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江晚趙知行回家

第1章 江晚趙知行回家(2)

聲安排幾人去收拾院子,又吩咐人去拿馬車的行李。

緩步進了後院,一個丫鬟碎步前來,說是已經收拾房間出來,可以歇息。

江晚看向林雪瑤,見她眼底滿是隱晦的不安,柔聲安撫,「你一路奔波辛苦了,先去歇歇吧,晚上一起用膳。」

林雪瑤點頭跟着丫鬟離開。

湘竹見左右除了她與墨竹皆無人,低聲說,「王妃,王爺不會想納這位姑娘吧?」

墨竹擰了下眉,覺得她話語不妥,張唇想說什麼,又見江晚神色疲憊,抿唇沉默。

江晚並未回答,只吩咐湘竹去請小廚房的宋媽媽做碗杏仁酪。

回正院坐了會兒,她估摸着時間,吩咐墨竹去倉庫取匹壓在深處的錦緞,說要給王爺做身新衣。

眼見房中無人,她打開首飾盒,從最深處取出根做工精緻的銀簪,簪身平平無奇,只簪頭是一個含苞待放的花朵模樣。

她不知怎麼撥動幾下,花朵下方突然打開,米粒大小的藥丸滾了出來,她將葯收在指縫藏起,又將簪子仔細歸位,坐回窗前沉默看着窗外的紫薇樹。

那是六年前她及笄時,趙知行親手種在她院中的,後來成婚,他橫豎看不順眼空蕩蕩的院子,索性將正院棄用,和她一起搬到當初暫住的院中。

春日日頭還不算毒辣,可移植半成年的紫薇樹依舊費了不少力氣,等收拾停當,趙知行已是滿頭大汗。

她笑盈盈地給他遞上帕子,趙知行卻沒接,只笑着伸頭過去。

江晚笑着地替他擦去額間的汗,準備擦手時,趙知行躲了下,「有泥,別髒了你的手。」

說完,從她手中取過帕子,仔細擦凈,這才拉着她並肩坐在廊下看新栽下的紫薇樹,「這樹再有五年就能長成,到時在樹下搭個鞦韆架給你玩,民間傳聞紫薇樹也叫情深樹,日後我會陪着你,護你一生順遂。」

宋媽媽走進打斷她回憶,將端着的杏仁酪放在桌上,「王妃,請用。」

江晚收回目光吃了一口擰眉,側目吩咐湘竹,「淡了,拿去添點糖。」

眼見湘竹消失在門口,她攤開手給宋媽媽看掌中的藥丸,垂目低聲說,「我要離開。」

宋媽媽瞥了眼她細嫩的掌心,低聲說,「這葯一吃,可就沒有迴旋餘地了。」

江晚毫不猶豫地吞下,看着空蕩的門外低聲說,「就按曾經商議好的辦。」

宋媽媽見她乾脆,收起疑惑的神色垂目,「放心,定然不會有人起疑。」

江晚笑了笑,看向窗外盛開的紫藤花樹。

趙知行入夜才歸,見林雪瑤也在有些意外,旋即也不在意地坐下吃了起來。

用過膳,他隨意安頓了幾句,就打發了林雪瑤,然後拉着江晚往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