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綁定系統後,我開啟了科普生涯全文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陳隊長,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採訪一下楚先生?」

「是啊陳隊長,這位打跑黑熊的楚先生,您能否透露一下放出來的時間?」

「請問陳隊長,您對這次案件抱有什麼樣的看法?」

「……」

大秦市警局外面,此刻早已經堆滿了各台的媒體記者。

他們扛着長槍短炮的攝像機,舉着手中話筒,便是對着陳方無間隙的提問。

後者見此,不禁嚴肅開口,「本次案件有些特殊,我不便於回答,還請諸位回去吧。」

「那請問陳隊長,楚先生是否如網上所說,是隱世的超能力者?」

聞言,陳方眉頭一皺,「世界上就沒有超能力者,還有!請你們儘快離開!」

由於楚千羽過於特殊的情況,讓陳方真的不知道怎麼去應付這些個記者了。

所性他只能是下達驅逐令,進而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同時間,筆記本上清晰的筆錄,使的小周滿頭問號,震驚寫個滿臉。

「你是科普主播?」

「是。」

「你能過肩摔黑熊?」

「呃……意外。」

瞅着面前有些肌肉強度,但不至於舉起百公斤級黑熊的楚千羽,小周放出了自己的疑惑。

「這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不過是給網友們科普的時候沒注意,腳下一滑,我也沒想到那頭熊會那麼的不禁摔。」

腳下一滑?

不禁摔?

特么百公斤級的黑熊,你告訴我不禁摔?

小周:「……」

可能是楚千羽表現的過於平淡,使得小周有些無言以對。

這時,陳方也剛好將媒體記者們處理好,他進入審訊室的瞬間,一眼就看到了愣在原地是小周。

「小周,你怎麼了這是?」

「陳隊,這小子……」

陳方瞧見桌子上被小周展開的筆記本,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

如此,小周整個世界觀都刷新了。

世界竟真有這等狠人!這是誰的部將!

「行了小周,這裡沒你事了,去值班吧。」

陳方擺了擺手,小周則是帶着震撼,獃獃的推門離開……

與此同時,警局外等待楚千羽的白山,突然是接到了一個神秘的電話。

「你們別亂做打算,我這就回去!」

聽着電話那頭的聲音,使得白山神情嚴肅。

迅速掛斷電話後,他便是看向身旁的袁凱,「開車,回俱樂部。」

「老大,咱們不是要等着這個主播出來嗎?怎麼突然就要回去了?」

「別廢話!開車回去!」

「哦。」

見到白山這般樣子,袁凱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聽話的打開車門。

而白山上車前,還不忘看一眼剛走出警局的陸青……

不多時,白山和袁凱就是回到了拳極限俱樂部。

此刻大門前,五名凶神惡煞的米國人早已等待的不耐煩了。

這五人身上分別背着用黑布包裹,並且類似棍子的東西。

「老大……他們怎麼來了?」

袁凱在車內看到五人的剎那,不禁是皺起眉頭問向白山。

後者長嘆口氣,「別問了,下去吧。」

見到白山和袁凱下車,五人中帶頭的便是來到其跟前。

這人用着蹩腳的龍國語,對白山開口道:「怎麼?白老闆這是故意躲着我們嗎?」

「有事就說。」

「白老闆還真是硬氣啊,你答應我們的事情,可是還沒辦呢。」

「奧斯,我告訴你這裡是龍國!你們難道真的要綁架陸……」

不等白山說完,那人笑道:「陸博士可是被重點保護的語言專家,我們無法接近,但你應該知道他的孫女在哪裡吧?」

「果然……」

聽到這裡,白山也沒什麼可說的,面前這五人,乃是米國出了名的賞金獵人。

當然了,白山也曾是他們其中的一員,不過如今卻是被捏住了把柄。

而這群賞金獵人來到龍國的目的,便是來綁架陸南山這名語言學專家。

從而前往原始森林找尋西雅人的寶藏。

「白老闆,你以前和我們乾的那些事情,放出來可是夠你死刑的了,不想讓我公布出去,就給我們陸博士孫女的地址!」奧斯威脅道。

「……跟我來吧。」

白山搖了搖頭,無奈之下,他只能是帶着五人走進拳極限俱樂部內……

「陳隊,你都問我好多遍同樣的問題了,我能離開了嗎?」

審訊室內,楚千羽一臉的生無可戀。

陳方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凌晨一點三十分了,鑒於筆錄已經做完,再加上楚千羽本身並沒有什麼涉及的罪名。

索性,他開口道:「最後一個問題。」

「還來?」

「這是最後一個正經的問題了……」

頓了頓,陳方嘴角上揚,道:「你打野生黑熊是什麼感覺啊?」

楚千羽:「???」

這特么是正經問題?

無奈一笑,楚千羽回應道:「肚子有點軟,皮厚可以用力打,不過可能會回彈,熊掌不建議接,因為有一股子熊糞味,現在我手上還有呢,你聞聞不?」

「不了謝謝,我屎過敏。」

「哦,那挺好。」

「……」

此話一出,氣氛一度陷入了尷尬。

不多時,陳方走近楚千羽,「抬手,我幫你解開手銬,然後拿着你的直播設備就可以離開了。」

楚千羽:「不用,一副副開太麻煩了,我自己來吧。」

自己來?

這傢伙難道還能徒手掰手銬?

陳方愣神之際,只聽咔嚓,咔嚓幾聲,楚千羽就是靠着手腕脫臼,將手銬掙脫開了。

陳方:「!!!」

這科普主播……怎麼還會這個?

「走了陳隊,回見!」楚千羽拿起桌上的直播設備,揮了揮手,旋即就推開了審訊室的門。

「呃……回見。」

……

警局走廊上,楚千羽正巧是碰到了執勤的小周。

後者瞧見他的剎那,頓時就要將手中的咖啡掄上去。

「小周別動手!他筆錄做完了!」

動作到一半,就被陳方訓斥一聲給攔住了。

楚千羽禮貌的對着小周點了點頭,於是邁步離開。

「陳隊,咱們就這麼放了他?他可是能過肩摔黑熊的狠人啊!」

陳方無奈搖頭,「他也沒犯罪,不放走難道留着當吉祥物嗎?」

「他虐待小動物啊!」

「小動物?你可真敢說,我回去了,你好好執勤吧。」

如此,陳方便拍了拍小周的肩膀,去換衣間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