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玲瓏宗。

無數修仙者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有人御劍而行,有人騰雲駕霧,還有的人則是駕馭着強大的飛行妖獸。

這些人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慶祝玲瓏宗「長生仙子」接任長老之位。

長生仙子在七十年前來到了玲瓏宗,憑藉自身的修鍊天賦,她在短短七十年內就達到了元嬰之境。

這樣的修鍊速度,整個大乾皇朝都是聞所未聞的。

然而長生仙子最讓人津津樂道的,除了她的修鍊天賦之外,就是她那顆堅定不移的道心了。

不起爭端,不結道侶,更是對宗門的權力視若無睹。

若有人問她這般苦修的目的,她的回答永遠都只有兩個字。

「長生!」

……

「念生,典禮快要開始了。」

一道聲音將站在山巔上出神的李念生喚醒。

聽到有人呼喚,李念生輕嘆一聲緩緩轉頭,來人正是李念生的啟蒙恩師,水玲瓏。

看着面前的水玲瓏,李念生輕聲道:「師傅,我不想當長老,我只想安靜的修鍊。」

聞言,水玲瓏開口道:「你還是放不下他?」

「我踏入修仙之路就是為了他,若是沒有他,一切都將會毫無意義。」

「可他是一個凡人,七十年過去了,他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甚至很可能長眠地底,你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你明白嗎?」

聽着水玲瓏的話,李念生淡淡一笑說道。

「師傅,你不懂。」

「長生哥哥說過的話一定會算數,他說長生路漫漫,若有一天我回頭,他一定會站在我身後。」

「他說過,那他就一定做的到。」

面對李念生的執着,水玲瓏也不由嘆氣。

來到玲瓏宗之後,李念生就開始嶄露頭角,但她對那個男子的執念也與日俱增。

這一點宗主是知道的,為了了卻李念生的執念,宗門特地派人去李念生的家鄉一趟。

其目的就是為了將陳長生接過來。

為一個凡人延長几十年壽命花不了多少資源,若是因此能解開李念生的執念,那簡直是天底下最划算的生意。

只可惜當宗門的人到了那裡之後,那個棺材鋪早就人去樓空。

一番詢問下才得知,當年李念生走後,陳長生隨即也離開了。

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個凡人,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看到水玲瓏沉默不語,李念生嘴角上揚道。

「好了師傅,長老之位我還是要接任的。」

「因為只有成為玲瓏宗的長老,我才能獲得更多的資源,更好的功法。」

「我可不想在這條路上停下腳步,因為我知道長生哥哥也不會停下。」

說完,李念生就蹦蹦跳跳的走向了遠處的宗門,

看着李念生開心的模樣,水玲瓏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因為這七十年來,只有在提及陳長生的時候,她的臉上才會出現笑容。

可是這如同泡沫般的幻想還是持續多久呢?

長生是所有人修仙者都渴望的事情,但從來都沒有修仙者能做到,更何況一個凡人。

若是有一天李念生的幻想破滅,她的道心恐怕會瞬間瓦解吧。

想到這,水玲瓏只能再次嘆息。

因為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

宗門演武場。

「上清觀送琉璃丹兩枚!」

「天佛寺送佛經一本……」

一件又一件的賀禮被送了上來。

然而面對這些讓無數修仙者眼紅的東西,李念生只是靜靜的坐在長老席上,連正眼都沒瞧一下。

將天佛寺的賀禮送上,一休心裏急的直抓腦袋。

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將陳長生的木雕送出去。

另外陳長生那個傢伙認死理,如果自己沒有做到約定的事情,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給他延長壽命的。

眼見下一個宗門就要送上賀禮,一休頓時硬着頭皮說道。

「長生師叔,師侄還有另外一份賀禮送上。」

一休的話讓整個典禮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一休的身上。

天佛寺的賀禮已經送過了,現在還有一份賀禮,這擺明了就是一休自己準備的。

在這種場合上,男子送上自己的禮物,其中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聽到一休的話,李念生微微轉頭,面無表情道:「有心了。」

李念生的冷淡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同時大家也抱着看戲的心情。

天佛寺最有慧根的繼承人動了凡心,而且還是目標還是一心向道的長生仙子。

這個八卦,起碼得嘮二十年。

「咕嚕!」

努力的咽下一口唾沫,一休頂着巨大的壓力將懷中的木雕雙手奉上。

今天鬧這麼一出,回去之後自己估計要被師傅訓斥了,搞不好十年都不能踏出天佛寺。

在一休拿出「賀禮」的時候,無數道神念瞬間掃視了一遍。

在發現賀禮就是一個簡單的木雕之後,眾人差點沒笑出聲來。

年輕人總愛搞點這種花里胡哨的事情。

在這七十年里,這種代表着心意的禮物,長生仙子收到過很多。

只不過所有禮物都被長生仙子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就在眾人以為,這次也會和往常一樣的時候,原本平靜的長生仙子突然站了起來。

刷!

元嬰期的強大修為,讓李念生瞬間來到了一休面前。

看着一休手裡的木雕,李念生的身體都有些顫抖。

拿起木雕,輕輕的撫摸着刻刀留下的痕迹,李念生再次感受到了陳長生的存在。

這種獨特的動物形狀,普天之下只有長生哥哥一個人會。

長生哥哥果然沒有失約,他一直都陪着自己。

想到這,李念生將木雕捏在手中,隨後露出了那足以讓天地失色的笑容。

「東西我很喜歡,典禮結束之後,你單獨一人來見我。」

「記住,單獨一人。」

眾賓客:???

不是,這什麼情況。

長生仙子看上了一個築基期小和尚。

玲瓏宗宗主:(͡°͜ʖ͡°)✧

感謝玲瓏宗先祖保佑,念生她終於想明白了。

雖然一休的輩分,實力還有年紀都差了那麼一點點。

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等天佛寺的那幾個老和尚退位,一休的輩分自然就上去了。

實力這方面有些不好弄,玲瓏宗好像沒有什麼好的雙修功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