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陳長生的話說完,系統的聲音也在陳長生腦海中響了起來。

「宿主既然心中有疑惑,何不自己去尋找真相。」

聞言,陳長生翻了個白眼,揮手道。

「別鬧,這種危險的事情我怎麼會在自己身上做呢?」

「要是一不小心出了意外,那不就虧大了。」

「而且我也不想像這個血魔老祖一樣,一輩子都被人追殺。」

「宿主,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尋找一個最安全,最穩妥的辦法。」

聽到這話,陳長生愣了一下。

「最安全,最穩妥,有這種辦法嗎?」

「為什麼宿主會認為沒有,世上從來沒有一成不變的事情。」

「血魔老祖之所以會選擇這種急功近利的辦法,那是因為他當時壽元將近。」

「可宿主你不一樣,你擁有近乎無限的壽命。」

「日積月累之下,未必不可以解決這個難題。」

面對系統的回答,陳長生歪頭一想,說道:「有道理,時間看似軟弱無力,但卻是這世間最鋒利的刀。」

「無論你是化神的老祖,還是神兵利器,都敵不過這時間的侵蝕。」

「所有的事情在時間面前都會變得微不足道,這個小小的修行問題自然也不在話下。」

人造靈根是血魔老祖提出的另一種假設,他想用外物植入人的體內,從而形成靈根的存在。

然而這個方法有很多難題還沒有攻克。

比如什麼樣的天材地寶適合當做靈根,那些天材地寶如何做到不被身體吸收而轉化成靈根。

不過面對這些問題,陳長生並沒有着急去解決,因為他有很多很多的時間。

又和系統閑聊了兩句,陳長生爬進了自己經常睡覺的那具棺材裏面。

忙碌了三個月,自己現在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

給血魔老祖收屍的事情並沒有引起什麼風波。

陳長生又開始了他那平靜且孤獨的日子。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那個心善的小和尚總會隔三差五的來找陳長生。

有時候是請陳長生給人收屍,有時候是和陳長生講述自己的修行心得。

不過兩人談論最多的卻是佛法。

陳長生這幾十年來一直都在看書,上至佛門經文道家典籍,下至坊間話本低俗小說。

只要是記載着知識的東西,陳長生統統沒有放過。

再結合五十年行走人間的閱歷,兩人辯法多數是陳長生獲勝。

……

「陳長生,今日貧僧一定要與你辯上個三百回合!」

一個身穿僧袍的光頭踏進了棺材鋪的大門。

看到來人大大咧咧的樣子,陳長生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你好歹也是天佛寺傳承人,眾人口中的一休大師。」

「若是讓人看到你現在的樣子,豈不是讓人笑話。」

面對陳長生的話,一休翻了個白眼,然後隨意坐在一具棺材上面說道。

「他們想笑就讓他們笑去吧。」

「就算他們把我捧上了天,也改變不了我輸了二十年的事實。」

沒錯,眼前這個一休和尚,正是當年那個請陳長生給血魔老祖收屍的小和尚。

歲月悠悠,二十年時間轉瞬而逝。

曾經的小和尚,已經變成了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青年才俊。

聽到一休的抱怨,陳長生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說道:「聽你這意思,今天還想和我辯法?」

「那是當然,不和你辯法我來找你幹什麼。」

「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就只有你能和我在佛法上一較高下了。」

「但話又說回來了,你這修鍊天賦是真夠爛的。」

「二十年前你是練氣三層,現在你是練氣四層,你這境界增長的速度也忒慢了吧。」

「我真擔心你某天一不小心就嗝屁了,到時候我找誰去辯法呀!」

聞言,陳長生淡淡一笑說道:「修行天賦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我能有什麼辦法。」

「沒有修鍊天賦我可以幫你呀!」

「雖然不能改變你沒有靈根的事實,但是延長壽命還是沒問題的。」

「你總是不告訴我你活了多久,我可不想失去你這麼一個朋友。」

面對一休的話,陳長生只是用微笑應對,並沒有正面做出回答。

混跡在修行界,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為容顏不變而發愁。

因為駐顏丹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壽命這種事情不要看的那麼重,一切順其自然就行。」

「今天我不想和你辯法,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不幫!」

一休十分乾脆的拒絕了陳長生的要求。

「除非你同意我給你延長壽命。」

看着一休固執的樣子,陳長生無奈的笑了。

「沒問題,你如果幫了我這個忙,我就同意你給我延長壽命。」

此話一出,一休頓時從棺材上跳了下來,興奮道。

「什麼事情,儘管說便是,我一休大師保證辦到!」

「你來玲瓏宗,應該是為了參加『長生仙子』接任長老的典禮吧。」

「怎麼,你也想去見識一下?」

「不是,」陳長生搖了搖頭,說道:「我想請你把這個東西交給『長生仙子』。」

說著,陳長生從懷裡掏出了一個老虎模樣的木雕。

看着陳長生手裡的東西,一休的臉頓時扭曲了起來。

「陳長生,你別告訴我你喜歡『長生仙子』。」

「這個女人壓根就對道侶的事情不感興趣,你還是別白費功夫了。」

「只要你把東西送到她的手上就行,多餘的話不用說。」

「你若是辦到了,我就同意延長壽命。」

對於陳長生這個「為難人」的請求,一休急的直撓頭。

最終,一休還是一把拿過了陳長生手裡的木雕說道。

「先說好,東西我可以幫你送到,但我不能提你的名字。」

「一旦被長生仙子的追求者知道這件事,你估計會死的很慘。」

「可以!」

在得到陳長生的答覆之後,一休帶着木雕離開了棺材鋪。

看着一休的背影,陳長生輕聲道:「小和尚,八十年後見。」

說完,陳長生將幾枚靈石鑲嵌在地板上。

棺材鋪里頓時浮現了一些陣紋,這是陳長生花了十年時間布置的隨機傳送陣。

傳送範圍未知,傳送地點未知。

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有人根據傳送陣找到自己的位置。

嗡!

光芒閃過,陳長生消失在了陣法之中,地上的隨機傳送陣也徹底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