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推下樓?看好了,這次才是我推的(回憶篇)

第10章 是失憶,不是失智

霍允安眉眼彎彎,看上去很好說話的樣子。

「不是。」看着她這個樣子南宮承耀心裏有些說不出的不安,「小柔說你推她······」

在商場上叱吒風雲的風雲的人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什麼。

「大哥,我沒事的,你就不要為難慕瑾了,柔柔好疼~但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淚水打**南宮承耀的西裝。

「滾燙」的溫度好像灼傷了南宮承耀的心。

「小瑾,你道歉吧!」南宮承耀深吸一口氣說道。

等小瑾回家會有很多人護着,可小柔沒有。

小柔只有他了!

「可以。」霍允安眉眼帶笑的應下,似乎對此並不介意。

這而讓南宮承耀攥了攥拳,心裏不太舒服,就好像不管他做什麼她都不介意。

「小瑾兒!」南宮承硯面上寒芒一片,他現在真想一拳打醒他大哥。

「二哥,你要相信我。」霍允安轉頭看向南宮承硯。

「當然,二哥永遠都相信你。你不用道歉,別說你沒錯,就算錯了,也有二哥給你兜着。」

「好。」

霍允安走到南宮柔面前看着她,「我推的?」

說完不給其他人反應的機會直接將南宮柔從南宮承耀懷裡拽了出來,本就受傷的腳踝再次一崴,刺骨的疼痛傳來,南宮柔面容扭曲,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這次是真心的。

在南宮承耀呆愣的一瞬間,霍允安已經拖着南宮柔走到了樓梯口,「二哥,大哥交給你了。」

隨後繼續拖着南宮柔走上樓梯。

「啊!好痛,大哥救我!!!」

南宮承耀剛想上前阻攔,南宮承硯就攔在了他面前,「承硯,讓開!小瑾有些過分了。」

「不想失去妹妹你就別去。」

「讓開!!!」

兩人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

裴晏見狀立即讓同學們都散開,騰出足夠的空間。

同學們也識趣的後退,這已經不是她們能夠干預的的,屬於家事。

被喊來的老師以及家長都默契的站在最後面,老師們心想,南宮家的事情和他們沒關係。

而部分家長則是純粹看笑話,未來一段時間的豪門談資將由南宮家提供,這可不多見。

二樓樓梯口,霍允安彎腰看着一身狼狽的趴在地上顫抖的南宮柔,眉梢上挑,「你不是說我推你下樓嗎?現在我滿足你,不用謝。」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你只是一個私生女,我可是正經的婚生子,你要是這麼對我爸爸永遠不會讓你會南宮家的。」南宮柔憤恨又恐懼的看着她。

「私生女。」霍允安重複了一遍。

「看好了,這次才是我推的。」

言罷,霍允安直接將她踹了下去。

「啊!!!!」

南宮柔再一次從樓梯上滾了下去,這一次她兩眼一翻直接暈了。

南宮承耀見狀直接衝過去將南宮柔小心的抱在懷裡,他抬頭看着霍允安的一步一步的走下樓梯。

南宮承耀皺眉有些不悅,他這個妹妹真是······

霍允安看着暈過去的南宮柔,眸光清澈又無辜,神情認真,「對不起,不小心將她推下樓了,醫藥費我出。」

說完她摘下手腕上的藍寶石手鏈丟進旁邊的垃圾桶,「看到了嗎?這才是我推的。另外,南宮少爺的東西還是送給你的好妹妹比較好。」

隨後拿出一張卡丟給他,「這是那條手鏈的錢。」

一群人被這操作驚呆了。

南宮承硯心裏暗爽,不愧是他親妹妹。

裴晏也被這一操作秀到了,她同桌可真酷啊!

他決定再幫他酷酷的同桌加一把火,促進一下同桌感情。

裴晏走到南宮承耀面前,「南宮先生,要不你看看這個?」裴晏直接打開了他小弟的手機,「很不巧,我同桌和南宮柔站在樓梯口的時候,一個同學拍視頻不小心拍到了一點。」

畫面播放,可以模糊的看到是南宮柔自己摔下去的,她們之間明顯隔着一段距離。

「為什麼不早說。」南宮承耀看向霍允安,心下滋味複雜。

「南宮先生問過我?不過這不重要,我希望你以後可以帶着令妹少出現再我面前作妖。」霍允安的聲音並沒有什麼起伏,似乎根本不在意。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看着南宮承耀這個樣子她並不覺得開心。

語氣平靜,沒有憤怒沒有不被相信的委屈,這恰恰讓南宮承耀的心像被針扎了一樣刺痛。

「小瑾,我也是你哥·····」

「大哥還是趕快送南宮柔去醫院吧,我還要和小瑾兒去參加家長會。」南宮承硯理了理自己因為打架變皺的衣服,「省的去晚了傷勢加重,你更心疼。」

南宮承耀看看暈過去的南宮柔,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帶着南宮柔去了醫院。

「散了散了,大家各回各班,我們接下來還有班級會議。」

看完一場鬧劇,老師們及時出現。

同時大家也對新來的轉校生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

A城。

膚色蒼白周身氣勢攝人的男人坐在主位上,不斷轉動着手中的佛珠來平息內心的焦躁暴戾,眼瞼下還有淡淡的青黑,「還沒找到?」

蕭澤恭敬地站着,「找到了,允安小姐現在雲城,只是她好像失憶了,被南宮家的人救了。」

「這是冥域那邊查出來的資料。」

「嗯,立即準備前往雲城。」男人隨意的翻看,他相信他親手教養的小玫瑰有能力保護好自己。

但,這不代表他會允許有人傷害的玫瑰。

「是。」蕭澤也鬆了一口氣。

那小祖宗失蹤的這幾天他們都快把整個帝國翻過來了,先生也更加駭人。

醫院。

不明真相的南宮易得知南宮柔從樓梯上摔了下來就匆匆趕往醫院。

此刻,南宮柔正抱着南宮易哭的委屈,眼底充斥着怨恨,「爸,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說慕瑾把我從樓梯上推下樓的,讓二哥為難了~」

站在一邊的南宮承耀臉色一僵,顯然沒想到他一向聰明懂事的妹妹會說出這樣的話。

還有點蠢!

也是,等視頻出現的時候,她已經暈過去了。

對比慕瑾,南宮承耀也不禁懷疑這難道就是正牌與冒牌的區別?

南宮易也有些不解,不確定的問了一下,「你說是誰把你推下樓的?」

「今天家長會,是我做錯了!不該當著大家的面說是慕瑾把我推下樓的,讓大家看笑話了。」南宮柔咬了咬唇,眼眶泛紅。

「我知道她也不是故意的,可她居然······居然仗着有二哥撐腰又推了我一次。」

這次南宮承耀都想捂臉了,不想承認這個蠢貨是他妹妹,這不是逼着他爸去查清真相?

他想替她瞞着都不行。

果然,下一刻他就聽到了南宮易的聲音,「你放心,這件事情爸爸會查清楚的。」

聞言,南宮柔心裏一顫,「爸爸平時已經很忙了,這點小事情就不勞爸爸,慕瑾可能是一時之間被怒氣沖昏了頭,她畢竟是我同學。」

「爸,當時我也在場,這件事情就是個誤會,我會解決好的。」南宮承耀在心裏嘆了口氣,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幫南宮柔收拾爛攤子了。

「行,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南宮易對於這個大兒子還是百分百相信的,從來沒讓他失望過。

快到傍晚的時候,霍允安的房門被敲響,她放下手中的手稿。

「進。」

南宮承硯已經換上了熟悉的白大褂,「小瑾兒,大哥想見你,不想見就讓他在下面等着。」

「我收拾一下就下去。」南宮承硯希望她見,她也不介意見一面。

霍允安下樓的時候桌子上擺滿了幾十個盒子,裏面放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名貴首飾。

有紅寶石的,翡翠的,質地輕透的玉質的,水晶的,五花八門,各式各樣的。

霍允安抬眸看向南宮承耀,「這是?」

南宮承耀將手中的盒子推了推,眉眼柔和下來,「這是送你的,小柔她還小,不懂事,希望你不要和他計較。」

聞言,南宮承硯皺眉,他以為大哥是來認錯的。

他不希望小瑾兒還沒正式回家就對他們失望!他們都是真心愛她的,希望她回家的。

「南宮少爺,這是封口費。」霍允安挑眉,「大可不必,我不會去告狀的。」

提到告狀,南宮承耀突然想到南宮柔在醫院的里行為,咬了咬牙,心中十分頹喪。

他很想反駁說不是,可他確實不希望爸爸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小柔在家裡的處境本來就不好,若是再讓爸爸知道她誣衊他的親身女兒,本就心懷愧疚的他一定會對小柔失望。

若是不小心再讓母親知道,她一定會將南宮柔趕出家門的。

「大哥和你保證,類似的事情絕對沒有下次。」

「大哥,你沒有權力隱瞞這件事情,我知道你和南宮柔感情好,但你別忘了小瑾兒她不欠你什麼,更不欠南宮家什麼。」南宮承硯俊美的臉龐陰沉。

南宮承耀還想說什麼被突如其來的鈴聲打斷,接起電話的南宮承耀臉色驟變,直接沖了出去。

——————————————————————————————————————————————

回憶篇到此結束啦!

有沒有小可愛知道電話里說的是什麼事情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