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哦!我好怕怕~(回憶篇)

第8章 你想讓我道歉?(回憶篇)

雲城中學一班,得到消息的同學議論紛紛。

「小道消息,聽說有轉校生來我們班,是天菜級別的。」

「不過一來就是我們班,不出意外應該還是個學霸,不然到我們班不一定跟得上進度。」

「能和我們南宮女神比嗎?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關鍵是還有才。」

「一邊去,誰不知道你眼瞎,是南宮柔的舔狗。」一個男生弔兒郎當的將長腿搭在自己的課桌上,嘴裏還含着一隻棒棒糖。

「晏哥說笑了!」男生陪笑,他家世一般,裴晏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就是,她論顏值比不過野哥,每次考試都被晏哥壓一頭,還整天裝的柔柔弱弱的樣子。」一個男生嗤笑道。

坐在前排的南宮柔聽着後面的議論,眸光閃了閃,眼中儘是不悅。

作為南宮家的小公主誰不捧着她,讓着她,偏偏裴晏那一幫人總是和她不對付。

不少人都抱着看熱鬧的心態,想看看這位轉校生究竟是何方神聖。

很快班主任姜老師走了進來笑呵呵的對着身後的人說,「好了,快進來。」

很快一道人影出現,女孩的眉眼明艷昳麗,一雙狐狸眼更是恍若璀璨星河,讓人一眼記住。

原本嬉戲打鬧的同學頓時停下了動作,好像被按了暫停鍵,視線一直盯着門口的身影。

「我叫慕瑾。」散漫的聲音悠悠響起,拉回了眾人的思緒。

果然,小道消息誠不欺我!

這模樣,放到校花南宮柔身邊,南宮柔都得被吊著打。

看看人家,再看看校花,頓時覺得校花索然無味。

與此同時,左後一排傳來噗通一聲。

眾人前期望去只見他們的校霸兼學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臉的興奮。

完了,他們晏哥不會是看上這個新來的轉校生了吧!

裴晏得一眾小弟不約而同得想道。

「看什麼看!」注意到大家的視線,裴晏迅速爬起來,「老師,您繼續。」

聞言,眾人一致轉過頭。

「還有沒有別的?」站在台上得班主任瘋狂暗示。

「我坐哪兒?」

班主任:「······」

「你隨便選。」

霍允安的視線掃過全班,只有三個空位,靠窗的兩個女生旁邊擺滿了東西,顯然是不想讓她做,目光落在最後一排。

只有剛剛摔倒的那個男生旁邊的位置是空的,見狀霍允安直接走到了那個位置上。

大部分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戲得樣子,只有部分女生等着看新來的人出醜。

這個女生是瘋了嗎?居然敢坐晏哥旁邊!

南宮柔也握緊了手中的筆,等着這個一來就搶了她風頭的人出醜。

長得再好看又怎麼樣,還不是沒有腦子!

而此刻得裴晏面上桀驁不馴和冷漠,但心裏看着這個完全長在他審美點上的女孩子拎着書包走向他旁邊的位置的時候,一顆心不受控制得心砰砰亂跳,小鹿亂撞。

「裴晏,我的名字。」

霍允安剛一坐下,身旁就響起一道略帶張揚的聲音。

「慕瑾。」

霍允安拉開椅子,將書包放在桌子上,擺好書,拿出來自己的iPad,打開隱形藍牙戴好,開始回復郵件。

沒辦法,什麼都不記得,她必須要先找個工作保證自己的收入來源。

裴晏也直接打開遊戲,餘光卻默默注視着身旁的人。

台上的老師專心講課,並不在一台下的學上在幹什麼。

一班屬於尖子班,家世好的差的都有,家世不好的只有高考一條路自然會努力學習。

家世好的,早就接觸過各種資源,知識儲備量以及日後發展根本不用老師操心。

所以他們只負責講課。

上午的課很快結束,大家也都四散而去各忙各的,或者小團體又活動。

新來轉校生的消息也迅速傳遍學校。

十班。

「凌姐,聽說了嗎?這轉校生一來就直接坐在了裴晏身邊,生怕裴晏看不到她一樣,凌姐,你可要拿出裴夫人的氣勢。」

女生的聲音含着奉承討好。

「人家仗着自己長得好看唄!新晉校花,聽說把南宮柔都比下去了。」說話的女生陰陽怪氣。

「本來就長得好看啊!憑實力當選校花,你就別酸了。」

一個抱着籃球準備出去的男生隨口說了一句。

「庸俗,你們男生就知道看臉,人家南宮柔長得好看,又才藝雙全,她算什麼?那裡比得上南宮柔?」一女生瞪了一眼說話的男生,懟了過去。

「你又不了解,你怎麼知道比不上?」男生滿不在乎的直接離開。

唯獨坐在座位上的凌微微黑了臉,整個年級的人都知道她喜歡裴晏,可現在一個轉校生都敢和她搶人了!

「別亂說,下午盯着點,我和小柔關係好,搶了她的風頭就是和我作對。」凌微微揚了揚下巴,神色倨傲。

說完她就直接去找南宮柔了,她也不是真的沒腦子,在不知道轉校生背景的情況下就貿然動手。

······

下午第三節課下課。

衛生間里,霍允安剛洗完手,凌微微就帶着一眾人堵在了門口,一時間眾人面面相覷都停下了動作。

「新來的留下,其他人趕快滾!」

「就是,我們凌姐要教教新人規矩,識相的知道該怎麼做。」一個黃頭髮的女生附和道。

「凌姐請,我們什麼都沒看見。」不知是誰開口的,一時間其他人紛紛附和。

「對對對!我什麼都不知道。」

「突然想起來,我作業還沒做先走了。」

「走了走了。」

其他人迅速離開,就連剛進次所的人都選擇強忍體內的感覺直接離開。

還有些人見怪不怪,顯然已經習慣了。

「喂!新來的,你過來,姐好好教教你規矩。」凌微微斜倚在門框上,趾高氣昂的沖霍允安勾勾手指。

霍允安瞥了她一眼,不緊不慢的走到烘乾機旁將手伸到下面吹乾手上的水,唇瓣輕勾。

凌微微看見霍允安一副不把她放在眼裡的樣子神色陰鶩,她捏緊拳頭,冷笑一聲。

這個新來的還真是猖狂,什麼背景都沒有就敢無視她。

「你去,教教她什麼叫規矩。」凌微微轉頭看向黃頭髮女生。

「好嘞!凌姐放心。」黃髮女生掰掰手腕,衝過去就想在那張讓她嫉妒的臉上狠狠留下一道血痕。

「啊!」

「咔嚓!」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霍允安捏住她的手腕「輕輕」一掰,隨後像扔垃圾似的直接將人拖着甩到次所隔間往裡一踹。

女生漲紅了臉,拚命掙扎,卻沒有任何作用。

霍允安嫌棄的擦了擦手,散漫昳麗的眉眼揚起,勾唇一笑,陽光下那雙璀璨的狐狸眼中儘是寒芒,「垃圾就該待在垃圾桶。」

「你們給我一起上,出了事有我擔著。」凌微微神色陰冷,「放心,學校不會找你們麻煩的。」

「啊!」

「嗷!!!」

「啊!——救······啊!!!」

不一會兒,一眾人橫七八豎的躺了一地。

「真是欠收拾啊!」霍允安說完對着凌微微的腹部毫不客氣地踹上去。

凌微微痛的腦子發懵,臉色慘白,顫抖着嗓音,「你······你就不怕學校讓你退學?我······我把可是上市集團老總,你···你不能···不能這麼對我!」

「哦!我好怕。」霍允安毫不走心的應了一句,直起身,漫不經心的踩上了她的手。

「啊啊啊!啊!我······我錯了,放······放過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找你的麻煩,」

凌微微瞳孔一縮,痛的冷汗直流。

躺在地上哀嚎的一眾人看到霍允安這狠厲的樣子只覺得毛骨悚然,頓時收住了聲音,默默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

校長辦公室。

霍允安推門而入就看見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上和校長相談正歡。

「校長,您找我有事?」少女眉眼慵懶散漫,眼神格外清澈。

難以想像這會是一個直接動手打傷一眾同學的人。

「凌同學是你打傷的?」校長神色平靜,並沒有發怒的跡象。

這位是南宮家二少送進來的,在他人沒有過來之前這件事並不好處理。

至於凌微微的「事迹」他多少知道一點,只不過礙於凌氏的面子,他向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對。」霍允安並不否認。

「你父母是幹什麼的?」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人問道。

「我並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霍允安眉眼散漫。

「很有膽識,那你知道凌微微是凌氏的大小姐嗎?」男人沉着臉繼續發問。

「慕瑾同學,你知道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

「不知道你想讓我妹妹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辦公室的們再次被打開,南宮承硯大步走了進來,身上還穿着沒來得及換下來的白大褂,俊美矜驕的臉龐上一片冰冷。

他沒想到這才第一天,就有不長眼的想欺負他妹妹。

「南宮二少,這位慕瑾同學是您妹妹?」中年男人立即站了起來。

就連校長也驚呆了,不是說南宮家就一個女孩兒?

「我只有這一個妹妹,還有你想讓我妹妹付出什麼代價?」南宮承硯矜驕的眉眼冰涼一片。

「是這樣得,令妹打傷了我女兒,她現在還躺在醫院,所以喊她過來問問情況。」中年男人臉上堆着假笑。

心下卻不甚在意,噁心的目光掃過霍允安明艷昳麗的臉龐,心下冷笑。

怕不是情妹妹!

都傳聞南宮家的少爺潔身自好,如今看來也不盡然。

「你的意思是,責任在我妹妹身上?」

中年男人臉上的笑容又弱幾分,「南宮二少,這是事實。」

「有監控嗎?證據呢?你沒看到我妹妹嬌嬌柔柔的,說不定是他們都想和我妹妹做朋友互毆的。」

南宮承硯一把將霍允安摟進懷裡,俊美的臉上一片認真。

霍允安:「······」

校長:「······」

中年男人的臉色更是難看。

「南宮二少,您······」

中年男人的話還沒有說完,校長室的們再次被推開,穿着手工定製的純黑色西裝,身姿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你是對我妹妹有什麼意見?」南宮承耀踏入辦公室,就看到南宮承硯摟着妹妹,他走過去不動聲色的將兩人分開。

「沒,沒什麼意見,主要是林校長說令妹打傷了我女兒。」中年男人笑得牽強。

突然被點名的林校長在心裏暗罵一聲,卻不得不陪笑,「是這樣的,今天凌同學和慕瑾同學發生了一點矛盾,現在凌同學一眾人正在醫院,所以我們想了解一下這件事情。」

「想了解起因早說啊!我這裡有。」霍允安散漫的嗓音悠悠響起,拿下了制服上的校徽。

一道道的聲音從校徽中響起。

「喂!新來的,你過來,姐好好教教你規矩。」

「你去,教教她什麼叫規矩。」

「好嘞!凌姐放心。」

「啊!」

「咔嚓!」

······

聽到後面的悶哼聲,骨裂聲,校長以及中年男人都覺得骨頭隱隱作痛。

就連南宮承耀以及南宮承硯都不由得多看了霍允安兩眼。

霍允安慢悠悠的將校徽再次戴在胸前,紅唇輕啟,「怎麼樣?不知道各位還滿意嗎?」

下一刻周寧出現在門口,「總裁,凌家這段時間的合作方已經完全統計出來了。」

中年男人頓時一顫,後背開始冒冷汗,「誤會,都是誤會,小孩子不懂事,我回去一定會好好教訓她的。」

「凌總,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承擔後果的,現在事情大家都了解了,不知道你對這個代價還滿意嗎?」

南宮承硯把仔細觀察着霍允安胸前的校徽,淡淡出聲。

······

與此同時,一班。

「柔柔,我剛剛看見你的兩個哥哥了,都往校長室的方向去了。你說他們是不是專門來為你下次巡演找校長請假的?」一個女生笑嘻嘻的對着南宮柔眨眼,眼中全是羨慕。

「他們沒告訴過我,可能是想給我一個驚喜。」南宮柔內心激動,表面上卻裝作淡定從容。

「啊啊啊!我酸了,你到底是什麼公主命啊!哥哥長得那麼帥就算了,還各個是妹控。」

聽到這話,南宮柔更是掩飾不住面上的喜色,「好啦!要不我帶你去近距離認識一下?」

「真的嗎?柔柔,啊啊啊!你真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一枚。」那名女生激動的雙眼放光。

那可是南宮家的少爺啊!有錢有才還有錢。

「好了,不會騙你的,走吧!我們一起去校長室。」南宮柔把東西一放,自己也有些迫不及待。

南宮柔和那名女生到校長室的時候,中年男人早已不知去向。

校長室的門虛掩着,隱隱能夠聽到裏面的聲音,南宮柔沒有多想,敲門之後就直接進去了。

「大哥,二哥,你們是來幫我······」

話音戛然而止,只見她的兩個哥哥一左一右的坐在那個新來的轉校生身邊,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很開心的樣子。

校長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小柔」南宮承耀看見她立即站了起來,他還沒想好應該怎麼介紹,害怕她多想。

倒是南宮承硯不管她怎麼想,「過來認識一下,慕瑾,我妹妹。」

「小柔,這是你二哥認得妹妹,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她剛轉學,你在學校多照顧她一下。」南宮承耀說的乾巴巴的,朝霍允安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

不能給親妹妹一個光明正大的介紹,讓他覺得愧疚。

反倒是南宮承硯對他的介紹十分不滿,但也不能不給自家大哥面子。

「大哥,二哥,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柳月。」南宮柔直接忽視霍允安,將一旁的柳月介紹出去。

「你······你們好。」近距離接觸讓柳月有些激動,但問好之後她就老老實實的站在了一邊。

她總覺得氣氛有些詭異。

「嗯。」南宮承耀一向很給南宮柔面子。

「南宮柔,過來向小瑾兒問好,有沒有禮貌。」即使是在外人面前,南宮承硯也絲毫不給南宮柔面子。

南宮柔壓下眼底的怨恨,在同學的目光中有些難堪的走到霍允安面前,揚起一抹笑容,「你好,我叫南宮柔,大家都在一個班,以後學習上有什麼不懂得都可以來問我。」

「慕瑾。」霍允安的聲音沒有什麼起伏。

「大哥,你上次就放了我的鴿子,這次巡演你一定要來聽我彈琴哦~」南宮柔故意跑到南宮承耀身邊,晃着他的胳膊撒嬌。

「好。」南宮承耀揉了揉她的發頂,答應下來,冷硬的眉眼都柔和下來。

「大哥,我先帶小瑾兒回家了。」南宮承硯擋住霍允安的視線,不想讓她看見這兄友妹恭的一幕。

「嗯。」應下來,南宮承耀怕南宮柔失落轉頭道,「小柔要不要提前和大哥回去。」

「大哥,就算最後一節課是自習課,我也不想早退,別忘了我可是要成為大哥的驕傲的!」南宮柔眨眨眼,笑意盈盈的說。

陡然間,她的目光落在了霍允安的手腕上,那就是她一直想要的藍寶石手鏈,沒想到卻落在了她手裡。

她大哥真的是忘記去拍賣會了嗎?

南宮柔壓下心底的疑問。

「好,小柔一直都是大哥的驕傲,還有二十分鐘,那大哥去車上等你一會,放學帶你去吃飯。」

「謝謝大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大哥再見,我們先回去了。」南宮柔拉着柳月一起離開了。

路上,南宮柔猶猶豫豫,有些難堪的看着柳月,欲言又止。

「柔柔,你怎麼了?」看到南宮柔的神色,柳月有些奇怪。

「慕瑾突然成了我二哥的妹妹,還轉到我們學校,該不會是我要有二嫂了吧!可慕瑾還是一個學生啊!」南宮柔刻意將重音放在了學生兩個字上面。

隨後又捂嘴,「應該是我想錯了,慕瑾那麼漂亮,二哥想讓她當妹妹也正常,如果我是二哥我也不介意再多一個漂亮妹妹。」

「好了好了,不說了,你也別多想,她和二哥回家,我們還要回去自習呢!」

南宮柔挽着柳月的手臂往前走,注意到她的神色滿意的勾了勾唇。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