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回霍家

第3章 不好的哥哥幫你通通換掉

放開手,南宮承硯轉頭看向自己相處了二十多年的大哥,發覺自己一點都不了解他。

「南宮承耀,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小瑾已經平安離開了,她應該恢復記憶了。」南宮承耀閉了閉眼,有些難堪。

「你還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哥。」南宮承硯挑唇譏諷,走過去對着對面和他一樣的臉就是一拳。

「唔。」

南宮承耀悶哼一聲,嘴角直接被打裂開,他也只是站在原地。

「你不要妹妹,我要!」南宮承硯揉了揉手腕,「你最好不要後悔。」

「砰!」門被重重的關上,南宮承耀扯了扯嘴角,引起一陣刺痛。

病床上的南宮柔掩去眼底的恨意與不甘,咬唇眼眶發紅的看着門口的南宮承耀。

「大哥······對不起,是我給你添麻煩了,都是······都是我是我錯,對不起!」

南宮承硯看着她狼狽可憐的樣子,心下不忍,總歸是自己寵了十幾年的妹妹,他心裏既心疼又無奈。

走過去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聲音溫和,「沒關係的,你是我妹妹,哥哥一定會幫你找到下一個合適的腎源的。」

······

另一邊。

霍允安在醫院內重新找到了一件嶄新的病服,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腰側的傷口,換下了身上的手術服。

沒辦法,目前的條件只能支持她做這麼多。

在公共電話處打完電話,霍允安就蜷縮在街邊處的長椅上,靜靜的等待着。

她需要思考一下待會兒如何應付男人的怒火。

她最怕哥哥生氣了。

很快,低調的黑色邁巴赫停在了她面前,車窗降下,男人看着她嬌養長大的小公主穿着病服,可憐兮兮的蜷縮在冰冷的椅子上的時候,心中的怒火瞬間散了大半。

霍允安也抬眸定定的看着眼前面色帶着久病的蒼白,眉眼清冷,唇色淺淡的人,心中的委屈害怕瞬間涌了上來。

男人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打開車門將那隻可憐的小貓抱進車裡,司機識相的落下了車內的擋板。

霍允安將毛茸茸的腦袋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聽着他不算有力的心跳,聞着他身上淺淡的葯香,雙手緊緊的摟着他精瘦的腰身。

察覺到襯衫上傳來的濕意,男人的心臟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一隻手摟着她纖細的腰肢,抬起那隻戴着一串佛珠的手揉了揉她的發頂,嗓音清磁帶着寵溺,「安安,我該拿你怎麼辦啊!」

天知道他毒發昏迷,醒來之後發現他的小公主不見了有多恐慌,他派出去那麼多人,找了幾天都沒有找到,差點把雲城翻個底朝天。

後來找到她的時候有多驚喜,知道她失憶忘記他的時候就有多害怕。

他藏在暗處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接近她。

卻沒想到他再次毒發之後,他的小公主會穿着病服可憐兮兮的等着他。

想到這裡,男人眼裡划過一抹暗芒,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家小公主受了委屈就必須有人為此付出代價。

瑾安莊園。

推開別墅的大門,厚厚的白色毛絨地毯鋪滿了整個客廳,一直延申到樓梯上。

落地窗前放置了一家充滿歷史氣息的鋼琴,一看就被保養的很好。

落地窗外是一大片的玫瑰花海,嬌艷的朱麗葉玫瑰充滿了金錢的芬芳。

溫管家正在廚房叮囑廚師晚飯要準備的豐盛一點,聽到動靜連忙離開了廚房。

「先生。」

「嗯。」霍景珩應了一聲,手還抱着霍允安沒有放下。

「允安小姐你終於回來了。」溫管家看着霍景珩懷裡的人頓時開心起來,眼角的皺紋愈發的明顯。

「不好意思溫叔,讓你擔心了。」霍允安知道這個看着自己長大的老人是真的疼愛自己。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我今天特意吩咐了廚房做了小姐愛吃的。」

「謝謝溫叔,我和哥哥先上去了。」霍允安明顯感覺到男人不開心了。

「允安小姐先去忙吧!」

三樓,霍景珩一直抱着他的小公主進了卧房。

「安安,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霍景珩將小公主放在床上,沒有等她回答,而是先去拿了一盒藥膏。

他坐在霍允安旁邊,漂亮的桃花眼落在她身上,嗓音慵懶撩人,抬手勾着小姑娘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

四目相對,一個清澈勾人,一個瞳仁幽暗,深郁醉人。

「我錯了!哥哥不生氣好不好~」霍允安伸出兩隻手指,輕輕的拽了拽男人的衣擺。

「而且,我已經找到解決哥哥體內毒素的藥材了,相當於救了你一命,你不能罰我。」

霍景珩淡色的薄唇一勾,將她摟進自己懷裡,輕佻又認真,「沒有生氣,哥哥只是很害怕。不過安安救了哥哥,哥哥便把餘生賠給你,要不要?」

害怕你再也不會回來,害怕你會永遠忘記我。

良久沒有聲音,知道霍允安被摟的更緊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要。」等我二十歲,我們就去結婚,在此之前你不能喜歡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

後面的話,霍允安沒有說出來,她不知道哥哥到底能不能接受她對他有不一樣的感情,

卻不知道,她的哥哥也有同樣的煩惱,他很害怕嚇到他的小公主。

「好了,現在安安還沒告訴我誰讓我們安安受了委屈。」男人捏了捏她的臉頰,開始秋後算賬。

「哥哥幫我換藥,我就告訴你。」說著霍允安靈活的避開男人,快速沖向浴室。

才從醫院回來,臟死了。

「不過哥哥要先等我洗完澡,放心我很快的。」

看着她有充滿活力,可愛的樣子,男人低笑出聲,本就低沉磁性的嗓音又夾雜了愉悅與滿足,勾人的不可思議。

聲音傳到浴室,浴室里的人羞紅了臉。

淅淅瀝瀝的水聲響起,霍景珩冷淡的桃花眸染上了一層濃郁的化不開的黑色,他拿起手機給蕭澤發了一條信息。

【查一下安安最近發生了什麼?】

【是,先生】

那邊的蕭澤很快回復。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