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這….這是他那個冷漠寡淡的小叔叔?

裴星澤的大腦宕機了幾秒,重新啟動後,笑意爬上眉眼。

莫非….小叔叔真喜歡自己喜歡到了心底,所以愛屋及烏的對楚梔柔也給好臉色?

還是說,小叔叔覺得楚梔柔還可以,勉強能配得上自己?

不管是哪個,裴星澤都很開心,輕輕碰了下楚梔柔的肘關節,「梔柔,快跟小叔叔打招呼。」

楚梔柔粉唇輕輕抿着,抬眸看人時,那雙眸子水澈靈動,瞳仁是淺棕色的,窗邊的陽光漾進她瞳孔,模糊了瞳孔和瞳仁的界限,說不出的好看。

裴言澈微不可察的彎了唇角,看着她慢慢抬手,把手送入自己的掌心。

小姑娘的手又小又軟,因為緊張,指關節還泛着淡淡的粉,裴言澈沒敢多加打量,不動聲色的握緊,上下晃動了幾下,旋即紳士的鬆開。

沒有任何令人不舒服的舉動,一切都是規規矩矩的。

裴星澤看楚梔柔愣在原地不說話,聲音帶上了些許厲色,「梔柔,你叫人啊!」

好不容易小叔叔看在他面子上對她有點好臉色,跟她主動打招呼,她還拎不清,端着架子只肯握下手,連人都沒叫。

萬一小叔叔因此生氣了怎麼辦?!

從進來開始,楚梔柔的注意力就沒放在過裴星澤身上,聽到他拔高音量類似於命令的話,她第一反應就是不悅。

她承認這次機會有裴星澤從中斡旋的功勞,但這並不代表她就要承受他的壞脾氣,或者說對他言聽計從。

「裴星澤,沒你事了,你先出去。」

楚梔柔正猶豫着要不要開口叫人,裴言澈就開腔了。

裴星澤眼睛睜的很大,「小叔叔?你是要我出去嗎?」

「對。」裴言澈毫無壓力的承認,「我要給這位小同學解答問題,你在這嘰嘰喳喳不停,覺得合適?」

「那我安靜點?」

裴言澈冷臉:「出去。」

「哦….哦好。」裴星澤本來就怕他,他不苟言笑施加威壓在自己身上的時候,裴星澤甚至隱隱感覺到了煞氣,應下後的他一秒都沒猶豫,立馬出了裴言澈的休息室,走時還不忘貼心的把門帶上。

休息室只剩了裴言澈和楚梔柔兩人

現在適逢正午,窗戶里透進來的陽光刺眼無比,是人看一眼就會感到炎熱的程度,偏偏裴言澈天生自帶冷感,模樣矜貴的站在陽光下時,楚梔柔竟突兀的認為這樣的他很溫柔。

她怔松在原地,打量的目光不加掩飾的落在裴言澈身上。

從深邃含情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樑,再往下到他微微揚起的唇瓣,不自覺的,楚梔柔的目光還在往下,最後停在他凸起的喉結上。

夢中被封存的記憶破土而出。

在夢中,他不似這般清冷寡慾,重欲的很,一次又一次的折騰自己,有次自己實在是被他孟浪的行為弄的臉紅耳赤,反抗着勾着他脖子一口咬在了他的喉結上。

悶哼一聲之後,換來的是更重的力道。

她還記得他笑着揶揄。

他說:「小貓會咬人啊~」

調子拖的又懶又長,音色暗啞藏欲。

「梔柔,我能這麼叫你嗎?」裴言澈低沉的嗓音盤旋在楚梔柔的頭頂,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和她之間的距離不斷的拉近,現在這距離不過三拳而已,全然小於合適的社交距離。

楚梔柔連連向後退了兩步,夢中讓人臉紅耳赤的場景攪的她心神不寧,她蜷着指尖,吶吶的說,「可….可以的。」

「裴…..裴…..」裴言澈就這麼饒有興味的挑眉,順帶低眸看着到他胸口的女孩,支支吾吾的想稱呼,想的臉蛋紅撲撲的。

「裴老師。」

「嗯?」

楚梔柔不敢抬眼看他,紅着臉蛋略顯局促的徵求意見,「你是我們學校的客座教授,我叫你裴老師可以嗎?」

裴言澈特別好說話,「可以。」

「裴老師。」楚梔柔一回生二回熟,叫了第一次就沒那麼拗口了,「我這裡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

「嗯,那我們坐沙發上,我給你講。」

楚梔柔彎了彎唇,「好。」

沙發靠窗,小姑娘又走在他前面,自然就落座在了光影中。

小小的一隻,陽光落在她白皙的臉蛋上時,上面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細細的,白白的。

裴言澈略了幾眼就將視線定在了筆記本上,她的字圓乎乎的,畢恭畢敬的寫在本子上,跟人似的可愛。

「裴老師,這個問題………」

「你看…..」裴言澈從她手裡把簽字筆接過,指尖從楚梔柔指骨擦過時,他能很明顯的感受到,觸碰的那瞬,小姑娘的身子顫了顫,他面色不虞,低沉性感的嗓音幽幽的傳入楚梔柔耳中。

等把問題全部探討完已是大中午。

許是坐的久,楚梔柔左邊的臉蛋被陽光曬的有些發紅。

「謝謝裴老師。」小姑娘渾然未覺裴言澈細緻入微的打量,彎腰將茶几上的筆記本扣起來抱懷裡就想着要出去。

她嘴角掛着笑,站起身抬手跟裴言澈告別,「裴老師,那我先走了。」

「嗯。」裴言澈沒什麼理由能把她留下,只能大度的答應。

「吱嘎——」

門被打開,一直等在外面的裴星澤像是貓見了老鼠,也不管合不合適,把楚梔柔逼進了屋內,順帶還把門帶上了。

也不去跟她解釋,直愣愣的看向自己的小叔叔,調子里滿是得意,「小叔叔,快中午了,你跟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吧。」

「你們?」

裴星澤樂滋滋的回,「嗯,小叔叔也一起吧。」

他心思挺簡單的,便是自家小叔叔看起來挺喜歡楚梔柔的,但不一定會鬆口讓她做自己女朋友,甚至成為自己的未婚妻。

那這樣的話,他作為中間斡旋的人就需要給他們製造多一點的相處機會,讓小叔叔能看到梔柔的好從而鬆口。

裴言澈看了眼大大咧咧從不給小姑娘反駁機會的侄子,又看了眼垂着頭,懷抱着書本,指尖不停扣着書頁的姑娘,緩緩啟唇,

「食堂人太多了,不方便,我請你們去外面吃吧,梔柔,可以嗎?」

他沒問裴星澤的一意見,反而走近楚梔柔,彎腰弓背問她,給足了她應有的尊重。

「當然可以啊!」裴星澤急急的搶過話頭。

小叔叔什麼身份,自己都沒被他請過吃飯,楚梔柔更別說了,如今沾了他的光,能跟小叔叔一起吃頓飯,別提能有多開心,怎麼可能不願意?

「就普通的吃頓飯,就當裴老師請你的,行嗎?」

裴言澈放軟了語調,他知道眼前的姑娘敏感的很,特別抗拒所有一切外來的人或事物的靠近,她會給自己造就一個相對舒適的圈子,不輕易出來也不會輕易放人進去。

想要走近她,只能慢慢來,多相處就是第一步。

楚梔柔揪着筆記本的指尖愈發用力,他對於她來說是特殊的。

太特殊了。

楚梔柔完全做不到跟拒絕裴星澤那般果決,糾結片刻,她還是點了點頭,「謝謝裴老師。」

裴言澈嘴角翹了翹,「不客氣。」

裴星澤則是撇了嘴,愈發相信自己心中所想。

楚梔柔就是裝!欲拒還迎被她玩的如火純青,先是糾結,然後勉強答應,指不定心中樂成什麼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