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病嬌偏寵:夫人她明艷綺麗百花殺 第5章 墜崖,失憶(回憶篇)_淺官小說
◈ 第4章 糖不夠甜?

第5章 墜崖,失憶(回憶篇)

「霍爺,小的錯了,您別跟我一般計較,看在為你解毒也有我一份功勞的面子上。」聽到那女人要回來,白言卿也顧不得他大少爺的形象。

求饒才是上策,大丈夫能屈能伸。

霍景珩沒理他,而是看向霍允安,「還吃嗎?」

霍允安搖了搖頭,「不吃了,哥哥有事先去忙,我還要和言卿哥去給你熬藥呢」

隨即她點了點自己的額頭,意圖明顯,「感謝禮。」

霍景珩在她光潔飽滿的額頭落下輕輕一吻,嗓音低沉撩人,「那我們安安記得來找哥哥。」

臨走還不忘丟給白言卿一個警告的眼神。

白言卿:······

敢怒不敢言【JPG】

「嗯,哥哥再見!」霍允安雙眸彎彎,揮了揮手。

轉身看向白言卿,又恢復了散漫的樣子,「言卿哥吃完了嗎?結束了我們一起去實驗室。」

好在白言卿對他們兩變臉的樣子已經接受良好了。

反抗過,沒用。

他不由得有些怨念,「小安安對我可真是無情啊!」

「走了,不想要玉容膏的配方?」霍允安留下一句話,對他委屈的神態視若無睹。

「來了來了!」白言卿連忙追上去,小安安怎麼知道他眼饞玉容膏的配方很久了。

不得不說他身邊除了他,沒一個正常人。

當然,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

面積巨大的實驗室內被分為了兩個部分。

一部分擺滿了各種精密儀器,另一部分則是充滿了葯香味,擺滿了各種珍貴的藥材。

換上特製的衣服,進入中醫區。

霍允安摘下脖頸上的項鏈,打開魔方形狀的掛墜,小心翼翼的打開,鄭重地取出了裏面很小一節的根莖。

「言卿哥,你去把玉髓芝,霓裳草,荊棘藻······,都取過來。」

霍允安一連串報出十幾種藥草的名稱。

同樣換好衣服的白言卿任勞任怨的聽話照做。

······

書房內。

霍景珩面色平靜,桃花眼中凝聚着風暴,彷彿下一秒就會將人吸入攪碎。

手背上青筋暴起,資料的一角已經被揉的不成樣子,他不斷地轉動手中的佛珠,試圖平復自己的情緒。

佛珠越轉越快,霍景珩額角的青筋也愈發明顯,額頭開始滲出冷汗,胸腔內的五臟六腑好像被搗碎一般,巨大的疼痛讓他整個人想蜷縮起來。

可他還是在那裡端坐着,強迫自家的視線落在蕭澤查到的資料上,眼前變得昏暗,唇角也有鮮血流出。

鮮血一滴一滴落到桌面的紙張上,宛若一朵朵靡麗詭譎的花朵盛開,妖艷至極。

熟悉的疼痛席捲全身,霍景珩的意識也越來越昏沉。

「哥哥,我······」

霍允安面帶微笑,迫不及待的端着一碗黑乎乎的,隔得很遠就能聞到散發著苦味的葯打開書房門的時候。

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她一邊注意手裡的葯,一邊快速踏入書房,將葯放到書桌上安全的地方。

放下藥,霍允安輕柔的扶起倒在地上,額前的碎發被汗水打濕的人,輕柔的擦去他嘴角的血跡。

將人抱起小心的放到書房的軟榻上,把脈,安置好之後拿出銀針,熟練的扎在他的各處穴位上,坐在旁邊靜靜的等待着。

她單手撐頭,漂亮的狐狸眼閃過一抹疑惑與寒芒,怒急攻心導致的毒發。

他的哥哥一向冷靜自若,究竟是什麼能讓他氣到毒發?

視線一轉落到了散落一地的資料上,霍允安走過去撿起資料,視線掃過,每一張都與她有關。

她落海被救,遭遇校園霸凌打回去,差點車禍,被送上手術台······

她失憶的這一個月,所遭遇的大事小事都被詳細的羅列在紙上,所以是因為她遇到了這些事他才會生氣導致毒發嗎?

可這些在她看來都是小事,不過是來自陌生人的惡意,況且她都反擊回去了,並沒有吃虧。

不仔細的告訴他,就是害怕他生氣心疼,她知道瞞不住,卻沒想到這麼快。

霍允安默默的在南宮承耀的頭上又記了一筆。

一小時後霍允安將銀針取下,霍景珩也醒了過來。

霍景珩起身靠在軟榻上,接過霍允安遞過來的葯,苦澀的中藥下肚,他還是面色平靜,恍若失去了味覺。

「安安~」磁性的嗓音還帶着毒發後的沙啞。

霍允安傾身靠近他,落下一片陰影,往日散漫慵懶的眉眼帶着認真小心還有一絲害怕,「哥哥,我給你準備了一顆糖。」

說完便覆上那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薄唇,她閉上眼睛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霍景珩的瞳孔驟然緊縮,隨即變得幽暗深邃,只是閉着眼睛的霍允安沒有看見。

身下的人遲遲沒有動作,霍允安瞬間慌了神。

是她太着急了,可她看見他因為自己遇到的不值一提的小事而氣到毒發,想到他說要把餘生賠給她,她便忍不住了。

果然,他還是把自己當妹妹嗎?

只是因為他不知道應該如何和妹妹相處才給她造成了錯覺嗎?

一顆心沉入海底,霍允安頓時手腳冰涼。

可她還是強迫自己鎮定,她起身,還是軟軟的聲音,只是含着不易察覺的失落,「糖不夠甜?」

「我的安安給什麼哥哥都喜歡,不過哥哥的嘴還是很苦,需要安安再給一次糖。」

話落一隻手勾着霍允安的腰將她拽到自己懷裡,一隻手攬住她的後腦勺,對着那誘人的紅唇狠狠的吻上去。

唇齒被撬開,口腔中漫入一股苦澀的味道,呼吸被剝奪的霍允安一張明艷昳麗的小臉染上了色彩濃重的紅霞。

一雙惑人的狐狸眼蒙上一層水霧,眼角泛紅,曖昧的氣息在書房節節攀升。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霍允安以為自己會是第一個因為接吻而窒息的人的時候,霍景珩終於放開了她。

霍允安軟軟的倒在他懷裡平復自己的呼吸,看着男人原本蒼白的唇瓣因為自己而染上了一抹艷色驕傲的笑了笑。

感謝上天聽到了她墜崖時的祈禱,讓她得償所願。

霍景珩往日冷淡的眉眼染上欲色,看着那水潤的紅唇,喉尖輕滾,他壓下心中的躁動,一雙涼薄的桃花眸溫柔的注視着他的小公主。

修長骨感的手指在水潤的唇瓣上輕輕的按壓摩挲,低沉好聽的嗓音帶着一絲說不出的暗啞,「哥哥對我的安安覬覦已久,安安佔了哥哥的便宜,哥哥可就是你的人了。」

男人湊在她耳邊,溫熱的呼吸噴洒在她敏感的耳垂,引起一片顫慄,胸腔震動,溢出一聲輕笑,「安安可不能負了哥哥啊!不然······」

霍景珩瞳眸微眯,漆黑攝人,不然啊!哥哥可能會折斷你的翅膀,用鏈子將我的小公主永遠鎖在身邊。

霍允安埋頭在男人懷中,嗅着他身上淺淡的葯香,聽着那不算有力的心跳,折騰了這麼久猛然放鬆下來,疲憊感瞬間上涌。

「好巧,我也對哥哥覬覦已久,以後哥哥就是我的人了,我······」

聲音漸漸停下來,被綿長的呼吸聲取代。

正在專心聽着下文的霍景珩眼中笑意滿滿又有些心疼,將人輕柔的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半夜。

手機震動個不停,不一會兒又突兀的響起吵鬧的鈴聲。

一隻冷白的小手伸出被窩亂摸一通,摸到手機後直接摁了下去,耐不住對面的人求生欲極低,沒一會兒電話再次鍥而不捨的響起。

冷白的手摸過手機,閉着眼睛接通了電話,語氣帶着掩蓋不住的戾氣。

「有事。」

「門主,南宮家出······」

「嘟!」電話掛斷。

H國

被掛斷電話的無弦一臉懵,轉頭看向一旁的無塵,「門主掛了我的電話。」

無塵微微一笑,拿出手機給他看Z國的時間。

「現在你應該向上帝祈禱,明天門主睡醒不會找理由讓你進暗域進修一下。」

凌晨三點!

無弦瞪大了眼睛,跨國時差這麼大的嗎?

無弦:「······」

求問,我現在穿回去打死自己還來得及嗎?

無塵憐憫的看着他裂開的面容,真誠的給出建議,「要不你主動要求去暗域待幾天?」

「······」

無弦臉都綠了。

而另一邊的霍允安看着窗外的沉沉夜色,失憶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如電影一般在腦海中回放。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