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江晚趙知行穿書

第2章 江晚趙知行穿書(2)

,你去吧。」

趙知行看着她紅潤的唇,湊上去廝磨一陣,才心滿意足地要走,剛轉身就被江晚拉住,笑着用濕帕子擦去他唇上的口脂,「王爺若這般出門,明日你的風流名聲就得傳遍京城。」

趙知行聞言,想到成親時自己除了休假還請了半月,眼神微沉,「總歸也不是第一次了,無妨。」

江晚也想到了他前些年的荒唐,面上一紅,抵着他的肩將人推開,自顧自地起身往外走去,「臣妾還要臉呢。」

趙知行見她羞澀,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江晚在書房看着布莊的賬本,突然想到林雪瑤來時只帶了為數不多的行李,低聲吩咐湘竹去給她置辦衣裳首飾,又讓墨竹去看看她院里缺什麼,順便撥了兩個剛進府的小丫鬟讓她一併帶去。

她見人離開,從一本遊記中取出早就準備好的線路再次檢查,隨後將紙點燃燒毀,順手將遊記關於百越的幾頁簡單做出新的翻閱痕迹。

放回原位時,看到旁邊他贈與自己的手札,輕輕摸了下,取出旁邊的輿圖,快速翻看着之前做出的模糊痕迹,確定毫無漏洞,她垂目坐回原地,思索着一旦假死敗露,這些煙霧彈夠不夠迷惑他。

閩南、百越、三江這三處她都留了或多或少的線索,三江雖離京城不遠,卻因着三江匯聚,水路四通八達,向來人多雜亂;閩南則是大盛王朝唯一對外的關口,若真出海,天高海闊莫說尋人,便是歸來都難;至於百越,臣服大盛不過百年,文化習俗有所交融,可依舊排外,而且每逢九月瘴氣封山,年節後才逐漸消散。

她心不在焉地翻着賬冊,這三處城鎮尋人都需要大費周章,以他如今的勢力,應當起碼需要三年,屆時他再不甘心,皇上也會出手攔人。

何況,她垂目收起賬冊,換了一本繼續看着,他不一定會發現自己詐死,過個一年半載,新人換舊人,只是一個早逝的王妃,若干年後有人記得上柱香就不錯了,又有誰會去打開墓室查看。

入夜。

趙知行帶着滿身酒氣歸來,江晚已經睡下。

他神色溫柔地摸了下她的側臉,轉身去洗漱,不久帶着滿身水汽出來,動作輕柔地將她摟入懷中,感到她不適地擰眉,換了個姿勢,卻依舊將人困在懷中,見她不再掙扎,才抵着她的額蹭了蹭,沉沉入睡。

江晚只覺面上瘙癢,揮了揮手翻身繼續要睡,卻聽到趙知行的笑聲,她迷迷糊糊睜眼,入目是紋理漂亮的肌膚,她吞了下口水,只覺他的皮相完美,旋即暗暗搖頭,美色誤人。

「什麼時辰了?」

趙知行見她鑽入懷中,輕笑着抬了下手臂,擁着她半坐起。

輕咳一聲打斷思緒,免得折騰自己,低聲說道,「快巳時了。」

江晚一驚,就要起身,「今日還要查看首飾鋪子的賬。」

趙知行摟着她的腰攔住,「我讓王全去了,再陪我躺會兒。」

江晚聽他安排王公公去查賬,也不再擔心,舒服地躺了回去,有一搭沒一搭地同他聊着,直到日上三竿才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