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如果你需要賠償,可以到那裡的舞室找我,我可以負責,還有這是我的聯繫方式,真的很抱歉。」楚梔柔匆忙從布袋中掏出便簽,寫了一串數字遞給裴言澈。

她眼尾的粉還沒散去,低着頭再次道歉的模樣惹的人心軟。

還沒等裴言澈想到跟她搭話的內容,面前的女孩就匆忙側身出了咖啡店。

張特助看着她越行越遠的背影,唇瓣張合間是止不住的抱怨,「誒!這小女孩怎麼這樣啊?潑了人就這樣走了?嘴上說的好聽,最後打電話也不會接。」

「嘴不想要可以捐掉。」

裴言澈冷睨了他一眼,絲毫不在意自己腰間的污漬,甚至沒將西裝外套扣起來遮擋就這麼堂而皇之轉身出了咖啡館。

張特助不敢再多話,跟在裴言澈身後做着彙報行程的本職工作。

「總裁,這就是一整天的行程。」

他話音落下的瞬間,正好是裴言澈拿着咖啡放置在桌上的那刻。

時間掐的不多不少,剛剛好。

張特助有些得意,本來正經嚴肅的語氣摻了點歡脫,微微點頭,「總裁,那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去工作了。」

「稍等。」裴言澈將咖啡放正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繞過桌腳,矜貴淡漠的坐上了辦公椅,指骨曲着在黑色辦公桌上輕敲,「剛才那女孩的資料給我一份。」

張特助:「?」

他瞳孔驟然放大,「是….是剛才咖啡店的那位?」

總裁這麼大個人這麼小心眼的想要報復人家?

不至於吧…….

要真想報復應該當場就結束了。

所以…….看上人家了?

張特助自己都被腦海中大逆不道的想法嚇了一跳,連忙晃腦袋將其晃出去。

人小姑娘才上大學的樣子,跟裴家小少爺一般大,都能當人長輩的人,怎麼可能禽獸的看上?

「好的,總裁。」張特助雖然沒找到裴總這麼做的合適理由,但並不妨礙他照着他的指令辦事。

他能坐到總裁特助肯定是有一定能力在的,不出一小時,裴言澈黑色的辦公桌上就多了份藍色的文件夾,裏面是楚梔柔的所有資料。

裴言澈把送材料的張特助打發走,就滿臉柔情的翻開了小姑娘的生平。

十九歲,巨蟹座,今年剛大二,學的金融專業………..

裴言澈仔細的逐字逐句閱讀,那專註刻苦的模樣竟比簽上百億的合同還要嚴謹幾分。

他唇角帶笑的往下掃,看到情感經歷那一塊時,眼神驟然冷了下去。

文件上寫着:

從大一入學開始,裴星澤就在追求楚梔柔,現在交往漸密,或好事將近。

「好事將近?」他看着那幾個刺眼的字喃喃出聲,旋即陰刻涼薄的嘴毒道,「整理這文件的人是個蠢的。」

坐在外面兢兢業業的張特助:阿嚏——

裴言澈繼續往下翻閱,看着張特助為證明材料真實性所附上的幾張裴星澤拉扯小姑娘的照片,眸子沉的發黑。

而舞蹈室里的姑娘對此渾然不覺。

她表面風平浪靜的跳着舞,內心卻已是波濤洶湧,滿腦子都是自己抬眸對上他視線的那一幕。

他長得極高,一米八五上下,面容立體分明,眼眸深邃幽長,對視上的那瞬,楚梔柔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內心空掉一拍的心跳。

「老師…….」楚梔柔還發著愣,直到自己舞衣裙擺被一個奶呼呼的小女孩揪住,奶聲奶氣的喊,「漂亮姐姐。」

楚梔柔彎着眼眸蹲下,雙手停留在她胯側將她舞衣裙擺下拉,柔聲細語的道謝,「謝謝,你也很漂亮。」

那小女孩嘻嘻的笑,揪着楚梔柔的小胖手不肯放開,「姐姐,當嫂嫂。」

「啊?」楚梔柔圓圓的杏眼閃過一絲訝異,隨即被眼底的笑意所取代,捏了捏小姑娘軟乎乎的腮邊,「你才多大呀?就知道哥哥找女朋友了?」

「五歲啦!」小孩誠實的話語讓楚梔柔再次失笑。

被她這麼一攪和,楚梔柔的情緒明顯平穩了很多,兼職結束就換下舞衣準備回學校。

剛推開舞蹈室的大門,她視線就跟裴星澤接上了。

他貌似在舞蹈室門口等了挺久的,汗珠順着他下頜滾落,目不轉睛的看着她,楚梔柔也做不到視而不見,走過去打了聲招呼。

「梔柔,走吧,等你好久了,我請你吃飯去。」他笑容很大,絲毫沒把上午送早餐的不愉快放在心上。

但這並不代表楚梔柔會因為早上拒絕他早餐而產生愧疚,從而答應和他一起吃飯。

她往後退了一小步,乖軟的臉蛋客氣又疏離,「不用了,我回學校吃就行。」

裴星澤在原地怔愣了一瞬,臉上本就是強扯出來的笑意瞬間蕩然無存。

他被下了面子是不想來的,但舍友說女人就要哄着,尤其是這種自視清高的女孩。

他被舍友長篇大論說動了,想着要是能得到自己肖想了整整一學年的楚梔柔,丟這麼點面子還是值得的。

所以他窩在電腦椅上打了一小時遊戲就匆匆往舞蹈室門口趕了,等了將近十分鐘,人才慢悠悠的從裏面出來。

本想着請她吃頓飯,順便找機會來點肢體接觸,誰曾想飯都沒吃就被人拒絕了。

她再次將自己的面子往腳底下踩!

裴星澤看着它那張精緻的臉蛋,深吸幾口氣,服軟道,「我沒什麼別的意思,就覺得自己早上的行為欠妥當,想請你吃頓飯道歉。」

「不用道歉的。」楚梔柔抿抿唇,再次拒絕道,「裴星澤,你別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大學裏沒有談戀愛的打算。」

「我們可以先做朋友。」

楚梔柔細長的眉頭輕輕皺起,她不喜歡跟對自己有想法的人做朋友,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在吊著他,讓人很不喜歡。

她剛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裴星澤就好似有預感的搶先出聲,「那你回學校吧,我正好去旁邊找人,再見哈!」

話音落,裴星澤就揮手轉身走遠了,完全不給楚梔柔說話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