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落地窗前

女孩細小的手腕被男人握在掌心,反剪於落地窗上,冰涼的玻璃侵襲着她脊背的神經,她軟抬眸,就撞進了男人滿是欲色的眼。

他優越的下頜被灑進來的月光切割的分明,楚梔柔心跳如鼓,看着他一寸寸靠近,愈發炙熱的呼吸逡巡於兩人之間。

「唔……….」

含着酒氣的吻貼着唇瓣渡進自己口中,滾燙的大掌更是肆無忌憚落在側腰處,毫無分寸的往上移動。

楚梔柔被他吻的語不成調,破碎的單字溢出口,「你…你..喝醉了。」

「沒有。」

「就是想吻你。」

裴言澈半眯着眼眸,箍在她側腰的大掌穩穩將她托起,小小的人便像樹懶般掛在了自己身上,又大又圓含着水光的杏眼無辜的看着自己。

唇齒還未分離,裴言澈理所當然便捏着她後頸加深了這個吻。

他懂她所有的敏感點,喝了點酒,少了分寸,側腰處的手孟浪移動到後側腰窩,輕輕一摁,懷中的姑娘便嚶嚀出聲。

女孩又嬌又媚,出口的聲音軟的能掐出水,「別碰那……」

軟嗲的語調愈是讓裴言澈欲罷不能。

「鈴鈴鈴——」

「烏蒙山連着山外山,月光灑下了響水灘,有沒有人能告訴我………」

早晨宿舍里鬧鈴一個個響起,楚梔柔才大汗淋漓的從這場曖昧到旖旎的夢境中抽離出來。

她抿着唇,面色潮紅,無神又獃滯的凝望着天花板,身上汗濕一片。

這個春夢,是從她成年那天開始做的,在夢裡,主人公始終是她和一個長相優越的男生。

他們會牽手,擁抱,甚至是接吻,做盡曖昧纏綿的情事,而在現實中,他們卻是一面都沒見過的陌生人。

說是陌生人也不是那麼恰當,或許根本沒有這個人存在。

「梔梔,快起來啦,今天上課的教室在東教學樓,走過去要好一會呢!」夏語蓉一邊換衣服一邊抬手敲了敲床沿。

楚梔柔回神,壓下心中那些不該有的旖旎想法,摁亮手機看了眼時間,溫軟的回,「好的,我馬上起來啦!」

「狠狠共情了把那些個臭男人,要我是個男的,聽到梔梔剛起床這軟乎乎的聲音,還不得迷的死死的啊!」

孟樂梓跟楚梔柔睡的是一側,平時關係也最為要好,唯一不足就是喜歡開玩笑逗她,看她滿臉漲的通紅就有種打了勝仗的快感。

這不,她半葷半素的話剛出口,爬下床開完檯燈的楚梔柔就紅了臉。

孟樂梓樂了,笑着捏了下楚梔柔的臉蛋,懊惱道,「每日一問,為什麼我不是個男的,要我是個男的,我絕對當你舔狗。」

「我還第一次聽有人把舔狗說的這麼清新脫俗的。」沈淺淺笑着懟她,「你也不看看有多少人追在咱梔梔身後跑。」

楚梔柔被她們說的不好意思,拿了洗漱用品就往廁所鑽。

再次出來是十分鐘後,大家都準備的差不多,就開始往宿舍樓下走。

剛出宿舍樓,她們就跟靠在門側的裴星澤接了視線。

他靠在一旁,拎着四份早餐滿臉不耐煩的等着,看楚梔柔出來,收斂了些,揚起笑,小跑到她們面前,也不顧路人的目光,將手中的四份早餐往前遞,自顧自的溫柔,

「梔柔,你們應該還沒吃早飯吧,給你們買的。」

沈淺淺和孟樂梓相互交換了個只有彼此能看懂的眼神,然後大剌剌揶揄着看向楚梔柔。

孟樂梓更甚,用胳膊肘抵了抵楚梔柔的腰窩,示意她回話。

「謝謝,不用了。」楚梔柔拒絕的禮貌又疏離,她暫時沒有談戀愛的打算,眼前的男生也不符合她的審美,既然不喜歡不考慮,她自然不會接受他的早餐,給他一種可以追上自己的錯覺。

而且……她沒辦法說服自己輕易接受任何人的追求,白天跟他談着戀愛,晚上又在夢中跟那個男人抵死纏綿。

但顯然家世優渥的裴星澤覺得她在欲擒故縱,臉上笑容大了些,自己給自己找台階,「就是朋友間送個早餐,別想那麼多。」

他握着早餐的手還懸在空中,看楚梔柔絲毫沒有伸手接的意思,周圍的討論聲卻是愈演愈烈。

「這上演富家公子勇敢追愛的戲碼?」

「這楚梔柔長得有這麼好看?勾的裴校草都這麼大庭廣眾的送早餐了?」

「你們不知道嗎?裴星澤追楚梔柔追了挺久了,以前都是暗戳戳的,現在才高調了些。」

「woc!還有這種事情?」

……………

周圍人的聲音大多是裴星澤追了楚梔柔這麼久,怎麼還沒追上,是不是楚梔柔看不上裴星澤之類的話語。

一時間,向來好面子的裴星澤臉上有點掛不住,將早餐轉向塞進沈淺淺懷中就轉身走了。

沈淺淺無措的眨眼,看了眼懷裡的早餐又看向楚梔柔,那眼神明顯在問,應該怎麼處理。

孟樂梓低頭看了眼時間,喉嚨簡直要發出尖銳的爆鳴聲,「還有十分鐘就上課,別管早餐了,快去教室。」

這邊

被下了面子的裴星澤臭着臉往宿舍走,走進宿舍,門被他甩的震天響。

幾個舍友紛紛從遊戲中抬頭,看向門口的裴星澤,其中一個跟他關係走的近些,「誰惹你了?表情臭的跟別人欠你八百萬似的。」

「操!」裴星澤低聲罵了句,「我他媽追她追了多久了,她還端着!今天小爺起了個大早去給她買早餐,在她宿舍樓下等了十幾分鐘。靠!遞給她還不要?!」

「所以….早餐呢?」有個胖胖的男生轉動電腦椅回頭,打量着裴星澤問。

裴星澤:「吃吃吃!就知道吃!」

他氣急,抓起電腦桌上的抱枕就往他身上扔,然後他坐進電腦椅,煩悶到了極點,「家裡那麼窮!就仗着自己有點姿色,端的跟什麼似的,也不知道哪裡的底氣!」

舍友也不知道怎麼勸,就選了最普通的勸法,「誒,你長得又帥,又有錢,沒必要在她那棵樹上弔死,我們學校還是有很多美女的。」

「就是,而且你小叔那麼厲害,當你女朋友,好歹能沾點光,她不懂就算了唄!」另一個舍友應和着。

說到他優渥的身世,裴星澤心裏舒服了不少,狀似無意的提及,「上次我回家跟我小叔叔一起吃飯,他跟我說周五要來我們學校開講座,我打個電話問問,能不能給我們留兩個好一點的位置。」

「真的假的?」一直沒發聲悶頭學習的舍友突然抬頭,眸子亮的嚇人,「你小叔叔真要來我們學校開講座?」

要知道,對於他們學金融這塊的,最佩服的人應該就是裴星澤的小叔叔裴言澈了。

史上最優秀的學長,沒有之一。

年少有為這個詞完全不足以概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