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墜崖,失憶(回憶篇)

第6章 認親,和二哥住(回憶篇)

陡峭的懸崖上,寒風凜冽,一襲黑色勁裝,容貌昳麗的女子站在崖邊往下看是望不到底的深淵,白煙繚繞好似雲層一般。

而她的目光卻放在下方目測兩百米處的一株迎風搖曳的小草上,眸中掠過一抹勢在必得。

利落的將繩索固定在腰上,黑色的身影沿着懸崖壁一躍而下。

繩索晃動,她小心的攀爬,一點一點的靠近那棵通體赤紅的小草,嬌嫩的手掌被尖銳粗糲的石壁磨破,鮮血滲出,她好像感覺不到一樣,眼中只有那棵近在咫尺的草

差一點,還差一點,再往前一步她就可以得償所願。

可她忘記了,再往前一步也是萬丈深淵!

繩索已經到底,小草的距離比她預估的還要遠一點。

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懸崖,立即上去才是最好的選擇,閉上眼睛腦海中浮現那張蒼白帶血的面容。

她睜開眼睛,毅然決然的解開了「束縛」她的繩索,小心翼翼的朝着赤紅色的小草靠近。

終於,小草到手,她露出了笑容。

下一秒,腳下峭壁上久經風霜的石塊驟然脫落,她快速的掐斷小草的根部,打開脖子上的色子項鏈,將小草的根部放了進去。

同時她的身體也在急速下墜!

哥哥,若我還能活着,可否得償所願?

這次,你可不能再讓我罰站了啊!

······

廣闊無垠的海面上風平浪靜,一艘私人郵輪正在緩緩的行駛。

站在甲板上的年輕男子享受着這難得的有山有水的,還不用工作的環境。

突然,他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下墜物體,「噗通」一聲,濺起了一陣水花,周圍隱約還有着紅色的海水。

「承硯,承硯,快來啊!好像有人落水了。」,可他也不會游泳啊!楚瑜大喊,一張俊逸的臉龐上有些着急。

「承硯,救人啊!別忘了,你可是救死扶傷的醫生。」

「閉嘴,去放繩索和救生圈。」來人聲音清冷,穿着隨意的白襯衫,袖口挽到小臂。

南宮承硯隨意的望向海中的人,胸腔震動,只一眼,向來不在意他人生死的他卻莫名的不想讓她死。

可他明明連她的臉都沒有看清楚。

「好了,好了,承硯你快跳下去吧!」看着他在原地沒有動作,楚瑜不由得催促。

南宮承硯跳入海中掀起一陣浪花,海水冰冷刺骨,他俊美矜驕的臉上依舊平靜,潛入海水中,找到不斷下沉的人,將救生圈套在她身上,再將繩索系在她身上。

「楚瑜,拉她上去,給止血。」

南宮承硯初步判斷應該是被堅硬物體撞擊造成的損傷,排除主動跳海自殺。

「哦哦!好的,承硯你也快上上來,趕緊換身衣服。」

楚瑜給傷口做了初步處理之後犯難了,濕的衣服肯定不好,可男女有別,他也不能直接給人家換衣服啊!

「你在幹嘛?」南宮承硯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看着那個長相明艷,面色蒼白的人心中升起一種異樣的情緒。

像,太像了!

和他母親年輕的時候至少有五六分像。

楚瑜正在糾結的時候,南宮承硯的聲音響了起來,他頓時就找到了救星。

「承硯,你去幫她換衣服吧,我不太方便。」楚瑜說著,指了指被放在一旁的人。

「你說什麼?」南宮承硯嗓音平靜,卻含着中咬牙切齒的感覺,讓楚瑜莫名的感覺涼颼颼的。

這可是他妹妹。

「船上不是又女傭,你去喊。順便讓醫生帶着東西過來,要快。」末了又補充了一句,「女醫生。」

「對哦!」楚瑜一拍大腿,「我忘了!」

隨後轉身就出去了,徒留南宮承硯一個人站在原地,眼底的光明明滅滅不知在想什麼。

一番折騰下來,人終於被安置好了。

郵輪也調轉方向開始返航。

房間內,楚瑜坐在床邊端詳着昏迷不醒的人,「承硯,你怎麼突然對她這麼上心,又是給她親自包紮,又是下令儘快返航的?」

「靠,你不會是看人家小仙女長得好看,見色起意吧?」

楚瑜突然驚呼出聲,一副沒想到原來你竟然是這種人的表情。

一旁的南宮承硯也將視線移到床上,躺着的人面色蒼白卻也難掩其風華,眉目如畫,冰肌玉骨。

「腦部是病,你最好別打她的注意。」南宮承硯看着一直盯着人望的楚瑜,面色不渝,直接拖着人往門外走。

「鬆開,你快鬆開南宮承硯,我不要面子的嗎?」楚瑜不斷掙扎着,奈何不是別人的對手。

「南宮承硯,你還記得你的手是用來做手術的嗎?怎麼能如此粗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怕我擋了你的路?」

「啊啊啊!,南宮承硯,你······」

「別吵。」

聲音漸行漸遠,直至消失。

他們不知道的是床上的人已經睜開了眼睛。

霍允安用撐着身體想要,手部卻傳來一陣劇痛,手一軟,整個人又倒了下去。

她漂亮的眸中閃過一絲迷茫。

這是哪裡?她是誰?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霍允安看着天花板,腦中亂作一團,她好像忘記了什麼十分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什麼事情呢?

或許是太虛弱,她迷迷糊糊的又睡了過去。

楚瑜吃完早飯,硬拉着南宮承硯一起去看看他們救上來的那個小仙女醒了沒。

畢竟南宮承耀這張臉和渾身的氣質就很具有欺騙性。

完全沒想過這是人自願的,

楚瑜到的時候,霍允安已經醒了,她安靜的躺在床上,那張蒼白卻明艷的臉上滿是淡漠。

陽光透過窗口照在她身上,就好似誤入凡塵的仙女。

「嗨!小仙女,你醒了,感覺什麼樣?是我們救了你。」楚瑜看到霍允安醒了,頗有些激動。

「郵輪馬上就要靠岸了,需要我們聯繫你的家人嗎?」

楚瑜十分的自來熟,絲毫沒有他們才是第一次見面的自覺。

「你們是誰?」霍允安一張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有些沙啞。

「我叫楚瑜,他是南宮承硯。」楚瑜拽了一把南宮承硯。

南宮承硯點頭示意,卻在不動聲色觀察着霍允安,他想知道這個很大可能是她妹妹的人,是一個怎樣的人。

世人只知道南宮家有三子一女,且女兒不受南宮夫人的喜愛,卻並不知道南宮柔並非是南宮家真正的四小姐。

真正的四小姐從出生起就被人狸貓換太子了。

若不是他母親從醫院出來就一眼認出那個嬰兒不是她拼了命才生下來的女兒的話······

「小仙女,我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長得這麼好看,名字應該也很好聽吧!

楚瑜暗戳戳的想着。

「慕瑾,我的名字,至於其他的,我不記得了。」霍允安躺在床上神色平靜,似乎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其實她什麼都不記得,隱瞞不如直接挑明,她需要快速了解一些事情。

而且旁邊站的俊美矜驕的人給她一種莫名的可以相信的感覺。

「哦!好的慕瑾小姐,需要我幫你尋找一下家人嗎?」楚瑜不想放過這個可以在小仙女面前獻殷勤的好機會。

「謝謝!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另外可以借我一部手機嗎?」她現在什麼都不記得,需要了解的事情很多。

網絡是一個很好的平台。

「我很快就會將手機的錢還回去的。」霍允安補充道。

賺錢對她來說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不用,一點小事而已,靠岸之後我讓人去買。」楚瑜擺擺手。

一部手機而已,用不了什麼錢。

只有站在一旁的南宮承硯全程安靜,在想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好意思,能不能讓南宮先生和我單獨說幾句話。」霍允安看向楚瑜,眼中的意思十分明顯。

這個南宮承硯一進來就在不動聲色的觀察她,難不成認識她?

可感覺不像。

他們應該素不相識才對。

「好的,慕瑾小姐再見!」楚瑜轉頭就惡狠狠的瞪了南宮承硯一眼。

果然,是個女人就逃不過這個敗類的臉。

雖然氣憤,楚瑜還是貼心的關上了門。

氣氛陡然安靜下來,最後還是南宮承硯打破了這種氛圍。

「不知道慕瑾小姐想和我說什麼?」

霍允安眉梢輕佻,漫不經心的抬眸看着長身玉立,光是安靜的站在那裡就足夠吸引人目光的南宮承硯。

「應該是南宮先生想和我說什麼才對,不然為什麼一進門就不動聲色的觀察我?你應該不認識我。」

霍允安直接把話挑明了,一點也沒有身處他人主場的自覺。

南宮承硯輕笑一聲,他覺得眼前的女孩子很有意思,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那皆大歡喜。

就算猜錯了,把她當妹妹似乎也不錯。

最起碼長得賞心悅目,完全符合他對妹妹的標準。

「既然慕瑾小姐如此直接,那我就直說了,我希望你一會兒隨我去醫院做個鑒定。」

「你懷疑我是你妹妹?」霍允安面上不顯,心下有些驚訝。

第一次見面,這麼草率的嘛!

南宮承硯從容不迫的拉過一把椅子坐下,還順手倒了一杯水給她。

「不管結果是什麼,你都沒有什麼損失,我會負責你的一切費用,還可以幫你找個房子。」

「聽起來,我穩賺不虧。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霍允安淡漠的瞳眸掃過南宮承硯,語氣淡淡。

似乎對此並沒有什麼期待。

······ ······

雲城醫院。

「南宮院長,這是慕瑾小姐的檢查報告。」醫生將報告遞給坐在坐面前的南宮承硯。

「慕瑾小姐只是身體有些虛弱,腦內有一些瘀血才會導致失憶,靜養一段時間後面會恢復的。」

「嗯,你去忙吧。另外我安排的那份鑒定我親自來做,你去準備一下。」南宮承硯拿起報告,隨手翻看一下。

希望鑒定結果不會讓他失望才是。

「是。」

病房內,霍允安看着手機上的資料陷入了沉思。

上面明晃晃的顯示着南宮家以及楚家的介紹。

帝國雲城第一大家族,旁系眾多涉及軍政商。

嫡系三子一女,老大南宮承耀任軍部少校,同時擔任公司錦誠CEO。

老二南宮承硯,國際知名外科醫生,同時在稅政司擔任要職。

老三南宮承澤,娛樂圈三棲影帝。

至於最後一個南宮柔目前高三,小有名氣的鋼琴家,被粉絲吹捧為鋼琴天才外加學霸。

至於南宮易和南宮夫人許星諾,傳言許星諾生最後一個孩子的時候難產,差點死在手術台上,為此一直不待見南宮柔。

可實際上南宮柔是狸貓換太子的狸貓,是旁支的二夫人的真愛和別的女人的孩子。

原以為剛出生的嬰兒都差不多,能夠瞞天過海,卻沒想到低估了許星諾對女兒的愛。

她從醫院回來的第一眼就認出來那個嬰兒不是自己的孩子。

見事情敗露,二夫人痛哭流涕說孩子不小心夭折了,她不得已才重新找了一個孩子。

許星諾剛生產結束沒多久,生生被氣出心臟病。

南宮易最後還是把孩子留了下來,希望可以緩解愛妻的傷痛,卻沒想到許星諾根本不想看見這個搶了她女兒一切的人。

南宮家人善,最後這個孩子還是沒有送走。

有意思,白皙的指尖落在手機屏幕上輕輕點擊。

一張張圖片浮現,霍允安勾人的狐狸眼中划過一抹興味,這個南宮柔可不像一個善茬,生恩不如養恩。

不知道······

「噹噹當!慕瑾小姐我來了。」楚瑜提着兩份草莓慕斯獻寶一樣的將其中的一份放到楚瑜眼前。

「你們女孩子應該都喜歡吃甜食吧?承硯也喜歡,我給你們一人買了一份。」

「謝謝,你還是叫我慕瑾比較好。」霍允安笑了笑,眉眼間的淡漠消融,宛若璀璨星辰。

「不,不客氣,慕瑾也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楚瑜被晃花了眼,小仙女笑起來真的是太好看了。

「承硯正在忙,他一會兒應該會過來,不過我怎麼覺得你們的眉眼有點像呢?」

楚瑜盯着霍允安那張明艷昳麗的臉,越看越覺得像。

「萬一我就是她妹妹呢?」

霍允安看着眼前這個不太聰明,一眼就能看透的人心情很好。

就好像她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突然之間遇見有一種很新奇的感覺。

她不明白,為什麼南宮承硯那種人可以和這麼單純的人成為關係很好的朋友。

就好像,她此時也不知道,她以後也會和這樣簡單的人成為一輩子的朋友。

「你要是他妹妹才好呢!可惜南宮夫人就生了四個孩子。」而且最後一個還基因突變。

楚瑜將削好的蘋果遞過去。

這邊其樂融融,另一邊一個長相和南宮承硯一模一樣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了醫院,徑直朝着南宮承硯的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南宮承硯看着手裡的文件素來冷靜的面龐帶着不可思議與驚喜,心跳快的幾乎要跳出胸腔,他將文件從頭到尾看了一邊,又在百分之九十九的相符率上來來回回掃了幾遍。

最後視線落在確認雙方有血緣關係的結論上,他親手做的鑒定,親自得出的結論,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

血緣真的是一種神奇且不可思議的東西。

他憑藉著面容上的相似與直覺就可以找到所有人都認為已經死去的妹妹,最重要的是他的妹妹是他找到的。

他的媽媽因為妹妹的死悲痛欲絕,甚至還患上了後天性的心臟病,可今天他隨手一救,就是自己的親妹妹。

想到這裡,南宮承硯的面色驟然冷了下來,他妹妹為什麼會落在海里,誰欺負了他的寶貝妹妹。

「咚咚!」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