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當宿主活得足夠久之後就會發現,世間沒有什麼東西是永遠不變的。」

「天道如此,人亦是如此。」

「呵呵呵!」

「系統就是系統,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

陳長生笑着起身,看了一眼天邊漏出來的曙光,隨手撲滅了火堆,然後繼續向著南邊出發。

當一個人擁有無邊漫長的壽命時,除了會變得小心翼翼之外,還會變得無聊。

面對這極致的無聊,陳長生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

那就是去看一眼念生過得好不好。

然而在實現這個小目標的時候,陳長生又發現了自己另一個愛好。

那就是學習,只要碰到自己感興趣的行業,陳長生都會停下腳步花上幾年時間學習一下。

在這二十年里,陳長生當過乞丐,賣過豆腐,也學習了一手釀酒的技術。

可是在這麼多的行業當中,陳長生最喜歡最拿手的,還是白事一條龍。

原因很簡單,除了白事這個行業之外,哪怕是做乞丐都免不了紛爭,因為乞丐也要搶地盤。

相反,賣棺材這種事就要安定許多了。

賊來了不偷,匪來了不搶,無論你是達官顯貴,還是皇親貴族,都免不了被這幾塊板子關在其中。

除此之外,陳長生的尋龍點穴的水平也蹭蹭往上漲。

別人尋龍點穴只是用書本上的理論知識,至於靈不靈誰也不知道。

但是陳長生不同,他幫人下葬之後,可以慢慢的觀察那家人的後續發展。

這二十年當中,最長的一次觀察,陳長生花了五年時間。

也正是這走走停停的行為,陳長生二十年總共也才走了abc里。

……

玲瓏小鎮。

看着時不時從頭頂飛過的人影,陳長生咂了咂嘴感嘆道。

「怪不得那婆娘聽到我要拜訪的時候滿臉嫌棄,我總共花了五十年才走到這。」

「普通人運氣不好,活到五十都夠嗆。」

稍微感嘆了一下時間的無情,陳長生開始在小鎮當中尋找起了合適的鋪面。

此處是玲瓏宗山門下的一個小鎮,也是一些低級修士和玲瓏宗的雜役最愛光顧的地方。

原本陳長生打算混進玲瓏宗看一下念生的情況,但是當他來到玲瓏小鎮的時候,陳長生就打消了這念頭。

因為玲瓏宗方圓百里都在流傳着李念生的傳說。

玲瓏宗出了一個千年難遇的天才,僅僅入門五十年就金丹大成,其驚人的天賦更是驚動了閉關已久的宗主。

面對這樣的天之驕女,無數青年才俊無不趨之若鶩,欲與其結為道侶。

然而面對無數的天才,李念生的回應從來都只有一句。

「你們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長生。」

久而久之,李念生也被修仙界稱為最純粹的修仙之人,因為她對長生的執念是無人可比的。

與李念生的倍受矚目不同,陳長生的存在感幾乎可以說是等同與無。

整個玲瓏小鎮的人都沒有注意到,在玲瓏小鎮最偏僻的地方,有一家小的只能擺放三兩具棺材的棺材鋪開張了。

……

「請問有人在嗎?」

一個小光頭探頭探腦的看向了棺材鋪裏面。

聽到動靜,一道人影刷的一下從棺材裏坐了起來。

看到棺材裏突然坐起了一個人,那小光頭頓時被嚇了一跳。

當確認眼前的人是活人之後,那小光頭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壓驚。

「施主,你怎麼能躺在棺材裏呢?」

「棺材是死人睡的。」

看着小光頭一本正經的樣子,陳長生笑了。

自己在這開棺材鋪已經三年了,期間幾乎無人問津,若不是自己平時種植一些低級靈草售賣。

這鋪子恐怕早就關門大吉了。

「小和尚,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

「無論是凡人還是修仙之人,最後都免不了一死。」

「既然如此,那活人為什麼要嫌棄自己的最終歸宿呢?」

聽到陳長生的話,那小和尚歪頭想了想,然後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

「多謝施主指點,是小和尚我着相了。」

「呵呵呵!」

「想不到你人雖小,還蠻有悟性的嘛。」

說著,陳長生從棺材裏跳了出來,然後摸了摸小和尚那圓潤的光頭。

「說吧小和尚,來我這棺材鋪做什麼?」

聞言,那小和尚低頭道:「最近天佛寺和玲瓏宗,聯手降服了一位作惡多端的魔修。」

「那魔修誓死不從,最後被玲瓏宗長老擊斃。」

「雖然那位施主作惡多端,但小和尚不想看到他曝屍荒野,所以想買一副棺材替他入殮。」

聽到小和尚的話,陳長生咂了咂嘴說道:「你有錢嗎?」

「我是開門做生意的,可不能做賠本買賣。」

「我已經準備好了。」

說著,小和尚從自己的儲物袋中掏出了三枚中等靈石遞給陳長生。

看着價值不菲的中等靈石,陳長生笑了笑,然後拿走了其中一枚。

「一枚中等靈石能享受我這最好的一條龍服務,請問什麼時候可以出發。」

「現在就可以,要是再拖下去,那個施主的屍體就要發臭了。」

面對小和尚的要求,陳長生也沒有猶豫,直接就和小和尚走了。

至於棺材鋪子嘛……

陳長生連門都沒關,鋪子裏面就兩具棺材,但凡腦子沒病的人,都不會來這偷兩具普通的棺材。

……

荒野。

在小和尚的帶領下,陳長生終於見到了那所謂的魔修。

此時的他,並沒有與那些死去的凡人有什麼不同。

如果硬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他的半張臉已經徹底被打碎了。

看到這種場景,陳長生不由感嘆道:「小和尚,你們這些修仙之人,都這麼沒人情味的嗎?」

「且不說他生前做了什麼,這人好歹也是你們費盡心機才抓到的。」

「殺人不過頭點地,多少也得挖個坑給人家埋了呀!」

「放在這荒郊野外算怎麼回事。」

「這修仙界,我看就你這個小和尚還有點人情味。」

面對陳殘王爆寵囂張醫妃長生的話,小和尚只是默默的念誦着佛經。

見狀,陳長生搖了搖頭,然後開始了收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