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別打坐練武了,我刷怪都滿級了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小夥子乾的不錯,要不你來這當正式工吧。」

一個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脖子上帶着一張工作牌,上面寫着主管兩個字。

一邊說著,一邊給江寒遞了一張一百聯盟幣的現金。

「不用了,我明天還要上學,就是打工賺點零花錢。」

江寒的臉上帶着笑意,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二十塊錢的零錢,想要遞給對方。

「不用了,你拿着吧,幹活這麼賣力,我可都看在眼裡,這是你應得的。」

就江寒這效率,一個人能頂兩個人,說起來還是這主管賺了。

江寒聞言也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他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刷經驗,但是能多賺點錢,肯定是好的。

道了一聲謝謝之後,江寒便換了工服,從屠宰場出來了。

四個小時的時間,太陽都已經從頭頂變為斜掛。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而後朝着家的方向就跑了起來。

身體四維屬性提升之後的效果立竿見影。

不止是力量增強這麼簡單,儘管力量屬性體現的可能最為直觀一些。

在四維屬性之和接近兩百點的情況下。

江寒的極限奔跑速度,輕鬆破了十五米每秒,算一下,百米只需要六秒多。

即便不是極限速度奔跑,勻速奔跑依舊能破十米一秒,而這個速度,江寒感覺自己能維持半個小時左右。

這就是屬性值翻倍的效果。

敏捷提升了速度,而體質,則提升了江寒的耐力!

離家三公里的距離,江寒只用了五分多鐘的時間。

到了自家餐館門前,江寒也只是深呼吸了幾下,就把呼吸調整了過來。

而原本他離開時拉下來的卷閘門,此刻被人推了上去。

「爸?」

走進去,江寒喊了一聲。

沒有人回應,江寒又去後廚看了一眼。

一個穿着皮夾克的中年男子背對着江寒,手上提着一瓶高度白酒。

「爸,你怎麼不應聲啊。」

江寒順手拿起放在後廚門口的圍裙套在身上,一邊道:「今天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老爸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盯着面前的菜板怔怔失神。

「爸?」

江寒走過去,拍了拍老爸的胳膊。

直到這時,老爸方才反應過來一般,回頭看了一眼江寒,仰頭灌了一大口白酒。

「弄點下酒菜吧,陪我喝點。」

說完,老爸就提着酒瓶出了後廚。

江寒看着老爸的背影,莫名地感覺他今天有點不對勁。

因為老爸雖然整天白酒不離身,終日醉醺醺的狀態,但是從來沒有讓他喝過酒。

平日里就算要喝酒,也是喊虎叔他們過來。

今天這還是頭一次。

不過江寒並沒有多想,下酒菜簡單。

沒幾分鐘,江寒端着兩盤菜走了出來,放在了桌上。

而老爸已經把酒準備好了。

整整四瓶高度白酒,都是一斤裝的那種,不過對此江寒卻沒有什麼感覺。

平日里老爸跟虎叔他們喝酒,一個人就能把這四瓶都喝完,而且是不用杯子,直接吹瓶的那種喝法。

不過也許是今天江寒第一次喝酒,老爸難得地準備了一個杯子,此刻已經倒滿了。

「爸,你今天怎麼突然想跟我喝酒了?」

江寒接過父親遞過來的酒杯,先問了一句。

「以前你還太小,不能喝酒,但是現在你成年了,就可以喝了。」

老爸看起來鬍子拉碴的,多少帶着幾分邋遢與頹廢。

「菜板上,那道砍痕,你弄的?」

老爸看着江寒,問了一句。

「嗯,之前覺醒天賦的時候,覺醒了c級天賦重擊,沒收住力,所以就成那樣了。」

江寒並沒有把自己得到系統,並且天賦等級提升的事告訴老爸。

這件事等他拿到武者證明,再給老爸一個驚喜更好。

而老爸也只是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手指了指盛着白酒的杯子,示意江寒喝酒。

江寒猶豫了一下,端起了酒杯,濃重又有些刺鼻的酒精味讓他有些上頭,本能地有些排斥。

不過為了不讓老爸掃興,江寒還是張嘴仰頭猛地灌入了嘴裏。

但是隨即,火辣辣的感覺自喉嚨一路蔓延到了胃裡,讓他情不自禁地咳嗽了起來。

這跟身體素質無關,主要是江寒連啤酒都沒喝過,更別說高度白酒了。

而看到江寒這副囧樣的老爸,卻是大笑了起來。

難得看到老爸大笑的江寒此刻也是心情突然好了許多。

緩過來之後主動給自己倒了一杯。

這一次江寒學會了,跟老爸伸過來的酒瓶碰一下,然後抿着喝。

雖然依舊很辣,但好在不至於出洋相。

不過江寒好像有點高估了他的酒量。

高度白酒,給點火星就能着的那種,對於老爸他們這些經常喝酒的人來說習慣了。

但是江寒從來沒喝過酒。

只是滿滿的幾杯下去,人就已經昏昏沉沉地,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倒是坐在江寒對面的老爸,自顧自地喝着酒,看着趴在桌上已經睡着的江寒,眼眶之中有淚水匯聚。

「小馨,你看到了嗎?兒子長大了。」

「他可以跟我坐一張桌子喝酒了。」

「而且他覺醒了天賦,能照顧自己了。」

「我也終於可以去完成我一直想完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