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認親,和二哥住(回憶篇)

第7章 哦!我好怕怕~(回憶篇)

下一刻,一個穿着考究黑色西裝,眉眼深邃冷漠的男人出現在了門口。

南宮承硯一轉頭,就好像照鏡子一樣。

「大哥,我找到妹妹了,親的。」南宮承硯揚了楊手中的報告,眉眼矜驕,優越的下頜線揚起。

向來清冷,情緒不外露的人此刻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還不忘補充一句,「妹妹像我。」

「嗯。」來人並未和他計較,畢竟他們長得一樣,像他就是像自己。

南宮承耀快速走過去,抽過他手中的報告,翻看一遍,一向面癱的臉上,唇角控制不住的上翹,神色有些激動,忍不住催促道:

「妹妹在哪?快帶我過去。」

「等一下。」南宮承硯制止了他,「你先別去,妹妹是落海失憶被我救下的,除了我,她一時間可能還不太能接受其他人,等我先做好工作。」

「沒事,我們長得一樣,我可以代替你,你們接觸的時間不長,不會被看出來的。」南宮承耀面上帶笑。

別以為他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不就是想單獨培養感情。

「妹妹死而復生,母親一定會開心的。」南宮承硯生硬的轉移話題。

「我已經先讓爸過來了,媽那邊你注意一下,她最近身體狀況不太好。另外你再親自做一次,老三不是在國外拍戲,就別讓他分心了。」

南宮承耀一邊玩手機,意有所指。

「嗯。」南宮承硯想到遠在國外的老三直接應下,「不過鑒定就不用我在親自做了,醫院醫生很多。」

想單獨和妹妹相處,沒門!

······

病房外,南宮承硯閉了閉眼睛,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門。

身後的南宮承耀面色淡定,手掌卻忍不住攥緊。

楚瑜有事離開,房間里只剩霍允安一人。

霍允安還沒來得及說話,溫暖的懷抱伴隨着一陣清冽薄荷味突然來襲,讓她身體一僵。

南宮承硯將人緊緊的抱在懷裡,「小瑾兒是我妹妹,二哥的見面禮已經準備好了,和我一起······」

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股大力扯開,南宮承耀冷聲道:「鬆開,你勒到妹妹了。」

說完還不知道從哪掏出來一個小的方形的絲絨禮盒,「妹妹,這是見面禮之一。」

盒子打開,一條藍色的五芒星手鏈靜靜的躺在裏面,藍色的寶石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絢爛奪目。

南宮承耀不由得慶幸還好他準備送給小柔的禮物還沒來得及送出去。

而南宮承硯看到上次拍賣會上的物品被南宮承耀拿出來獻殷勤臉都黑了。

可惡,被搶先一步!

「大哥,這不是上次南宮柔一直纏着讓你送的東西嗎?小心她朝你發脾氣。」

拆了你的台,看你怎麼獻殷勤。

「她不是那麼不懂事的人,倒是你······」

「卧槽,我只是去接個電話,你們······」

楚瑜一打開門就看見南宮家兩兄弟爭着對小仙女獻殷勤,頓時如遭雷劈。

「介紹一下,我妹妹,親的。」南宮承硯微微側身擋住楚瑜的視線,俊美矜驕的臉上隱隱透着驕傲,優越的下頜線揚起,清悅的聲音暗含警告。

南宮承耀看着他的目光也帶着敵意。

楚瑜的嘴角抽了抽,「你不是只有一個妹妹?」

他也沒聽說過南宮家丟了一個孩子。

隨着他的疑問,拍到他腦袋上的是一份親子鑒定。

「搞什······」楚瑜將腦袋上的資料翻開,目光落在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率上,話音戛然而止。

「卧槽!!!你來真的?」

下一刻楚瑜不可置信的聲音徹響病房,南宮承硯已經提前捂住了霍允安的耳朵。

被搶先一步的南宮承耀:「······」可惡!

「小聲點,別吵到我妹妹,等會兒我爸過來,你再去幫我們做一下鑒定。」說完,南宮承硯小心的看着霍允安,怕她多想,又補充了一下。

「只是和爸做一下,多一重保障。」

「我都可以。」霍允安對此倒是無所謂,她對所謂的親情並沒有多大的執念。

「南宮承硯,你該去工作了。」南宮承耀此刻看着南宮承硯十分的礙眼。

「我今天休假,公司那麼多事,大哥那麼忙可以先回去。」南宮承硯毫不客氣的答回去。

「我今天也休假。」

「那個,我······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楚瑜連忙溜之大吉,目睹南宮家雙胞胎少爺幼兒園式拌嘴,不會被滅口吧!

霍允安無心看他們,繼續拿着手機了解自己想要的信息。

看着還是要儘快弄一台電腦。

另一邊,南宮易匆匆趕往雲城醫院,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女兒死了,只是妻子無論如何也不肯面對現實。

只是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真的沒有死,還被自己的兒子就了,緣分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江延,你說那真的會是我死而復生的女兒嗎?」即將踏入醫院的大門,南宮易反而有些不敢進去。

「先生,您應該相信兩位少爺。」站在一旁的江延神色恭敬,他跟在南宮易身邊很多年,自然也知道一些事情的內幕。

此刻,寬敞的病房裡南宮承耀,南宮承硯還在爭風吃醋,即使他們爭風吃醋的對象對他們的行為無感。

「咔嚓。」病房的門被打開。

站在門外為首的一人大概四十多歲,英俊儒雅,散發著歲月沉澱後的智慧。

而此刻他就站在門口,嘴唇輕顫,「像,真的很像!」

在他盯着霍允安的時候,霍允安也在無聲的打量着他。

血緣的神奇並沒有體現在她身上,他和南宮承耀,南宮承硯很像,可不管是誰她都沒有那種所謂的熟悉感,只是覺得這人可以信任。

南宮易情不自禁的往前走幾步,明艷昳麗的容貌更加清晰的映入眼帘,女兒繼承了妻子的容貌,縱然容顏又嫩卻難以遮擋傾城之姿。

尤其是那一雙漂亮到無以復加的眼睛,妻子的眼睛透亮卻又含着歲月的沉澱之美,而眼前的這雙眼睛也一樣清澈透亮,還有妻子年輕時不曾有的淡然。

若說來之前他還忐忑懷疑,但此刻他是一點懷疑都沒有了。

南宮承硯率先出聲打破了莫名的氛圍,「爸,他就是妹妹慕瑾,我們先做親子鑒定。」

南宮易走上前將兩個礙眼的兒子都擠開,將霍允安抱進懷裡,身體激動的顫抖着,眼眶忍不住泛紅,「不用做了,她就是我女兒,一定是。」

巨大的驚喜之下,所有組織好的語言都卡到了喉嚨禮,只能重複那一句話。

他想哭又想笑,妻子用命換來的女兒,讓妻子鬱鬱寡歡患病的女兒,所有人都以為早已夭折的女兒此刻正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霍允安此刻渾身僵硬,她不習慣這種近距離接觸,可她看着這個資料上現實的表面儒雅實則手腕狠厲,心機深沉的南宮家當家人因為自己激動到顫抖的樣子,一時之間心下複雜,就好像各種調料打翻了一樣,各種感覺的都有。

她能感覺的他那種發自內心的歡喜。

知道旁邊站着的兩個人看不下去一人一隻抓住南宮易的胳膊。

南宮承耀:「爸,你抱的太緊了。」

南宮承硯:「爸,你弄疼小瑾兒了,快放開。」

兩人的聲音拉回了南宮易的理智,他連忙鬆開霍允安,「弄疼你了?承硯快過來給小瑾看看。」

「我沒事,還是先做親子鑒定吧。」霍允安壓下心底的情緒。

「沒事,不用做,你就是我女兒。」南宮易擺擺手,眼中儘是驕傲,「你不知道你和你媽年輕時候長得多像,也像我。」

「還是做一下,避免以後會產生的不必要的麻煩。」和南宮易的激動不同,霍允安面上一如初見時那般淡定,眉眼散漫。

「好,小瑾說做就做。」南宮易一口答應。

在南宮易和南宮承耀充滿壓迫的目光下,南宮承耀還是親自用準備好的工具給霍允安抽血。

霍允安手臂的皮膚幾乎白的透明,除了淡青色的血管浮在肌膚之上,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傷痕。

南宮承硯離開之後,南宮易看着她的目光充滿心疼,「快和爸爸說說,這些年是不是很多人欺負你,是不是過的很不好?」

南宮易的語氣自責,充滿愧疚。

都是因為他沒保護好女兒,才害的她才出生不久就被說成夭折,害得她從小受盡苦楚。

「我是被救的,顱內淤血導致失憶,這些細密的傷痕因該是落海前划到的。」霍允安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她對電腦的了解不像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必然是又一定的資源才能接觸學習,在這種情況下她的生活不會太差。

「小瑾放心,大哥一定會查出你之前的身份的,害你的人一個都逃不掉。」南宮承耀搶在南宮易之前把話說出來。

再不吸引一下妹妹的注意力,他都快成透明人了。

透明人江延:「······」

你禮貌嗎?

一個時辰後,南宮承硯拿着鑒定結果回到了病房,結果在意料之中。

南宮易還是難掩喜色將結果認認真真的看了好幾遍。

「爸,媽最近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她那邊你要多注意一下,保證她的身體。」

南宮承硯適時出聲提醒,畢竟他媽的身體真的經受不起一點風吹草動了。

「知道。」南宮易握着霍允安的手,「小瑾,你媽媽最近身體很差心臟又不好,所以暫時還不能帶你回家,等我處理好一切我一定會第一時間接你回家的。」

「我明白。」霍允安完全理解他的心情,對她來說什麼時候都一樣。

「既然如此,妹妹就交給我照顧,大哥公司太忙又不經常住在家裡,我因為經常手術外面的房子更有人氣,適合妹妹修養。」

聽到這裡,南宮承硯的心思頓時活絡起來。

「不行,你平時半夜都有可能手術,容易打擾到妹妹休息,我那裡也很······」

「大哥,你別忘了南宮柔經常去找你,有時候更是直接住在你那,萬一碰面怎麼辦?」

話還沒說完就被南宮承硯打斷。

「小柔也是我妹妹,她們遲早要認識的,別忘了她也是你······。」

「停!我只有一個妹妹。」南宮承硯語氣帶着不耐,他以及三弟和南宮柔從小就不對付,也不知道他大哥這麼久能把她當妹妹的。

要不是長着一樣的臉,他都要懷疑他大哥也不是親生的。

「行了,你們都閉嘴,承硯你也注意點,小柔也是你妹妹。」南宮易出聲,看着霍允安的目光有些羞愧,他不知道該怎麼和她介紹那個對於她來說搶了她十八年人生的人。

「沒關係的,給我介紹一下。」霍允安一如既往的散漫平靜,讓周圍的兩個男人摸不透她到底介不介意。

只有南宮承硯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他和三弟都因為南宮柔被父親和大哥罵過,這次看他兩怎麼辦。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要對妹妹坦誠相對(添一把火),這樣就能一下幹掉兩個爭寵的人。

「爸和大哥都不好意思,還是我來說吧,南宮柔就是那個狸貓,爸跟大哥和她感情比較好,寵了十幾年。

但我和他一向不對付,為此還被他們一起罵過。」

說到最後南宮承硯清悅的嗓音裡帶着點委屈,俊美矜驕的臉上也有點失落,「可能是因為我沒和他們統一戰線,心裏只想着妹妹。」

此刻南宮易和南宮承耀的臉都黑了,偏偏還無可奈何,南宮承硯他們罵過,南宮柔也寵了十幾年。

南宮易:你還記得我是你老子嗎?

南宮承耀:你還記得我是你大哥嗎?

看着氣質清冷的南宮承硯一張俊臉帶點委屈的樣子,霍允安明艷散漫的眉眼都帶了一絲笑意,「那我就去二哥那兒住一段時間。」

畢竟救了自己,又是自己二哥。

南宮承硯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俊美的臉上優越感十足,「小瑾兒放心二哥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爸,大哥你們就先回去吧。」

他一邊說一邊悄咪咪拿出手機再損友群里狂發紅包,無視各種消息。

其他人也不介意,只希望這假高冷的貨抽風時間再長一點,隨後手指刷刷的狂點屏幕。

見狀南宮易和南宮承耀都有些失落卻又無從開口,一個他們虧欠了十八年,一個也是他們從小寵到大的。

「爸,大哥。」霍允安一人喊了一句。

三碗水端平。

「小瑾,你叫我什麼。」南宮易激動的盯着霍允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叫一遍,再叫一遍好不好?」

一旁的南宮承耀也是雙眸發亮,死死的盯着她。

「爸,大哥。」霍允安無奈,又喊了一遍。

既然是自己的親人,喊其他的也有些怪異。

南宮易抱着失而復得的女兒,再次眼眶泛紅,語氣哽咽,「小瑾,你知道嗎?你媽媽一直堅信你還活着,沒想到······沒想到······」

沒想到你真的還活着,妻子知道一定會激動的無以復加。

被南宮易愛憐的撫摸着後腦勺,霍允安一時間有些無所適從,最後只能僵硬的拍拍南宮易的後背。

惹得目睹這一切的兄弟二人一時間哭笑不得,還有妒忌,尤其是南宮承耀,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抱過自己的妹妹。

兩人對視一眼,雙胞胎的優勢在這一次發揮的淋漓盡致,一人拿紙巾給南宮易,一人將霍允安從他懷裡扯開。

南宮承耀:「爸,擦擦。」

霍允安也鬆了一口氣,她實在不會應付這種煽情的場面,她覺得她可能更適合扇人。

南宮易懷裡一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你們都不忙嗎?」

「董事長,總裁,慕珩那邊的人還有一個小時到公司,需要儘快過去一趟。」關鍵時刻江延及時出現。

「讓承耀一個人過去就行了。」南宮易皺眉,他才和女兒相認沒多久。

江延什麼時候也這麼沒眼色的。

感受到南宮易的不悅,江延也冤的很,「當初的這個項目就是總裁親自去談的,而且是董事長您說想見見慕珩那位年輕的總裁的。」

「爸和大哥既然有事就先去忙,我一會等二哥下班一起回去。」霍允安看着他們先出聲。

慕珩,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爸,大哥我會照顧好妹妹。」

「那小瑾爸就先離開,下次再去看你。」南宮易一步三回頭。

「小瑾,大哥已經讓人把東西送到承硯那裡了,你回去就能收到。」南宮承耀暗地裡沖南宮承硯露出一抹挑釁的笑容。

「不勞大哥煩心,我早準備好了。」

狀況外的南宮易:「······」

兩個逆子!

御海灣。

霍允安看着眼前的景象神色平靜。

各大高奢品牌的衣服如同路邊攤一樣一排一排的擺在那裡,鞋子也是整個鞋架一排排得擺好。

玉石,包包,首飾,護膚品等,應有盡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開商場的。

這讓一旁的南宮承硯臉色發黑得同時又有些開心。

南宮承耀把他想做的都做了那又如何,看這樣子妹妹也不見得喜歡,幸好他早有準備。

他清了清嗓子,「小瑾兒,這些都是大哥送的,他平時哄女人哄慣了,二哥給你的禮物再房間里,和二哥一起去看看。」

狀似無意得拉起霍允安得手就走,心中默默的想,南宮柔也算女人,他也不算說錯。

卧室門打開光線充足明亮,裝修的風格整體偏暖色調,桌椅都是質感高級得木製,映襯着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燈,整個地面都鋪上了一層毛茸茸的白色地毯。

窗戶上裝着白色窗紗,一小部分隨風飄起,各式各樣的毛絨玩偶整齊的擺放在一旁。

書桌上放着一部未拆封的電腦,南宮承硯指了指桌子上的電腦,「小瑾兒,那就是二哥送你的電腦,還有這個。」

南宮承硯不知道到從哪拿出來一個蠢萌蠢萌的玩具熊,毛茸茸的看着就很舒服,讓人想要狠狠的蹂躪。

一時之間,霍允安不知道應該如何婉轉的拒絕,「謝謝二哥,不過這個是不是不太適合我?」

「不行,熊騎士是用來守護小公主的。」南宮承硯俊美矜驕的眉眼滿是認真,清悅的嗓音帶着一點低沉的氣音,「收下好不好,不然二哥會傷心的。」

「我們安安不僅僅要會拿槍,也同樣是哥哥的小公主,要有小熊來守護。」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一雙白皙,骨節分明的手拿着小熊和槍的場景在腦海中浮現。

安安,這是她的名字嗎?霍允安微微失神。

「小瑾兒,收下它好不好。」南宮承硯的聲音喚醒了她。

霍允安伸手碰了碰它,她記憶中的那隻熊會不會比現在的更柔軟。

「謝謝二哥。」霍允安接過熊道謝。

南宮家別院。

曲調悠揚的鋼琴聲在一雙白皙的指尖下傾瀉而出,穿着白色連衣裙的人專註的垂眸注視着指尖下黑白的琴鍵,露出雪白的脖頸。

一曲終了,她轉頭眸光亮晶晶的看着衣着端正,身子筆挺的站在一旁的南宮承耀,一副求表揚的樣子,眸間確實掩飾不住的得意驕傲。

「哥哥不懂鋼琴,但也能聽出小柔的進步很大,這次的巡演一定會很成功的。」南宮承耀眼神柔和,他手揉了揉南宮柔的腦袋。

「那有獎勵嗎?上次和大哥說過的。」南宮柔眼底都是期待,她想要那條手鏈好久了,她早就暗示過那些朋友,那條手鏈他大哥一定會送給她的。

「那個大哥忘記了,這張卡裏面有abc萬,就當是賠禮。」南宮承耀遞出一張卡。

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告訴她,真正的南宮家小公主回來的,等到小瑾回來的那一天他媽必然會昭告天下。

到時候她的本來就不受他媽和弟弟們喜愛的她處境必然會更加艱難,南宮承耀的眼中划過不忍與心疼。

「那好吧!我這次就先原諒大哥。」南宮柔收下卡,低頭轉而用一種小心翼翼的的語氣試探,「那,我這次巡演成功可以回主宅住嗎?我很想媽媽,即使她不喜歡我。」

南宮柔眼底的怨恨幾乎要溢出來,憑什麼?她是南宮家唯一的大小姐卻連住在主宅的資格都沒有。

那個女人把她生出來卻不待見她,看不到她的優秀,就連兩個哥哥都看她不順眼。

「我會和媽好好說的,一定會帶你回去的。」南宮承耀看着她小心翼翼試探的樣子心疼極了,想着下次一定要說服他媽,把她帶回去,卻沒有看到南宮柔眼底的怨恨。

······

此刻,一個穿着校園制服,長相明艷的女孩兒冷漠的站在一所學院門口,臉上寫滿了拒絕,送她來的南宮承硯還在喋喋不休,一點都不符合他的氣質。

「小瑾兒,你雖然失憶但學業不可荒廢,都怪爸和大哥沒用,連你之前的資料都查不到。」

「不過沒關係,你先上高三,二哥相信你一定跟得上進度,學不好也沒關係。二哥可以養你一輩子。」

感受到霍允安的冷漠,南宮承硯還是決定把自己摘出來。

「二哥人微言輕,爸和大哥一定要我把你送你去,二哥也沒辦法。不過如果有人你看不順眼或者和你作對你就找二哥,二哥一定不會讓你被欺負的。」

「嗯。」

南宮承硯說了半天,霍允安冷淡的應了一聲。

她反抗過,可實在敵不過南宮易打感情牌時愧疚的樣子。

「小瑾兒放心,放學二哥會來接你的。」

「我可以自己回去。」

······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