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擦去血污,將散碎的皮**好。

褪去殘破的衣物,換上一件嶄新的壽衣。

陳長生慢條斯理的替面前的屍體整理遺容,每一個步驟都做的一絲不苟,極為認真。

半個時辰之後,死者的樣貌已經大致還原了,就連那些散落在周圍的牙齒也被陳長生一一找齊。

做好一切,陳長生右手一拍腰間的獸皮袋。

一具上好的棺材就出現在眼前。

屍身放入棺材,陳長生開始用羅盤尋找着周圍的風水寶地。

挖土刨坑,抬棺下葬,這些事情哪怕有小和尚在一旁輔助,陳長生也足足忙了兩個時辰。

可是在立碑的時候,陳長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小和尚,立碑需要知道死者的名字,還需要寫上立碑人的名字。」

「他叫什麼名字?」

聞言,小和尚雙手合十道:「這位施主乃是天魔宗宗主,外號血魔老祖,具體姓名無人得知。」

「至於立碑之人,施主自行處理吧。」

「小和尚受門規所限,不能為其立碑。」

面對這個答案,陳長生咂了咂嘴,然後在墓碑上寫道。

「天魔宗血魔老祖葬於此——送葬人。」

看着墓碑上的字,小和尚疑惑道:「施主,你的外號叫「送葬人」嗎?」

「是呀!」

「我是賣棺材的,專門給人收屍和下葬,不是送葬人是什麼?」

說完,陳長生轉身離開,同時還揮了揮手說道。

「我的事情已經做完了,先走一步。」

「以後還有這種事情,記得來找我。」

看着陳長生的背影,小和尚歪着頭思索良久。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麼奇怪的人。

這個人身上,有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感覺。

……

玲瓏小鎮。

陳長生回到自己的棺材鋪之後,立馬關閉大門,然後看好奇的看向了手中的一顆牙齒。

這顆牙齒正是在那個血魔老祖身上發現的。

乍一看上去,它與普通牙齒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仔細觀察卻可以發現,上面刻畫了一些細小的陣紋。

若不是陳長生替血魔老祖整理遺容,陳長生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牙齒也可以做手腳。

仔細端詳了一下之後,陳長生摸索着下巴喃喃道。

「看樣子應該是儲藏類型的陣紋,那血魔老祖如此處心積慮,這裏面的東西估計不簡單。」

說著,陳長生右手一揮,面前頓時出現了十多本厚厚的書籍。

這些書籍全是與陣法有關的書籍。

陳長生的修鍊天賦可謂是爛到了極致,五十年時間他也才勉強達到了練氣三層而已。

這種境界,對於那些天才來說,最多花一頓飯的時間就能達到。

在確定了自己是真的沒有修鍊天賦之後,陳長生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陣法和煉丹上面。

畢竟這些東西是可以積累的,對於需要花時間積累的事情,陳長生是最喜歡的。

點上一盞油燈,陳長生開始了對牙齒上陣法的研究。

雖然陳長生只學習了一些基礎陣法知識,雖然血魔老祖布下的陣法很高明。

但這一切對於陳長生來說都不是問題,因為陳長生有着漫長的壽命。

一天不行就一個月,一個月不行就一年。

只要陳長生不放棄,這牙齒上的陣法終有一天能被陳長生磨滅。

……

三個月很快就過去了,陳長生在這三個月以來幾乎是足不出戶。

也幸好他這棺材鋪平時幾乎無人問津,不然定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呼~」

陳長生長舒一口氣,然後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

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陳長生終於磨滅了血魔老祖留下來的陣法。

「偽靈根?」

看着手裡書籍的名字,陳長生臉上寫滿了疑惑。

靈根是修行者的根本,也是衡量修行者天賦的標準。

其中最常見的為五行靈根,靈根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極品靈根乃是最頂尖的修行天賦,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異靈根。

這些異靈根同樣強大,不過要視情況而定。

可是在諸多靈根的叫法當中,自己從來沒有聽過偽靈根這個詞呀!

想到這,陳長生頓時來了興趣,因為他最喜歡學習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有意思,我倒要看看,這偽靈根到底是什麼東西。」

嘀咕了一句,陳長生翻開了書籍的第一頁。

隨着書上的文字映入眼帘,陳長生髮現這本書並不是什麼功法或者秘術。

準確的來說,這只是一本人物自傳,上面記載了血魔老祖一生的修行歷程。

血魔老祖的天賦並不好,他的天賦幾乎可以算的上是修行界最低級的存在。

他擁有的靈根是五行雜靈根,而且靈根的品質可謂差到了極點。

在鍊氣期掙扎了多年之後,血魔老祖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

靈根既然存在,那麼是否可以通過後天的培養,將靈根的品質提升呢?

心中有了這個念頭之後,血魔老祖立即開始了實驗。

不過這畢竟是一種近乎於天方夜譚的想法,血魔老祖也不敢在自己身上探索。

於是,血魔老祖開始在活人身上實驗。

隨着死在他手上的人越來越多,靈根的事情還真被他琢磨出了一些門道。

靈根無法通過丹藥,功法,陣法……

等一切目前修行者所知的手段提升品質,但是靈根吞噬靈根卻可以提升品質。

在發現了這個秘密之後,血魔老祖也真正開啟了他的逆襲之路。

隨着吞噬了很多比他弱小的修行者之後,血魔老祖的靈根品質也得到了提升。

就這樣良性循環之下,血魔老祖的實力也越來越強,最終成為了一方大能。

但是到了後來,血魔老祖的這種方法似乎出來問題,而他的瘋狂殺戮也引來了其他門派的圍剿。

看到這,血魔老祖的自傳戛然而止。

「嘖嘖!」

「這血魔老祖真是個人才呀!」

「這種稀奇古怪的方法都能被他琢磨出來。」

說著,陳長生將書籍收回了系統空間。

「系統,你說血魔老祖在書中提到的人造靈根,有可能實現嗎?」

「這自傳的後半段多次出現了人造靈根的說法,而且還有很多血魔老祖的假設。」

「我感覺說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