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李瘸子,你的棺材有問題,我要退貨!」

「放屁,老子做的棺材從來沒有人說不好。」

一道身影直接從棺材裏坐了起來,飽含怒氣的目光在掃視四周,似乎是想找到污衊自己手藝的傢伙。

然而當李瘸子看到門口的人時,直接嚇的再次躺回了棺材。

「看來我真是大限將至了,陳長生那個死窮鬼怎麼來找我了。」

聽着李瘸子的念叨,陳長生咧嘴一笑,然後徑直來到棺材面前。

看着棺材裏雙目緊閉的李瘸子,陳長生說道。

「李瘸子,當初你可是和我打包票說,如果棺材出了問題,可以來找你退錢。」

「現在你這個樣子,是想賴賬嗎?」

聽到陳長生的話,李瘸子不情不願的睜開了眼睛。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這裡有什麼東西你看上的,儘管拿走就是了。」

面對李瘸子滾刀肉的態度,陳長生頓時就給逗樂了。

「李瘸子,你就不怕我嗎?」

「當初我墳上的土可是你幫我埋的。」

聞言,李瘸子瞥了一眼陳長生,說道:「我今年六十,郎中說我最多還有三年的活頭。」

「我李瘸子一生無兒無女,也沒什麼老相好的。」

「你覺得我會在乎少活三年或者多活三年嗎?」

「而且當初你來買棺材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會回來。」

「為什麼?」

「自己給自己買棺材的人我見過,但是興高采烈的給自己買棺材,我還是第一次見。」

說著,李瘸子再次打量了一下陳長生,猶豫道。

「對了小子,有沒有興趣來我這當夥計,包吃住不給工錢。」

「這個行當,最適合你這種孤身一人的傢伙了。」

「而且學會了我這門手藝,你這一生大概率是餓不死了。」

「畢竟這世界上,什麼都缺,唯獨不缺死人。」

聽到李瘸子的話,陳長生有些意動了。

雖然自己確實能活得很久,但自己受到傷害還是會死的。

而餓死就是眾多死亡原因的其中之一。

原本自己只是打算在這暫住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突然擁有了一張長期飯票,這個選擇似乎很不錯呀!

「李瘸子,你這條件也忒小氣了吧。」

「多少給點工錢呀!」

面對陳長生的抱怨,李瘸子直接從懷裡掏出一本葬經扔了過去。

「就你這活蹦亂跳的樣子,怎麼也會死在我後面,我死了東西不都是你的?」

「這巴掌大的地方你也看見了,沒有其他的地方給你睡。」

「旁邊這口棺材就是你的床了,正好你也喜歡睡棺材。」

說著,李瘸子當即準備回棺材繼續睡覺。

可是陳長生卻一把拉住了他。

「等會,你不是要教我做棺材嗎?」

「給我這東西幹什麼。」

面對陳長生的疑惑,李瘸子翻了個白眼說道:「正所謂技多不壓身,你要是只賣棺材,誰來照顧你的生意。」

「實話告訴你吧,白事一條龍我全會,你要學的東西多着呢!」

說完,李瘸子甩開了陳長生的手,然後躺回了自己的棺材裏。

看着手裡的葬經,陳長生愣了一下,隨後笑道:「說的好,技多不壓身。」

說罷,陳長生當即鑽進了另一口棺材當中。

講道理,棺材睡習慣了,睡床還真不舒服。

……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八年時間如同白駒過隙一般溜走了

陳長生在李瘸子的棺材鋪徹底定居了,平日里就是看看書,學習一下做棺材的手藝。

每逢白事吃席的時候,陳長生都能好好的改善一下伙食。

只不過適逢太平年月,一年到頭陳長生也改善不了幾回伙食。

至於那十個屬性點嘛,陳長生一股腦的都加到了防禦上面去了。

從理論上來說,只要自己稍微苟那麼億點點時間,就可以獲得無比漫長的壽命

既然如此,防禦當然是陳長生最為看重的屬性了。

值得一提的是,李瘸子並沒有死在第三個年頭,在陳長生來了之後,他整整活了五年。

但最終他還是沒有熬過陳長生,某天晚上躺入棺材之後,李瘸子再也沒能起來。

……

「長生哥哥!」

棺材鋪的大門被一個少女推開。

陳長生也被這動靜驚醒,隨後無奈的從棺材裏起身說道:「念生,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我這裡是棺材鋪,你一個丫頭成天往我這裡跑像什麼樣子。」

聞言,李念生吐了吐舌頭說道:「我才不管那麼多呢!」

「他們愛說什麼就去說吧。」

「而且現在瘟疫橫行,他們哪還有心思來管我。」

「我去給你做飯了,你快從棺材裏出來吧,別整天睡在棺材裏。」

說完,李念生就輕車熟路的走向了後面的廚房。

看着李念生的背影,陳長生不由輕嘆了一聲。

瘟疫已經橫行了整整一年了,在瘟疫最開始的時候念慈夫婦就去世了。

他們的白事還是自己幫忙操辦的。

沉睡時間的間隔,最低不能低於總壽命的十分之一。

距離自己上次蘇醒,早已過去了八個年頭,按理來說自己可以再次進行沉睡了。

但是念生這個丫頭現在舉目無親,自己怎麼忍心看着她一個人留在世上。

想到這,陳長生搖了搖頭,然後從棺材裏跳了出來。

「算了,早睡晚睡都一樣,還是等這小丫頭嫁人再說吧。」

……

很快,兩份熱氣騰騰的早飯就被擺到了桌子上。

陳長生和李念生默默的喝着白粥。

突然,李念生抬頭說道:「長生哥哥,你是仙人嗎?」

「你這丫頭,說什麼傻話呢。」

「我要是仙人,我怎麼會看着你娘他們中瘟疫而死,你娘可是我很好的朋友。」

面對陳長生的回答,李念生低頭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碗。

「長生哥哥,我今年十四歲了,我不是以前的小丫頭了。」

「有些事,你騙不了我。」

見狀,陳長生摸了摸李念生的腦袋笑道。

「你這丫頭,今天又發哪門子的瘋。」

「不是不給你買糖葫蘆,實在是你那牙齒不能再吃糖葫蘆了。」

「改天我帶你去買……」

「念慈是我娘的小名。」

陳長生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李念生打斷了,而這句話也讓陳長生放下了手裡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