紅潤的唇,湊上去廝磨一陣,才心滿意足地要走,剛轉身就被江晚拉住,笑着用濕帕子擦去他唇上的口脂,「王爺若這般出門,明日你的風流名聲就得傳遍京城。」

趙知行聞言,想到成親時自己除了休假還請了半月,眼神微沉,「總歸也不是第一次了,無妨。」

江晚也想到了他前些年的荒唐,面上一紅,抵着他的肩將人推開,自顧自地起身往外走去,「臣妾還要臉呢。」

趙知行見她羞澀,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江晚在書房看着布莊的賬本,突然想到林雪瑤來時只帶了為數不多的行李,低聲吩咐湘竹去給她置辦衣裳首飾,又讓墨竹去看看她院里缺什麼,順便撥了兩個剛進府的小丫鬟讓她一併帶去。

她見人離開,從一本遊記中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線路再次檢查,隨後將紙點燃燒毀,順手將遊記關於百越的幾頁簡單做出新的翻閱痕迹。

放回原位時,看到旁邊他贈與自己的手札,輕輕摸了下,取出旁邊的輿圖,快速翻看着之前做出的模糊痕迹,確定毫無漏洞,她垂目坐回原地,思索着一旦假死敗露,這些煙霧彈夠不夠迷惑他。

閩南、百越、三江這三處她都留了或多或少的線索,三江雖離京城不遠,卻因着三江匯聚,水路四通八達,向來人多雜亂;閩南則是大盛王朝唯一對外的關口,若真出海,天高海闊莫說尋人,便是歸來都難;至於百越,臣服大盛不過百年,文化習俗有所交融,可依舊排外,而且每逢九月瘴氣封山,年節後才逐漸消散。

她心不在焉地翻着賬冊,這三處城鎮尋人都需要大費周章,以他如今的勢力,應當起碼需要三年,屆時他再不甘心,皇上也會出手攔人。

何況,她垂目收起賬冊,換了一本繼續看着,他不一定會發現自己詐死,過個一年半載,新人換舊人,只是一個早逝的王妃,若干年後有人記得上柱香就不錯了,又有誰會去打開墓室查看。

入夜。

趙知行帶着滿身酒氣歸來,江晚已經睡下。

他神色溫柔地摸了下她的側臉,轉身去洗漱,不久帶着滿身水汽出來,動作輕柔地將她摟入懷中,感到她不適地擰眉,換了個姿勢,卻依舊將人困在懷中,見她不再掙扎,才抵着她的額蹭了蹭,沉沉入睡。

江晚只覺面上瘙癢,揮了揮手翻身繼續要睡,卻聽到趙知行的笑聲,她迷迷糊糊睜眼,入目是紋理漂亮的肌膚,她吞了下口水,只覺他的皮相完美,旋即暗暗搖頭,美色誤人。

「什麼時辰了?」

趙知行見她鑽入懷中,輕笑着抬了下手臂,擁着她半坐起。

輕咳一聲打斷思緒,免得折騰自己,低聲說道,「快巳時了。」

江晚一驚,就要起身,「今日還要查看首飾鋪子的賬。」

趙知行摟着她的腰攔住,「我讓王全去了,再陪我躺會兒。」

江晚聽他安排王公公去查賬,也不再擔心,舒服地躺了回去,有一搭沒一搭地同他聊着,直到日上三竿才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