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認親,和二哥住(回憶篇)

第6章 認親,和二哥住(回憶篇)(2)

這裡,南宮承硯的心思頓時活絡起來。

「不行,你平時半夜都有可能手術,容易打擾到妹妹休息,我那裡也很······」

「大哥,你別忘了南宮柔經常去找你,有時候更是直接住在你那,萬一碰面怎麼辦?」

話還沒說完就被南宮承硯打斷。

「小柔也是我妹妹,她們遲早要認識的,別忘了她也是你······。」

「停!我只有一個妹妹。」南宮承硯語氣帶着不耐,他以及三弟和南宮柔從小就不對付,也不知道他大哥這麼久能把她當妹妹的。

要不是長着一樣的臉,他都要懷疑他大哥也不是親生的。

「行了,你們都閉嘴,承硯你也注意點,小柔也是你妹妹。」南宮易出聲,看着霍允安的目光有些羞愧,他不知道該怎麼和她介紹那個對於她來說搶了她十八年人生的人。

「沒關係的,給我介紹一下。」霍允安一如既往的散漫平靜,讓周圍的兩個男人摸不透她到底介不介意。

只有南宮承硯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他和三弟都因為南宮柔被父親和大哥罵過,這次看他兩怎麼辦。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要對妹妹坦誠相對(添一把火),這樣就能一下幹掉兩個爭寵的人。

「爸和大哥都不好意思,還是我來說吧,南宮柔就是那個狸貓,爸跟大哥和她感情比較好,寵了十幾年。

但我和他一向不對付,為此還被他們一起罵過。」

說到最後南宮承硯清悅的嗓音裡帶着點委屈,俊美矜驕的臉上也有點失落,「可能是因為我沒和他們統一戰線,心裏只想着妹妹。」

此刻南宮易和南宮承耀的臉都黑了,偏偏還無可奈何,南宮承硯他們罵過,南宮柔也寵了十幾年。

南宮易:你還記得我是你老子嗎?

南宮承耀:你還記得我是你大哥嗎?

看着氣質清冷的南宮承硯一張俊臉帶點委屈的樣子,霍允安明艷散漫的眉眼都帶了一絲笑意,「那我就去二哥那兒住一段時間。」

畢竟救了自己,又是自己二哥。

南宮承硯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俊美的臉上優越感十足,「小瑾兒放心二哥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爸,大哥你們就先回去吧。」

他一邊說一邊悄咪咪拿出手機再損友群里狂發紅包,無視各種消息。

其他人也不介意,只希望這假高冷的貨抽風時間再長一點,隨後手指刷刷的狂點屏幕。

見狀南宮易和南宮承耀都有些失落卻又無從開口,一個他們虧欠了十八年,一個也是他們從小寵到大的。

「爸,大哥。」霍允安一人喊了一句。

三碗水端平。

「小瑾,你叫我什麼。」南宮易激動的盯着霍允安,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叫一遍,再叫一遍好不好?」

一旁的南宮承耀也是雙眸發亮,死死的盯着她。

「爸,大哥。」霍允安無奈,又喊了一遍。

既然是自己的親人,喊其他的也有些怪異。

南宮易抱着失而復得的女兒,再次眼眶泛紅,語氣哽咽,「小瑾,你知道嗎?你媽媽一直堅信你還活着,沒想到······沒想到······」

沒想到你真的還活着,妻子知道一定會激動的無以復加。

被南宮易愛憐的撫摸着後腦勺,霍允安一時間有些無所適從,最後只能僵硬的拍拍南宮易的後背。

惹得目睹這一切的兄弟二人一時間哭笑不得,還有妒忌,尤其是南宮承耀,他到現在都還沒有抱過自己的妹妹。

兩人對視一眼,雙胞胎的優勢在這一次發揮的淋漓盡致,一人拿紙巾給南宮易,一人將霍允安從他懷裡扯開。

南宮承耀:「爸,擦擦。」

霍允安也鬆了一口氣,她實在不會應付這種煽情的場面,她覺得她可能更適合扇人。

南宮易懷裡一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你們都不忙嗎?」

「董事長,總裁,慕珩那邊的人還有一個小時到公司,需要儘快過去一趟。」關鍵時刻江延及時出現。

「讓承耀一個人過去就行了。」南宮易皺眉,他才和女兒相認沒多久。

江延什麼時候也這麼沒眼色的。

感受到南宮易的不悅,江延也冤的很,「當初的這個項目就是總裁親自去談的,而且是董事長您說想見見慕珩那位年輕的總裁的。」

「爸和大哥既然有事就先去忙,我一會等二哥下班一起回去。」霍允安看着他們先出聲。

慕珩,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爸,大哥我會照顧好妹妹。」

「那小瑾爸就先離開,下次再去看你。」南宮易一步三回頭。

「小瑾,大哥已經讓人把東西送到承硯那裡了,你回去就能收到。」南宮承耀暗地裡沖南宮承硯露出一抹挑釁的笑容。

「不勞大哥煩心,我早準備好了。」

狀況外的南宮易:「······」

兩個逆子!

御海灣。

霍允安看着眼前的景象神色平靜。

各大高奢品牌的衣服如同路邊攤一樣一排一排的擺在那裡,鞋子也是整個鞋架一排排得擺好。

玉石,包包,首飾,護膚品等,應有盡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開商場的。

這讓一旁的南宮承硯臉色發黑得同時又有些開心。

南宮承耀把他想做的都做了那又如何,看這樣子妹妹也不見得喜歡,幸好他早有準備。

他清了清嗓子,「小瑾兒,這些都是大哥送的,他平時哄女人哄慣了,二哥給你的禮物再房間里,和二哥一起去看看。」

狀似無意得拉起霍允安得手就走,心中默默的想,南宮柔也算女人,他也不算說錯。

卧室門打開光線充足明亮,裝修的風格整體偏暖色調,桌椅都是質感高級得木製,映襯着折射着光的水晶吊燈,整個地面都鋪上了一層毛茸茸的白色地毯。

窗戶上裝着白色窗紗,一小部分隨風飄起,各式各樣的毛絨玩偶整齊的擺放在一旁。

書桌上放着一部未拆封的電腦,南宮承硯指了指桌子上的電腦,「小瑾兒,那就是二哥送你的電腦,還有這個。」

南宮承硯不知道到從哪拿出來一個蠢萌蠢萌的玩具熊,毛茸茸的看着就很舒服,讓人想要狠狠的蹂躪。

一時之間,霍允安不知道應該如何婉轉的拒絕,「謝謝二哥,不過這個是不是不太適合我?」

「不行,熊騎士是用來守護小公主的。」南宮承硯俊美矜驕的眉眼滿是認真,清悅的嗓音帶着一點低沉的氣音,「收下好不好,不然二哥會傷心的。」

「我們安安不僅僅要會拿槍,也同樣是哥哥的小公主,要有小熊來守護。」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一雙白皙,骨節分明的手拿着小熊和槍的場景在腦海中浮現。

安安,這是她的名字嗎?霍允安微微失神。

「小瑾兒,收下它好不好。」南宮承硯的聲音喚醒了她。

霍允安伸手碰了碰它,她記憶中的那隻熊會不會比現在的更柔軟。

「謝謝二哥。」霍允安接過熊道謝。

南宮家別院。

曲調悠揚的鋼琴聲在一雙白皙的指尖下傾瀉而出,穿着白色連衣裙的人專註的垂眸注視着指尖下黑白的琴鍵,露出雪白的脖頸。

一曲終了,她轉頭眸光亮晶晶的看着衣着端正,身子筆挺的站在一旁的南宮承耀,一副求表揚的樣子,眸間確實掩飾不住的得意驕傲。

「哥哥不懂鋼琴,但也能聽出小柔的進步很大,這次的巡演一定會很成功的。」南宮承耀眼神柔和,他手揉了揉南宮柔的腦袋。

「那有獎勵嗎?上次和大哥說過的。」南宮柔眼底都是期待,她想要那條手鏈好久了,她早就暗示過那些朋友,那條手鏈他大哥一定會送給她的。

「那個大哥忘記了,這張卡裏面有abc萬,就當是賠禮。」南宮承耀遞出一張卡。

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告訴她,真正的南宮家小公主回來的,等到小瑾回來的那一天他媽必然會昭告天下。

到時候她的本來就不受他媽和弟弟們喜愛的她處境必然會更加艱難,南宮承耀的眼中划過不忍與心疼。

「那好吧!我這次就先原諒大哥。」南宮柔收下卡,低頭轉而用一種小心翼翼的的語氣試探,「那,我這次巡演成功可以回主宅住嗎?我很想媽媽,即使她不喜歡我。」

南宮柔眼底的怨恨幾乎要溢出來,憑什麼?她是南宮家唯一的大小姐卻連住在主宅的資格都沒有。

那個女人把她生出來卻不待見她,看不到她的優秀,就連兩個哥哥都看她不順眼。

「我會和媽好好說的,一定會帶你回去的。」南宮承耀看着她小心翼翼試探的樣子心疼極了,想着下次一定要說服他媽,把她帶回去,卻沒有看到南宮柔眼底的怨恨。

······

此刻,一個穿着校園制服,長相明艷的女孩兒冷漠的站在一所學院門口,臉上寫滿了拒絕,送她來的南宮承硯還在喋喋不休,一點都不符合他的氣質。

「小瑾兒,你雖然失憶但學業不可荒廢,都怪爸和大哥沒用,連你之前的資料都查不到。」

「不過沒關係,你先上高三,二哥相信你一定跟得上進度,學不好也沒關係。二哥可以養你一輩子。」

感受到霍允安的冷漠,南宮承硯還是決定把自己摘出來。

「二哥人微言輕,爸和大哥一定要我把你送你去,二哥也沒辦法。不過如果有人你看不順眼或者和你作對你就找二哥,二哥一定不會讓你被欺負的。」

「嗯。」

南宮承硯說了半天,霍允安冷淡的應了一聲。

她反抗過,可實在敵不過南宮易打感情牌時愧疚的樣子。

「小瑾兒放心,放學二哥會來接你的。」

「我可以自己回去。」

······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