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聽到李念生的話,陳長生放下了手中的書籍。

測試仙緣的時候,自己就在人群當中,只不過自己早她一步回來罷了。

看着低頭不敢看自己的李念生,陳長生咂了咂嘴,說道。

「你真的想去嗎?」

「想。」

「為了什麼?」

聽到這話,李念生的手不由緊了緊,然後輕聲說道。

「為了長生。」

四個字輕飄飄的從李念生嘴裏說出,但是這四個字卻重如千鈞。

因為只有得長生,才能永伴「長生」。

看着李念生倔強的模樣,陳長生不由笑了笑,然後來到她的面前。

「天下有很多人從凡人變成了仙人,但卻從來沒有仙人變成凡人。」

「足可見長生路是一條不歸路,若是有一天你走累了。」

「你且回頭一看,長生哥哥永遠在你身後。」

說著,陳長生給了李念生一個大大的擁抱。

然而在擁抱的過程中,陳長生用一種極低的語氣快速說道。

「修仙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防人之心不可無。」

說完,陳長生笑着鬆開了李念生。

「哎呀!仙人光臨寒舍,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呀!」

陳長生諂媚的向門口的女子行着大禮,那表現的樣子和鎮上的居民沒什麼兩樣。

然而面對陳長生的諂媚,門口的女子露出了絲絲嫌棄的表情。

她怎麼也沒想到,如此天才的背景,居然會是一個晦氣的棺材鋪。

「這丫頭有仙緣,她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雖然很討厭陳長生,但為了收到一個天賦絕佳的弟子,女人還是簡單的敷衍了一句。

聞言,陳長生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這一切都多虧仙人慧眼識珠,念生這個丫頭從小就調皮,以後就要勞煩仙人費心了。」

「對了,不知仙人所居仙山是何處?」

「若是有時間,我也好去拜訪一下。」

聽到陳長生的話,女子眼中的不耐煩更加旺盛了。

「南邊萬里之外有一宗門名為玲瓏宗,普通人三十年也未必走的到。」

「你若是想來,那便來吧。」

說完,那女子看向李念生說道:「我此次出來有任務在身,我們要快點出發。」

聞言,李念生將包袱輕輕的放下。

「長生哥哥,你的話我記住了,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說完,李念生就跟着那女子離開了。

兩人走後,陳長生喜笑顏開的打掃着房間,嘴裏還是不是的說著一些高興的話。

一個時辰之後,陳長生突然嚴肅了起來,冷聲道:「躲了這麼久,出來吧。」

陳長生的聲音在棺材鋪里回蕩,可是店裡除了冷冰冰的棺材,再也沒有其他東西了。

「還不出來,是打算讓我請出來嗎?」

陳長生又冷着臉說了一句,等了半天見還沒有人回應,這才鬆了一口氣道。

「看樣子那個老女人是真的走了。」

「會飛了不起呀!」

「小爺睡個千八百年照樣可以飛,你最好別動念生的壞心思,不然小爺把你家祖墳都給挖乾淨。」

說完,陳長生直接將店裡的棺材,和念生留下來的包袱收進了系統空間。

自己在這已經停留了八年,八年時間容貌半點都沒有發生改變。

這種事情已經讓鎮上傳起了謠言,若是繼續待下去,可就不是保養的好這種說法能糊弄過去了。

想到這,陳長生大步跨出了自己待了八年的棺材鋪。

「三十年走不到,小爺不能走五十年嗎?」

「我什麼都不多,就是時間多。」

再次對那個女人吐槽之後,陳長生消失在街道盡頭。

陳長生消失了,小鎮上對於他的去向議論了很長一段時間。

有人的說陳長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仙人看重李念生,所以愛屋及烏也把陳長生帶走了。

也有人說陳長生和仙人起了衝突,然後被仙人殺了。

總而言之,各種各樣的說法都有,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家也逐漸淡忘了陳長生這個人。

……

「練氣,築基,金丹,元嬰……」

陳長生躺在一處草坪上翻看着一本破破爛爛的書籍。

這已經是他離開那個小鎮的第二十個年頭了。

念生留下來的包裹,陳長生自然也查看了裏面的東西。

裏面的東西不不多,只有一本功法,一顆丹藥,和一些金銀罷了。

功法的內容很簡單,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上面大致介紹了一下修仙的境界,然後附帶了練氣境的功法。

剛開始拿到這東西之後,陳長生自然是如獲至寶。

畢竟這可是修仙功法呀!

學會了這些東西,自己就不用經過漫長的沉睡才能飛天遁地。

可是隨着陳長生見識過世界的遼闊之後,陳長生才發現自己手裡的東西有多垃圾。

在修仙界,只有達到築基境才能算是真正踏上了長生路。

而且這個世界的修仙者,也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稀有。

之所以一直沒有見過修仙者,完全是因為陳長生居住的地方太偏僻了。

而自己手裡的這本練氣功法,完全就是江湖上的大陸貨色。

不說隨處可見,但花上千八百兩銀子,還是能買上個一兩本的。

想到這,陳長生坐了起來,然後將自己手中的功法扔進了火堆。

這二十年里,自己每天都翻看這本功法,上面的每一個字陳長生都已經能倒背如流了。

「系統,這上面說,三天之內能達到練氣一層的是天才。」

「一天之內能達到練氣一層的是頂級天才。」

「一個時辰之內達到練氣一層的,是百年難出的天才。」

「那像我這種花了二十年才達到練氣一層的,是什麼水品?」

「宿主,境界只是衡量實力的一個標準,但不是唯一標準。」

「功法只是變強的一種手段,但不是唯一手段。」

「這個時代的修行體系不適合宿主,但並不代表下一個時代的修行體系,也不適合宿主。」

聽到這話,陳長生眼睛亮了一下。

「系統,下一個時代是什麼意思?」

「天下沒有不滅的皇朝,修仙界同樣也是如此。」

「眾生之所以認為某些東西會永久存在,只是因為他們存在的時間太短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