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長生萬古陳長生李念生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呸呸呸!」

潔白的月光撒在漆黑的大地上,一個年輕人正狂吐嘴裏的泥土。

「說好的金絲楠木千年不腐,這才幾年就變成渣了。」

「該死的李瘸子,居然敢拿假貨騙我。」

吐乾淨了嘴裏的泥土,陳長生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

藉著那朦朧的月光,隱約能看到陳長生那圓潤的翹臀。

不過此時的陳長生,似乎並不是很在意自己月下遛鳥的事情。

「系統,十年時間已經到了嗎?」

「回宿主,十年沉睡已經結束,屬性點已到賬。」

聽到系統的回答,陳長生看向了腦海中的面板。

【宿主:陳長生】

【力量:1】

【速度:1】

【防禦:1】

【靈力:0】

【壽命:80】

沒錯,陳長生正是根正苗紅的穿越者。

而他所擁有的系統不是什麼簽到系統,也不是什麼屌炸天的無敵系統,只是「平平無奇」長生系統。

只要陳長生沉睡,就會獲得相應的壽命和屬性點。

不過沉睡時間也是有限制的,那就是不得超過壽命上限。

而且陳長生已經活過的壽命,在沉睡之後又會重新充能。

也就是說,假如陳長生活了八十年之後沉睡。

哪怕只是沉睡一天,醒來之後擁有的壽命將會是八十年零一天,而不是只有一天壽命。

另外,當蘇醒之後,下次沉睡的間隔時間,最低不能低於總壽命的十分之一。

所以從理論上來說,只要陳長生猥瑣發育。

陳長生就能人如其名,做到真正的長生。

看着到手的十個屬性點,陳長生並沒有選擇馬上加點。

而是從系統空間裏面拿出一套衣服套在身上,然後根據記憶辨別了一下大致方向,隨後快步下山而去。

十年時間,戰亂應該過去了。

因為戰亂分開的心上人,應該也回來了。

……

「燒餅,熱氣騰騰的燒餅!」

走在熱鬧的集市上,陳長生頗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雖然鎮子還是以前那個鎮子,但是曾經的人都已經不見了。

十年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但也足以讓很多事情發生改變。

觀察了一下鎮子的改變,陳長生跟隨着自己的記憶,向某個熟悉的地方走去。

很快,陳長生來到了鎮子邊上的一處農家。

看着那熟悉的房子,陳長生不由嘴角上揚了一下,隨後開口道:「請問念慈在嗎?」

聞聲,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從屋裡探出頭來。

「你找誰?」

看到這個小女娃,陳長生愣了一下。

「這裡不是念慈的家嗎?」

「我不認識念慈,你找錯地方了。」

面對小女娃的的話,陳長生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

當時適逢戰亂,念慈只是一個普通人,或許她早已經不在了。

想到這,陳長生當即準備轉身離開。

「長生,是你嗎?」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陳長生背後響起,陳長生整個人頓時如遭雷擊。

平復好激動的心情,陳長生慢慢轉身,曾經熟悉的面孔再次映入眼帘。

「砰!」

女子手中的菜籃子掉在了地上。

當確定眼前這個人之後,念慈當即用手捂住嘴巴,眼中的淚水瞬間磅礴而下。

「不許欺負我娘!」

看到自己娘親哭了,小女娃立馬從屋裡沖了出來,然後張開小手攔在兩人之間。

聽着小女娃的稱呼,陳長生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向曾經的青梅竹馬。

面對陳長生的目光,念慈沒有閃躲,只是緩緩伸出手撫摸着陳長生的臉。

「十年了,你還是和當初一樣。」

「為什麼?」

陳長生最終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聞言,念慈笑了笑,然後低下頭寵溺的摸了摸小女娃的頭。

「我們分開之後,我被匪徒追殺,後來是他將我從死人堆里救了回來。」

「半年之後我養好了傷,戰亂也停止了。」

「他和我一起回到了這裡,當時李瘸子說你在他哪裡買了一具棺材。」

「然後我等了你三年……」

說到這,念慈停頓了一下,眼中閃過了一絲失望和無奈。

隨後念慈長舒一口氣笑道:「這三年來一直都是他照顧我,他對我真的很好。」

聽到這話,陳長生愣了一下。

隨後釋懷的笑了,只不過這笑中帶着幾分苦澀。

沉睡十年,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個很短的時間。

可是對念慈來說,十年太漫長了,人生又能有幾個十年呢?

當初分開的時候,自己和念慈都是二十歲。

十年之後,自己還是二十歲的樣子,可念慈已經三十歲了。

其實從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她和自己就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想到這,陳長生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女娃的頭笑道。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面對陳長生的話,小女娃轉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娘親,似乎是在詢問娘親的意思。

「告訴叔……告訴哥哥吧,他是娘親的故人。」

得到了娘親的同意,小女娃脆生生的說道:「我叫李念生,今年六歲了。」

「念生,」陳長生念叨了幾遍這個名字,隨後笑道:「真是一個好名字。」

「哥哥的名字當中也有一個『生』字,不過我叫陳長生。」

「你可以叫我長生哥哥。」

說完,陳長生起身離開了。

見狀,念慈下意識的開口道:「你要去哪?」

聞言,陳長生的腳步停頓了一下,背對這母女兩人揮了揮手說道。

「我原來的房子不在了,但我看李瘸子的棺材鋪還在,我去他哪裡住一段時間。」

說著,陳長生的背影逐漸遠去。

看着陳長生的背影,李念生仰頭問道:「娘,長生哥哥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朋友,是一位很熟悉的故人。」

「那他找的念慈是誰?」

「可能是他的青梅竹馬吧,畢竟『念慈』這個名字,一聽就是男子對心上人私下的稱呼。」

「原來是這樣呀!」

「那長生哥哥能找到他的心上人嗎?」

「不知道,或許他已經找到了。」

念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隨後看向李念生笑道:「好了,爹爹快回來了,我們一去做飯給他吃好不好?」

「好!」

李念生高興的叫了一聲,然後就蹦蹦跳跳的跑向了廚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