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不好的哥哥幫你通通換掉

第4章 糖不夠甜?

說著很快的人,接近一個小時浴室里才傳來某人的聲音,「哥哥,我衣服忘記拿了,你給我遞一下。」

霍景珩熟練的起身去給她拿衣服,顯然已經做過很多次了。

要說誰敢使喚被譽為玉面閻羅的霍家掌權人的話,大概也就只有他捧在手心上的人了。

可惜霍先生藏得太緊,真正知道霍家小公主長相的人也就只有跟他關係好的幾個。

霍允安出來的時候,霍景珩拿着平板,文件都處理了好幾份。

看到她出來,才放下手中的事情,轉而拿起那盒藥膏,向她招招手,「過來。」

霍允安乖乖走過去,撩起衣擺,露出了腰側不小心被手術刀划到的傷口。

其實不嚴重,她洗澡時還特意注意了一下。

溫熱的指腹挖着藥膏抹到那處劃痕,白皙的腰肢上,那道痕迹顯得分外猙獰。

霍景珩眸色沉沉的盯着那裡,心裏已經想到了懲罰人的千萬種方式。

價值千金的藥膏被不要錢一般的厚厚的塗在傷口上,霍景珩拿起一旁的繃帶小心的給她纏上,然後系了一個······

蝴蝶結。

以霍允安專業的角度來看,這手法真的不行,是她見過的最丑的蝴蝶結。

但她還是覺得這個蝴蝶結很可愛,丑萌丑萌的,一下就繫到了她心上。

這麼想着,霍允安不由得笑出了聲。

直到後頸被人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酥**麻的感覺從尾椎骨直衝而上,她才反應過來她飄了。

她居然在笑她無所不能的哥哥。

「安安在笑什麼?」低沉磁性的嗓音傳到霍允安的耳膜。

霍允安覺得她耳朵都要懷孕了。

「沒有,我只要一想到哥哥體內的毒今天晚上就能解,很開心。」

「這個回答哥哥接受了,現在安安應該老實交代一些事情了。」

繞繞繞去,還是逃不過這個話題,霍允安選擇放棄掙扎,她主動窩進霍景珩懷裡,提前降低他的怒火。

「我說了,哥哥別生氣哦!」她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哥哥盡量。」霍景珩摟住懷裡的人,像之前一樣小心的避開她的傷口。

「我去給哥哥找葯的時候出了一點意外,失憶了,被南宮承硯救了。」

說到後面她的語氣開始變得諷刺,「後來我成了南宮家的女兒,與南宮柔發生了一點矛盾,她出車禍急性腎衰竭,需要換腎,然後我就躺在了手術台上。」

霍景珩身上的寒意一點點加深,桃花眸中蘊滿了風暴。

他寵着長大,除了教她射擊和身手的時候沒受過一點傷和委屈的人,居然被南宮家的人送上了手術室。

很好。

南宮家。

壓下心中的思緒,霍景珩吻了吻她的額頭,「我的安安就應該擁有世界上最好的,不好的我會幫你通通換掉。」

「哥哥不要插手,留給我自己處理好嗎?」霍允安把玩着他骨節分明的手指,身居高位,他已經很忙了。

良久,霍景珩才抬手捏了捏她的臉,緩緩道:「好,安安想做什麼都行。」

······

接下來餐廳里的氛圍十分融洽。

溫管家和站在一旁服侍的傭人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這短時間,允安小姐不在,先生每日臉色陰沉,氣勢駭人,一副要毀滅世界的樣子,周圍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大氣不敢喘。

現在允安小姐回來了,別墅里的溫度總算從冬天脫離出來了。

霍允安平日最愛吃海鮮,尤其是帶殼的,所有人都眼觀鼻,鼻觀心的一切按照霍允安的喜好來。

至於自家先生,靠後。

霍景珩骨節分明,宛若藝術般的手平日里向來只處理價值上億的合同文件,此刻卻在動作熟練的剝蝦,剔蟹肉。

手腕上還戴着霍允安求來的佛珠。

褪去了平日里的冷冽,身穿居家服的男人直挺的鼻樑上架着一副金絲邊框眼鏡,鏡片遮住了瞳眸中的情緒,卻遮不住眼角那一點淚痣的風情。

淺淡的薄唇,再往下是突出的喉結,精緻的鎖骨。

好看的人,不管做什麼都是賞心悅目的。

霍允安的視線一直黏在霍景珩身上,直到男人將手中處理好的堆着白嫩嫩的蝦肉,蟹肉以及金黃誘人的蟹黃瓷盤放到她面前。

並且修長的手指捏着一隻大蝦仁塞進她微張的口中,她才慌亂的咽下蝦肉,還「不小心」含住了男人的半截指尖。

霍允安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唇瓣,「好吃,謝謝哥哥。」

感受到指尖處傳過來的柔軟,濕熱,霍景珩桃花眼危險的眯起,隨即又回復了平靜。

還沒來的及說什麼,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就走了進來,並且自覺地拉開椅子坐下。

「溫叔,再添一雙碗筷,謝謝。」

「好的,白少爺。」溫管家笑着應下,顯然對此十分習慣。

很快就有人動作利索的將一副碗筷擺在了他面前,「白少,慢用。」

然後迅速的離開。

「小安安,你可算是回來了,再不回來,我就要被弄死了。」白言卿拍了拍胸口,一副被嚇到的模樣。

一張俊臉上含着委屈。

他不但要抑制霍景珩那個狗男人體內的毒素,還要被他不斷壓榨,獨自面對他那駭人的氣勢。

真是交友不慎,下次一定要擦亮眼睛。

霍允安倒是心情不錯,「辛苦了言卿哥,你一會幫我打下手,玉容膏的配方給你。」

吃完一隻大蝦仁又慢悠悠的補充了一句,「哥哥的毒今晚就能解。」

或許是期盼了太久的事情終於要實現,霍允安的眉眼間都透着輕鬆愉悅,以及一絲微不可察的滿足。

她努力了十幾年,總算湊齊了所有的藥材。

「咳咳!」正吃飯的白言卿聞言冷不丁被嗆了一下,頓時有些激動。

「你是說那狗···景珩的毒能解了。」

「白!言!卿!聽說雲瑤要回來了。」霍景珩慢條斯理的擦了擦手,衝著他友好一笑。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