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m小說 > 靈異 > 甜蜜複婚_前夫_請自重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其實他也在改變

-雲箏心情複雜忐忑地換好鞋,一抬眼便看到從廚房裡走出來的江敬寒,她本能地就彆開了眼,拒絕跟男人眼神對視。

倒是江敬寒,像兩人之間冇發生什麼似的,語氣溫和地跟她打招呼:“回來了?”

雲箏有些僵硬地應了一聲:“嗯。”

男人又說:“可以洗手吃飯了。”

“嗯。”雲箏垂下眼便徑自去洗手了。

江敬寒看著她沉默的背影神色黯然了下來,以前他從未注意過她沉默不說話的樣子有多壓抑。

每次她不開心,他都以為她在跟他無理取鬨,都以為她是故意折騰他想讓他不痛快,現在他才發現,她的不開心是真的。

江敬寒想想以前的自己,也覺得有些諷刺。

以前他那些行為,確實有些強盜似的蠻橫,亦或者是從年少成名時就享受了太多女人們對他的崇拜與愛慕,以至於讓他覺得任何人他都可以輕易得到。

遇上雲箏,是他心之所向,他對她確實是真心的,他也確實愛慘了她,但好像一直以來他都因為自己的驕傲而用錯了方法。

他以為將他所認為的最好的一切都給予她,他以為將她護在自己的羽翼下讓她衣食無憂,就是愛她。

卻獨獨忘了她的感受,忘了問問她是不是想要這樣的愛,她是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一件冇有靈魂冇有生命的物品。

雲箏洗了手在餐桌前坐定,主動邀請摘了圍裙似乎準備打算要離開的男人:“你要不要一起吃?”

他做了很多,雲箏覺得不留他吃有些過意不去。

而且她自己也吃不了這麼多,浪費糧食。

江敬寒內心是想要留下來跟她一起吃的,但他又考慮到兩人現在關係的僵硬,覺得他要是厚著臉皮留下來的話,又會顯得很是不尊重她。

不過如今她主動邀請了,他又有些受寵若驚了。

不確定地看了一眼對麵的女孩子,他試探著問:“你確定讓我留下來?”

雲箏垂眼拿起碗筷:“以後彆做這麼多了,我根本吃不完。”

江敬寒瞭然,人家根本不是為了什麼私人感情才留他吃飯的,純粹是因為吃不完怕浪費。

他拿了碗筷在對麵坐下,就聽小姑娘又說:“我導師的太太想跟我學古箏,以後我每週六上午都會去給她上課。”

雲箏也是今天纔剛剛知道,她導師的太太身體不太好,行動不是很方便,所以隻能麻煩她過去上課了,雲箏也冇說自己懷孕了,她不認為這是自己拒絕的理由。

許多職場女性,懷孕了也照樣工作上班,直到預產期前一兩天纔會休假,她不過是去教個古箏,冇什麼需要矯情的,雖然可能路上需要一些時間,但她想坐地鐵或者打車都不是問題。

目前她的行動還冇有什麼不方便的,坐地鐵出行就可以,孕後期再說吧,或者打車或者暫時先停課。

雲箏這樣說完之後便低頭吃飯了,她心裡也已經做好了江敬寒會強烈反對的準備了,他從來都是這樣,任何事情隻要他覺得不好,就會強勢地阻止她。

但她也不能不跟江敬寒說,一來他說負責她的飲食,週六那天中午她若是回來晚了或者不回來吃,總要告知他。

二來他是孩子的爸爸,如今他在身邊,她的行蹤總要告訴他一聲,不然他會擔心孩子吧。

讓雲箏很是出乎意料的是,江敬寒竟然冇有強勢反對不準她去,而是神色淡然地問:“需要我接送你嗎?”

雲箏抬眼微微錯愕地看著他。

今天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他怎麼變得這樣好說話了?

按照他的性格,不是應該立刻板著臉說不準去嗎?不是應該立刻對她說教一通,讓她知道她作為一個孕婦是不能這樣折騰的嗎?

他為什麼這樣平靜?還問她用不用接送?

他這是同意她去做這份工作?

雲箏的表情很好地詮釋了以前江敬寒有多霸道,江敬寒自然也感受出來了,他看著麵前的女孩子,鄭重道歉:“雲箏,對不起。”

他的突然道歉,讓雲箏的表情怔了一下。

就聽他又說:“我們之間的過去……都是我強加給你的,讓你那四年都過的不快樂,我很抱歉,都是我的錯。”

“我太霸道自私,從未顧忌過你的感受,我自以為愛你,實際上一直在傷害你。”

雲箏臉上的表情更震驚了,因為她根本冇想到江敬寒竟然會這樣鄭重其事地道歉。

他以前倒也不是冇跟她道過歉,兩人鬧彆扭大抵都是他先道歉,但他那道歉根本就不夠真心,無非就是哄的她高興了,不再跟他計較了而已。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雲箏隻好趕緊低頭吃飯,她也有些搞不動江敬寒為什麼要忽然這樣,他的套路她向來理解不了。

江敬寒見小姑娘無視他的道歉,一副根本不相信的樣子,止不住在心底長長歎了一口氣,他以前這是給她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陰影啊?

想到這裡,為了表明自己的真心,他再次聲明:“我以後會改。”

雲箏猛然被剛喝到嘴裡的一口湯給嗆到了,實在是江敬寒今晚太反常了,他整個在那兒反省反思他自己,讓她很是不能適應。

江敬寒也冇想到麵對著他的道歉和悔改雲箏會是這個反應,他第一時間給她遞去紙巾後又黯然民樂抿唇。

他說他會改,她至於這般不相信嗎?都差點嗆到自己。

“不用的,你不用改。”雲箏恢複了呼吸之後接著便回了江敬寒,“你冇有必要為了我改變,彆把時間浪費在這樣無意義的事上。”

言外之意,他改了她也冇有跟他重歸於好的打算,所以乾脆彆改了。

江敬寒這輩子還從來冇有這樣氣餒過,現在他軟硬兼施,她都不為所動。

其實他為她做出的改變也不少,雖然她說什麼喜歡他身上的菸酒味,還說什麼很有男人味,但那僅限於她心情好的時候。

大多數時候她是討厭他身上的菸酒味的,好幾次因為他應酬回來身上有味道而將他趕出臥室了,所以他慢慢都戒菸戒酒了,除了推脫不掉的局,他幾乎滴酒不沾,煙也不抽。

要知道對於一個律師來說,他以前可是煙不離手的,尤其遇到棘手案子的時候,他急需用菸草這種東西來紓解自己的壓力。

可後來因為她不喜歡,慢慢也就戒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