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打坐練武了,我刷怪都滿級了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隨着科技不斷發展,藥劑學應運而生。

依靠異獸身體材料,合成製作各種屬性的藥劑。

除了加速恢復,提升爆發力的藥劑之外,還有不少榨取潛力,以達到短時間快速提升的藥劑。

常浩所說的藥劑,就是後者這種。

服用之後戰力可以翻倍甚至翻數倍提升。

但是後遺症在於,憑空給自己加了一道壁壘,再想有所精進,基本不可能了。

常浩服用,是因為他有家裡的生意兜底。

他要做的,只是達到武者水平,去念一所不錯的大學,然後回來接手生意,足夠他以後的生活富足。

但是江寒不一樣。

他沒人可以兜底。

沒有獲得系統之前,江寒想的是靠自己,儘可能地多努力一分,而不是靠藥劑。

但是獲得系統之後,江寒已經完全沒有必要服用藥劑了。

系統就是最好的藥劑,還沒有任何副作用。

江寒本意是不需要,但是落在常浩眼裡,卻是有苦衷。

「其實購買藥劑的錢,你不需要擔心。」

「十萬塊錢,我可以先問我爸要,幫你墊上,不着急還。」

說不感動是假的,但是真的沒必要啊。

江寒索性笑了笑,沒有接這個話茬。

常浩嘆了口氣,倒也沒有再說什麼。

早上的課程沒有什麼區別。

天賦覺醒之後,就變成了老師教他們怎麼去熟練掌握自己的天賦。

同時教了他們一套吸收靈氣的功法,盤膝坐地上吸收靈氣就行了。

平平淡淡,極其枯燥乏味。

只是這一次,江寒有了新奇的發現。

平時修鍊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但是現在修鍊。

系統提示會增加自由屬性點!

儘管所加的屬性點不多,大概半個小時才加一點。

但卻是實打實的提升。

兩個小時的修鍊,就給江寒增加了四個自由屬性點。

要是多來幾個小時,按照一天十二個小時的時間修鍊,那一天就是二十四個屬性點。

絕對不算少,甚至江寒還有點驚喜。

因為這個發現意味着,即便不去荒原,他的實力也能穩步提升。

更何況,負責修鍊課的老師還說,他們現在修行的功法,只是最簡單,最基礎的一套,效率自然也最低。

如果江寒以後能獲得高等級的修鍊法,屬性點的獲取效率,必然會有一定的提升。

而距離江寒最近的一套,赫然是拿到武者證明之後,國家發放的一套新功法。

常浩在天賦覺醒之後就服用了藥劑。

花了一周的時間把戰力提升到了一千多。

昨天去通過了武者考核,拿到了新的功法。

如果不是因為簽了保密協議,功法不能外傳,江寒還真想現在就問常浩要一份。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使得江寒把拿到武者證明考核的重要性,又往前提了提,本來打算等什麼時候有時間了再過去,但是現在嘛。

江寒想中午放學就過去。

反正老爸也不在家,他不回家也沒什麼。

只是讓江寒沒想到的是。

上午的課還沒結束,因為一個人的到來,被迫停下了。

「姜知魚同學,你怎麼來了?你被水木特招,已經不用上課了。」

帶課老師看着教室門口的那道身影,臉上帶着笑意,就連聲音都放輕了幾分。

沒辦法,姜知魚這種天賦的存在,只要不半路夭折,以後的地位絕對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賣個好,萬一以後能用上呢。

「張老師,我來找一下江寒。」

姜知魚皮膚很白,雖然穿着一身白色的運動服加運動鞋,但是依舊能看的出來,她身材有些纖瘦,過肩的馬尾高高紮起,聽到老師的話之後笑了一下說道。

「哦哦,江寒同學,有人找你,先停止修鍊。」

轉頭衝著不遠處盤坐的江寒喊了一聲。

事實上,在姜知魚出現在門口,教室內一陣喧嘩的時候,江寒就已經停止了修鍊,自然也注意到了門口的姜知魚。

聞言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起身,朝着門口走去。

姜知魚等江寒出了教室門,方才跟張老師說了一句老師您先忙,然後帶上了教室門。

「你怎麼過來了?」

江寒看着眼前只比他低了半個頭的姜知魚,問了一句。

「我為什麼就不能來了?我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啊。」

姜知魚聽到江寒這聲好似質問一般的話,微昂着下巴道:「我也不想來啊,但是有些人就是不理我,我能怎麼辦?」

江寒頓時啞然,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偏頭看看,卻發現教室的窗戶上,不什麼時候已經爬滿了人臉。

一個個好奇地看着站在過道里的江寒跟姜知魚。

「換個別的地方吧,這裡不適合說話。」

姜知魚後知後覺地回頭看了一眼,倒是沒有再說什麼,跟着江寒出了校門。

本來這個點江寒是沒法出校門的,但是好在快下課了,加上跟在後面的姜知魚跟門衛大爺認識,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兩個人就坐在了學校對面的咖啡廳里。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江寒手裡捧着一杯檸檬水,眼神有些躲閃。

倒是坐在他對面的姜知魚,手中捏着湯匙,在咖啡比里輕輕攪拌着,看起來神色有些興奮,只是聽到江寒這話,有些掃興地道:「怎麼,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嗎?」

江寒默然。

姜知魚也不在這件事上追問什麼,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但是我不在乎,江寒。」

「你說過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怎麼?現在因為這點事就要疏遠我了?」

江寒依舊默然。

說這話的時候,常浩也在場,他說的是他們三個人,但是很明顯,姜知魚說的只有他們兩個。

「其實我這次來,是來跟你告別的,順便給你一件東西。」

「水木會對特招進來的學生開設一個培訓班,需要去荒原,為期大概四個月,等到開學之後再回學校。」

姜知魚說著,手一翻,帶着右手中指上的戒指便閃過了一道光芒。

而後她的手掌之上,便出現了一個木盒子。

「這是水木特招我的時候給的獎勵,我沒什麼用,只好給你了。」

「至於怎麼用,看你了。」

「不過我希望你清楚一件事,我認識的江寒,不是那種自暴自棄的人,另外,請你仔細看看水木的招生規則。」

姜知魚說完就走了。

咖啡里的糖都還沒化開,留給江寒的只有一個木盒子。

江寒猶豫了半晌,最終還是伸手把姜知魚留下的那個木盒子拿了過來。

上面的蓋子是可以滑動的。

而打開盒子,裏面安靜地躺着一本書,上面寫着幾個字。

《九重雷刀!》

「叮……檢測到地級上品武技,是否學習?」

系統的提示音響了起來。

而江寒,卻遲遲沒有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