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你想讓我道歉?(回憶篇)

第9章 推下樓?看好了,這次才是我推的(回憶篇)

夜色降臨,一道人影站在南宮承耀卧室的床頭,憤恨的盯着手中的報告,由一開始的不可置信到最後變得的憤怒。

她將手中的報告放回原位,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蜷縮在床上,反應過來後她心中又莫名的有一絲報復的快感。

要是讓那女人知道她爸在外面有私生女,還得到了她兩個兒子的認可,一定會氣的心臟病發。

說不定等她走了,她就能回到主院住了

第二天。

關於凌微微帶着人去次所圍堵轉校生結果一行人都被擔架抬上救護車,以及轉校生是南宮柔二哥的「妹妹」的事情在校園裡以飛快的速度傳了一遍。

「卧槽,你們不知道南宮柔的兩個哥哥是真的帥!!我一個男生都差點腿軟!!!」

「什麼啊!你們沒聽說新來的是『妹妹』嗎?不就是仗着那一張臉嘛!據說連團寵的南宮柔都被她二哥冷落了,還讓她在學校里好好照顧人家。」

「你們這群人,沒有證據的事情亂傳什麼?不知道謠言可畏?」

「什麼呀,有路過的同學親眼看到的南宮二哥摟着慕瑾的,據我所知南宮家只有一個女孩兒。」

「不會空穴來風的,我問過南宮柔,她說的吞吞吐吐的,還說南宮家連旁支都沒有這號人,還讓我不要亂說,對人家女孩子名聲不好。」

「我南宮女神果然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

······

霍允安一進教室就察覺到了教室內奇怪的氣氛,看見她來突然就安靜下來了。

還沒等她回到位置上就看見自家的座位上灑滿了各種各樣的顏料,就連書本都沒能倖免遇難。

周圍的人寂靜無聲的看着這一幕,臉上的表情各異,有看笑話的,有憐憫的,有疑惑的,還有不忍的。

唯獨南宮柔眼裡全是幸災樂禍,一個私生女居然敢在她面前蹦躂,還敢讓自己給她問好。

霍允安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面帶笑容,上挑的狐狸眼掃視班級一圈,眸底隱藏着冰封的寒意,「誰幹得?」

聞言,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時間你看我,我看你,只有兩個男生在對上霍允安的視線後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直接低頭用做作業來掩飾自己的不安。

看到那兩個男生心虛的樣子霍允安走過去,散漫的嗓音意味不明的問道,「是你們?」

話音剛落,門口就出現一個肩上搭着校服的身影。

是裴晏回來的,他站在門口掃視班級一圈終於找到了氛圍不對勁的源頭,大概了解到發生了什麼。

正擰眉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時候,注意到他的神情,一個小弟的指尖默默的移到了他的桌子上,順便遞了一個眼神給他。

目光落到滴在他桌子上的一滴極其容易忽略的顏料上,他眼睛一亮,隨後變得嚴肅起來。

他走到自己的桌子旁,白皙的指尖指了指桌子上那毫不起眼的一滴,「誰幹得?自己站出來。」

眾人的目光隨着他的指尖落到桌子上,額頭紛紛落下一排黑線。

視力好不的甚至根本什麼都沒看到。

唯獨那兩名男生聽到裴晏的發問,瞳孔猛然一縮,顯然沒想到裴晏會插手這件事。

正當他們打算繼續裝死的時候,外面響起一道聲音。

「你們班怎麼回事?沒聽到上課鈴聲?還不滾回自己的位置上!」

往日如同魔鬼般的聲音此刻卻十分悅耳,他們最不想看到的臉,也變得和藹可親起來。

教導主任熟悉的訓斥聲讓班上大部分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裴晏,你又遲到還不穿校服?」

教導主任每天都要說一遍,但從來沒生過氣,畢竟裴家有權有勢,學校得獎還要靠裴晏,他也只是象徵性的問問。

「昨天學習忘了時間,通宵了。」裴晏敷衍的話張口就來。

昨晚和他通宵打遊戲的小弟:「······」

「下次注意!」

又是熟悉的話,班裡的同學耳朵都聽的起繭子了。

「嗯。」隨即目光落在桌子上,「不過現在有點事情需要您處理一下。」

教導主任看到五顏六色的桌子和課本也皺眉,語氣明顯不悅,「這是誰弄得?誰這麼欺負新同學的?」

一班是尖子班,新生才來居然發生了這種惡劣的事情,很容易影響到他們雲城中學的形象。

「老師,估計是不小心打翻的吧!」一名知道一點實情又和那兩名關係好的男生笑着說。

「是啊,老師,這點小事就不麻煩您了。」南宮柔也開口說到,「相信慕瑾同學也不會在意這一點小事的,只要清理乾淨就行。」

「這件事情會查出來給新同學一個交代的。」見南宮柔開口,又看到那兩名同學心虛的樣子,教導主任想了想說道。

南宮柔私下的事情他也知道一點,在看看那位新同學的長相,以及校園裡的一些傳言,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他表弟還在南宮家的公司工作,他也不想真惹惱了南宮柔。

裴晏皺眉剛想說些什麼,就見霍允安直接走到另一邊,長腿一抬,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踹翻一個男生的桌子,在慣性作用下連帶着另一個直接翻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桌面上的東西散亂一地,各種劈里啪啦的聲音搭配着散架的桌子,刺激的人頭皮發麻。

那兩名男生的臉頓時變了。

霍允安也轉過頭,明艷的眉眼輕佻,紅唇輕啟,「不好意思啊!這件事情會給兩位同學一個交代的,相信大家一定不會在意這點小事的,一會兒清理乾淨就行。」

散漫又放肆的樣子落在所有人眼中。

班上的同學驚呆了,又野又欲,有點腿軟,心跳加快是什麼回事?

原來他們對新來的同學的人設一點都不了解。

教導主任的臉色難看,用手指着她,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該說的都被她說了,「你······你······」

站在一旁的裴晏眼中划過一抹欣賞,不愧是他看上的同桌。

「行了,主任您也別生氣了,這點小事他們也不會在意的。」裴晏說著還漫不經心的將落在地上的課本用腳踩了幾下,然後直接踢向垃圾桶的方向。

「您可以走了,我還要準備三天後的省物理競賽,在這兒您會打擾到我。」

教導主任的臉更綠了,雖然參賽的不止他一個,但裴晏確實最有希望奪冠的。

最後教導主任滿腔怒火的走了。

一時間班裡靜默了。

裴晏弔兒郎當的坐在桌子上,抬腳踹了踹前面的兩名同學,「還不快給老子滾去把這裡打掃乾淨。」

「晏哥,這事兒也不一定就是他們兩乾的,萬一誣陷了好人怎麼辦。」有人弱弱出聲。

「他說的對,裴晏,你可不能因為人家長得好看就隨便誣陷同學。」南宮柔的聲音適時響起,一副公平公正的樣子,「你有什麼證據嗎?」

「老子做事不需要······」

「證據啊,當然有。」抱着iPad的霍允安揚起唇角,「不是有監控?」

一個男生原本提起來的心頓時有放下去,頓時不慌了,他抬頭看着霍允安的目光含着一絲挑釁,「若是拿不出證據,記得道歉,順便將這裡收拾好。」

「對啊,快把證據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另一個男生附和,完全忘了他們剛剛心虛的樣子。

差點忘了,他們班上的監控早就毀了。

霍允安連接了學校的投影,走廊里的畫面頓時變得清晰起來。

放學後的一個小時,兩個男生鬼鬼祟祟的返回,翻窗進了教室,手裡還提着一個袋子,不一會兒他們又翻窗出去了。

兩張得意的臉頓時僵住,臉漲通紅。

「我說有監控,可沒說是教室里的監控。」看着那兩人的樣子,霍允安悠悠出聲。

「林洋,孫浩,虧我剛剛還幫你說話,沒想到真的是你做的。」之前弱弱出聲幫他們辯解的男生變得憤怒。

「辣手摧花,敢做不敢當。」

「就是,平日里老老實實的,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人。」

······

看熱鬧的同學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紛紛譴責起來。

兩人最後只能落荒而逃,南宮柔的面色也不好看。

「南宮柔,你剛剛不是還一副正義的樣子,現在道歉吧!」裴晏雙手抱胸,得意的看着南宮柔。

「我剛剛只是好心,大家都是同學誰知道他們是那種人,況且慕同學還沒說話呢!」南宮柔咬唇,一副委屈的樣子。

「以二哥和慕同學的關係,她應該不會和我計較的對吧!」南宮柔看向霍允安。

一個私生女而已,就算有點小能力,也不會想得罪她一個正室的孩子。

她南宮柔才是擁有南宮家繼承權的那一個人。

「當然,道歉吧!」霍允安漫不經心的帶上藍牙,回復郵件。

南宮柔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為難看,眼神中還含着一絲不可置信,根本沒想到慕瑾竟然真的想讓她道歉。

正為難的時候,班主走了進來,他皺着眉頭,「你們怎麼回事,班級里烏煙瘴氣的,還不趕快收拾一下。

另外,期中考試剛過,過幾天有一個家長會,請大家務必帶家長來參加。」

······

經過一系列的事件,霍允安難得過了幾天風平浪靜的日子。

班級里也都知道了新來的轉校生不好惹,現在大家唯一好奇的就是這位成績怎麼樣。

畢竟那樣一張臉,隨便加一個長處都是王炸。

可惜在她來之前,他們才剛剛考完期中。

「啊!!!」

「不好了!不好了!南宮柔摔下樓梯了!有沒有人,快來人送去醫院。」

一聲尖叫傳來,很快就有人大喊起來,頓時所有人都驚住了,顯然沒想到家長會當天會發生這樣得事情。

「愣着幹什麼,快去通知老師和家長啊!柔柔的大哥應該快到了。」柳月扶着南宮柔衝著周圍站着的同學吼道。

但她卻並沒有扶着南宮柔去醫務室,而是佯裝吃力地一直慢慢磨蹭。

南宮承耀和南宮承硯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南宮柔被人艱難的攙扶着白皙的腿上全都是血,染紅了白裙子。

南宮柔虛弱的喊了一聲大哥,可剛抬頭她就僵住了。

因為要參加家長會,南宮承硯特地換下了常穿的白大褂,都是正裝,兩人有長着一樣的臉。

這讓平時靠衣服區分兩個人的南宮柔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往哪邊走。

柳月也傻眼了,她特意想在南宮大哥面前表現一下她和南宮柔深厚的姐妹情誼,可現在卻不知道往哪邊走。

她壓低聲音,「柔柔,哪一個是你大哥啊?」

南宮柔紅了眼眶,帶着哭腔,「大哥,我好痛啊~」

說完在柳月的攙扶下象徵性的往前走了兩步,期待着南宮承耀自己過來。

看着這一幕,戴着藍白條紋領帶的俊美男人率先抬起了腳,見狀,南宮柔眼睛一亮,鬆開柳月就往前走,想要抱着男人的腰撒嬌。

卻忽略了戴着黑白條紋領帶的男人慢了一步的動作。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人都有些觸動,為這感人的兄妹情。

只有站在二樓俯視着這一場面的霍允安惹不住唇角上揚。

注意到她這一動作的還有一直在旁邊看着她的裴晏,裴晏嘴裏含着一根棒棒糖,走到霍允安身邊,開口,「你不下去?剛剛我可是都看到了,南宮柔一會兒就應該表演了,這把火肯定會燒到你身上。」

他有掏出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遞過去,「給你,看在你是我同桌的份上,我可以幫你作證,不過你要通過我的微信。」

說到最後,裴晏的語氣有些鬱悶。

他還是第一次主動加女孩子的微信呢!結果遲遲沒有被通過。

這年頭,同桌太冷漠!!!

霍允安剛想說不用,結果下一刻草莓味的棒棒糖就被塞到了她手裡,到嘴邊的拒絕變成了,「謝謝。」

想了想,她又補充了一句,「她找錯人了,那是二哥。」

話音剛落。

讓周圍的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裴晏的棒棒糖都差點掉在地上。

藍白條紋領帶的男人在南宮柔撲過來的一瞬間整個人靈活的往旁邊一側,躲開了南宮柔的擁抱。

而南宮柔直接和堅硬冰涼的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摔得狼狽不堪,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青紅交錯又不可置信。

她從小到大就沒有如此狼狽過,還是在眾人的注視下。

「大哥,你······」

周圍的人也愣了,一時間沒有人反應過來要去扶起南宮柔。

什麼情況!不是都說南宮柔是團寵嗎?

還是南宮承耀率先反應過來,心疼的將南宮柔扶起來,沉着臉,語氣不悅,「承硯,你過分了!」

南宮承硯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她想抱的是大哥,又不是我,我躲開不是很正常嗎?再說,你沒看到她根本分不清我們兩個。」

南宮承硯矜貴的眉眼上儘是不屑,嫌棄的看了一眼摔得灰頭土臉的南宮柔,他大哥的眼神怕不是有什麼毛病,捧着一隻麻雀當鳳凰寵。

「不說了,我去找小瑾兒了。」南宮承硯還沒轉身聽着南宮柔的聲音就沉下了臉。

「大哥,你別生氣了,都是我說了一些不該說的,慕瑾才把我推下樓梯的,確實是我不對,不應該一直讓她上課注意聽課,是我多管閑事了。」

南宮柔在南宮承耀的懷裡低聲啜泣,顫着聲音,在人看不到的角落卻勾起一抹笑容。

「南宮柔,話可不要亂說。」南宮承硯清悅的嗓音裹挾着寒氣,看到南宮承耀皺着眉頭一眼不發的樣子更是生氣。

「大哥,你不是真的相信了吧!」

「二哥,你別生氣,是我說錯話了,我就是不小心摔下來的,你別因為慕瑾和大哥生氣好不好。」南宮柔咬着唇,眼淚要掉不掉,搶在南宮承耀前面開口。

「卧槽!原來是慕瑾推南宮柔下樓的嗎?這也太狠了,她們應該沒什麼交際才對。」

「怎麼沒有,你忘記學校的傳言了嗎?看看南宮二哥護着她的樣子。」

「嫉妒心真可怕!」

「女人才可怕好不好?」

······

四周低聲的議論傳到南宮承硯的耳朵里,他俊美矜驕的面龐遍布寒意,「大哥,她若是再不說實話,你可別怪我做出什麼?」

事關南宮柔,南宮承耀不在保持沉默,「小柔,別說了,我帶你去醫院。」

「不行,這件事情弄清楚她才能走。」

「大哥~」南宮柔可憐兮兮的喊了一聲。

南宮承耀一時之間進退兩難,兩個都是他妹妹,現在發生矛盾,弟弟也參合進來,他一時之間有些頭大。

「卧槽!你是怎麼分清楚連個長得一樣,氣質和着裝都差不多的人的?」

這次裴晏的棒棒糖是真的掉了,不過他也不在意,「現在要下去不?人家都說是你推的了?」

雖然二樓聽的不太清楚,但無奈議論聲太多。

「有眼睛就行。」霍允安丟下一句話就走下去。

僵持的氣氛也隨着霍允安的到來被打破。

「小瑾,小柔說是你推她下樓梯的,你······」對上霍允安清澈的瞳眸,

南宮承耀一時之間竟然不敢直視她。

「你想讓我道歉?」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